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讓我上香」 張彥文兄跪地、磕頭求原諒

TVBS/ 2014.09.28 00:00
林佩真頭七法會這天,嫌犯張彥文哥哥再度登門上香道歉,遭死者家屬婉拒。張彥文哥哥是在阿姨陪同下搭計程車到靈堂,死者表哥出面表示親人都在忙法會,會幫忙轉達林佩真母親,對於嫌犯哥哥帶來的白包和花束全都不拿,得不到死者家人的諒解,張彥文哥哥兩度下跪,脫去帽子磕頭,情緒激動到氣喘發作。 林佩真頭七法會還沒結束,嫌犯張彥文哥哥戴著帽子、口罩,再度要到靈前上香。禮儀公司員工:「有什麼事情跟他表哥講。」 張彥文哥哥vs.死者表哥:「表哥不好意思,讓我跟佩真上個香,讓我跟佩真上個香。」 因為死者親人都在忙法會,家屬婉拒嫌犯哥哥的道歉,得不到被害人諒解,張彥文哥哥跪地道歉,就算隔著口罩,還是可以一直聽見他的啜泣聲。張彥文哥哥vs.禮儀公司員工:「可以幫我轉交嗎,拜託你啦,(大哥不要為難我們),幫我轉交,(不好意思)。」 帶來的白包和花束,送不到靈位前,他情緒崩潰。張彥文哥哥:「對不起。」 雙手合十,跪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詞,身體不時顫抖,張彥文哥哥只能隔著冷冷的電動門,跟亡者致歉,原來林佩真母親是這麼解讀,之前張彥文哥哥在醫院講的這段話。死者林佩真母親:「他不是在醫院說,說他弟弟是成年人,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負擔,如果是這樣說,他在這邊演戲哭給誰看,我一定不原諒他們。」 得不到家屬的原諒,張彥文哥哥帶著遺憾搭計程車離開,在車內時不斷哭泣的他,情緒激動到,必須拿出口袋的藥,緩和氣喘發作,一場命案,直到頭七法會這天,被害人和嫌犯的兩個家庭,始終沒有交集,始終走不出悲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