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滬自貿區拚改革 台灣不能輕忽

中央社/ 2014.09.30 00:00
-大陸經改對台灣影響專題之四(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30日電)標榜金改的上海自貿區去年火速拍板過關掛牌,一年來形式進展比實質快。台灣早已推行負面表列,金融開放程度也較高,同樣訴求國際化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與上海自貿區有合作空間。

中國大陸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與台灣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去年是兩岸間最熱門的財經議題之一。

許多陸媒近來回顧上海自貿區掛牌周年成效,包括跨境人民幣支付,即企業可從境外借人民幣資金;開放小額外幣存款上限擴點至上海市;啟動自由貿易帳戶業務;設上海國際黃金交易中心及能源交易中心等。

香港文匯報整理報導區內實施負面清單(負面表列)成果,區內001號企業上海百家合信息技術發展公司在29日掛牌周年當天銷售中國版「XboxOne」。這是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旗下的百視通和微軟合資企業。

阿特蒙醫院成為自貿區內首家外商獨資醫療機構。地中海郵輪旅行社成為區內首家獲批經營出境遊的旅遊企業。

新華社則引述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局報導說,上海自貿區近一年來共新設逾1.2萬家企業,新設註冊資本總量逾人民幣3400億元(566億美元)。

1.2萬家是原上海保稅區過去20年註冊企業數量總和,其中外資企業約1400家。

根據上海自貿區管理委員會日前統計顯示,在自貿區註冊成立的台資企業總數114家,註冊資本總額2.03億美元。

但上海自貿區的實行成效果真如上述的進駐企業家數如此亮眼嗎?

甫赴上海實地考察,與當地智庫座談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史惠慈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上海自貿區確實有一股企業搶註潮,但很多企業的思維都是先搶一個位置,接下來再說。」

上海自貿區對外資管理體制標榜實施負面清單,這被外界解讀為大陸試圖藉由開放倒逼改革,推動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某種程度的國際化接軌。

史惠慈說,「雖然區內實施『負面表列』,沒有列在清單內的就可以投資。但果真可以投資嗎?大陸還有不少中央部會現行法規,從外面卡住,讓企業過不去,上海市也解決不了,因為沒有跨部會的協調能力。」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來對負面清單也有一番意味深遠的談話。

大陸財新網報導,李克強9月18日視察上海自由貿易區時說,禁止做什麼比允許做什麼更難,「要繼續壓縮負面清單,給市場『讓』出更大空間!」

李克強還說,「我今天不問各部委(各部會)為自貿區支持了什麼,我更想知道他們還可以再支持什麼?」他還要求自貿區管委會對公平競爭應再補上一條 ,「外資內資要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這似乎意味大陸以開放倒逼改革的策略,仍是一場與利益團體或中央主管機關進行的長期拉鋸戰。

因此,史惠慈說,「負面表列不光只列出清單而已,想要政策奏效,還需要大陸中央整個產業以及管理的配套。」

她進一步指出,「目前整個上海自貿區正在進行一周年的總體檢討,包括自貿區自己本身的檢討報告及不同單位的評估報告。因為上海自貿區肩負2至3年內必須形成可複製推廣至其他地方的任務。」

她說,對於上海官方而言,若北京當局沒有在中央設一個常設組織,只靠李克強一個人訪視考察指示,是無法改變整個體制的。

大陸京華時報也評論,上海自貿區配套政策尚須完備、市場開放還很有限。大陸小康雜誌則認為,政策解讀不到位是關鍵。

反觀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前,早已實施負面表列制度,在清單中出現的產業,才限制或禁止外人投資。

此外,台灣在金融自由化的程度也遠遠超過中國大陸。

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李存修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就說,台灣利率早已市場化,這麼多銀行在極低的淨利差下卻能獲利,要歸功於國際業務分行(OBU)與財富管理業務的經營。這很值得現今大陸銀行業參考。

史惠慈則說,上海自貿區和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國際化與自由化的方向一致,「但在國際化方面,台灣顯然是個前導,雙方是有合作的空間。」

雖然上海自貿區開放程度與台灣還有差距,外界對自貿區的上層定位也感覺不是那麼清楚,但多數學者都認為,絕不能忽視大陸轉型的「速度」與「決心」。

但大陸計劃經濟與政治體制畢竟與台灣全然不同。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必須先經由立法院通過,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管中閔9月24日再度呼籲立法院支持,希望能在本會期完成立法程序。

台灣除了加緊立法腳步之外,對於「開放」迎向國際,可能還需要更多公民社會共識的支持。

絕大多數學者對台灣再度開放之後的競爭力抱持信心,因為台灣與大陸並非零合,而是競合,而且台灣企業確實需要「走出去」,迎向更大的市場。

上海自貿區與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對接合作,或許可為台灣帶來更多的就業與市場機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