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命中注定我愛你》張赫:付出才能知道方向

bntNEWS/ 2014.10.02 00:00
一開始聽到演員張赫要出演《命中注定我愛你》時,其實並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劇中飾演的財閥二式李建多的是,也輕率地估計了他暌違12年與張娜拉再次合作會依然如故。後來才發現,張赫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天上演員。擺脫了在《老千》、《推奴》、《IRIS2》、《真正的男人》裡濃厚的陽剛之氣糧草般的形像,他發出“恩嘿嘿嘿”粗魯的笑聲,像命中注定般融入了李建這個角色。 最近,在江南區清潭洞某處與張赫見面了,他說,“好久沒有舞台可以這麼玩”,“托30代最後一部作品《命中》的福,現在正度過個美好的九數”,透露了他的感想。雖然是出道18年的他,依然像個新人一樣充滿雄心,對演技的熱情並不亞於任何人。 說一下與張娜拉再次合作的感想。 滿懷著努力與余裕。“已經是12年前了。當時每集分開拍攝的場面很多。休息的時候我正在忙另外一部戲《大望》的前置作業,所以當時兩人沒有機會好好對話。當時張娜拉雖然很年輕但很有演戲的天分。任何即興演出也接的很好。 在《命中》中見面我問了他,原來當初我對她說了半語。十年就這樣過了但因為取向類似,所以感覺很熟悉。這次在片場我們聊了很多,也讓我感覺到張娜拉不一樣的地方,也了解了我對她不知道的事。 與趙寅成、李准基對打應該會有點負擔,自我宣傳、炫耀一下吧。 與其說是炫耀我比以前更成長了。很感謝有讓我能盡情玩耍的舞台。我希望我隨便丟出的氛圍能有回應,張娜拉也將把家顧得很好,因為有“我是有婦之夫”的擔憂的話,我就會有什麼都不能做的想法。我們很合得來,把演員包裝的好也是算導演的份。之前成龍曾在《膝蓋道士》裡說過拍動作片時其實很害怕。最後是因為對同僚們的信賴豁出去了。跟導演同齡、也跟他聊了很多。 與李建的相似度呢?很好奇他的招牌笑聲是如何誕生的。 “李建和張赫沒有相似的地方。我在下戲後立刻把角色放下。如果不休息的一直拍攝的話,我瞬間會搞混。在投入角色的瞬間演技是很自然的,下戲後便演不出來。角色就只是角色,ON/OFF算是快的。那時候正在拍《純真時代》,是一個史劇,我飾演了一名叫做李邦元的人物。那時候是一個篡位的時機,利用美人計在背後密商,並要豪爽的笑的角色。我參考了那個角色,在讀劇本時大笑了一次反應不錯,所以就變成了李建的招牌笑聲。有很多邊哭邊像精神失常的人笑的場面,應該很難掌握情感吧。“電影《人生真美麗》的作品用喜劇來消化了沉重的主題。這部電視劇是一部喜劇但也是一部令人心痛的電視劇。悲傷中帶了點幽默。在難過時,李建的笑是悲傷的笑容。那種不是滋味的感覺是我最想表演好的部分。 每個演員都有塑造角色的方式。有屬於張赫的方式嗎? 最近去了一趟事務所跟指導老師見面,也吃了頓飯。那時候他說,“張赫是世界上最聰明、慢性子的孩子。”出道時我常聽到,“比鄭雨盛長得更帥嗎”、“比車太賢還要好笑嗎”、“比黃政民演技還要好嗎”。每一句都是對的,我沒有自己的特色。現在想了下我所擁有的就是把會的丟出來。隨便丟什麼出來的話,應該會有一個是對的。我覺得不能不付出,只坐著期待。這就是熱情。常被打的人過久了就知道怎麼躲避,演技也是如此。不管再怎麼的練習,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話還是不能理解的。 我曾聽演技老師說,“男演員在30歲前必須拍100部作品。”,我覺得應該就是必須這樣付出才能知道自己的方向。拍了30部作品到現在為止,我還是覺得每次都像是第一次。雖然是同一位導演但現場工作人員是不同人,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很快的將上一角色褪去,所以感覺像是來到了新的片場。不停地拿出新東西是我的熱情,我覺得有人會自然地對那部分做出評價。 《命中》有可能是你在30代拍的最後一步浪漫喜劇了。 今年結束前有什麼想完成的計劃嗎? “與其是一部賦有重大意義的作品,它應該會是一部我付出也得到好回應的一部戲。30代後半最後的作品這程度的話1,19、29歲也是9數。不管是壞的還是好的9數,我覺得這時候應該是時機好好地整理一下。回頭看,39是個好的9數,我也希望今年結束前能再拍一部作品。對年輕後輩麼想說的是,雖然我受到很多優惠,但我覺得像必須要到拍攝現場才能學到更多。因為 只有在現場能看見、體會到,“原來將角色演的生動的前輩們也有這種煩惱”,然後希望他們能將看到與體會到的重新再分析。 樸胤塡、洪亭苡/文 張文瑄/圖bnt新聞 投稿郵箱 news@bntnews.cn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