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專欄/香港也出事 為何大家在抗議 破壞穩定生活?

蕃論戰/林子峻/專欄 2014.10.01 00:00
  這幾天打開電視,看看報紙,臉書滑啊滑的,相信最常看到的就是香港佔中運動。上萬香港人佔上街頭抗議、罷工、罷市、罷課,就為了爭取中國政府不想給的真普選。   大埔案、王家案、媒體壟斷、洪案軍中改革,直至半年前的反服貿集會,台灣的抗議活動似乎有越來越密集的趨勢。現在連一向和平的購物天堂、亞洲金融中心,香港都出事了。 為什麼大家都在抗議?為什麼好好的安寧生活不珍惜著過,一定要上街頭抗議,破壞穩定制度?   因為他們要爭取的是更好的制度。   事實上,我們的制度一直不是完美的,永遠會在某些時候才發現缺陷,或是發現該與時革新了。從民主制度來看,台灣是所謂的民主國家,但是憲法保證人民應享有的民主四權中(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在現代根本就只有選舉權能使,其他三權不是還沒有具體的法條制定出來(創制),就是半殘無法貫徹使用的制度(罷免、複決法門檻太高,無法有效反應民意)。   但是我們的主政者能逐步把這些制度修完善嗎?   在民主法制方面,把民主法修完善,等同於把自己的權力慢慢割掉,逐漸讓給人民做主。除非出現一個大無私的主政者,否則一般官員不太可能主動去提出這方面的修法。而在經濟方向,主政者可能因為常常坐辦公室,缺少與基層溝通的機會,也或許因為長期跟財團利益團體交流,忘了其實社會上還有更多更需要幫助的聲音。因此,在忘了主動傾聽社會角落時,或是良心被利益交換所綁住時,他們提出的法案,很可能是無法對整體台灣有所助益的,甚至只是讓少部分財團得利,但傷害社會上更多人的法案。   與此相對地,社會上一直有大小不等的工會或社服團體不斷進行遊說,試圖要告訴主政者還有哪些制度不完善需要修改。某些具有良心的官員,願意接受建言推動修法。但也有很大一部份是聽到聲音卻毫無反應,因為衝擊了自己的利益或背後金主的利益。因此制度的修繕其實一直是進行相當緩慢。   除了某些制度缺陷能在出事前被修補好以外,更多的缺陷則因為無法受到廣大關注無法落實修正。於是只能等到相關事件發生,才有機會凝聚社會關注,才能促成分配資源去推動修法的。換言之, 每一次制度漏洞導致的事件發生,就是推動制度修正的墊腳石。   因為有事件發生,導火線燒了觸發了社會關注,讓議題能被社會廣泛討論,聚集更多人要求掌權者做出回應,修改制度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這當中或許會也或許不會造成社會動盪,但每一次的動盪都是為了更好更成熟的制度去走的。   所以說,一個制度之所以可以成熟,絕大多數就是踩在每一次的突發事件中,踩在每一次所引起的抗議,讓制度系統往前跨越一大步,朝著完善前進。香港上萬人上街,要求擁有屬於他們的真普選。香港人很努力地朝著民主理想走,那台灣的真民主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