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赴日演講 柯文哲:就算沒有選上,我還是柯文哲

NOWnews/ 2014.09.28 00:00

記者邱明玉/台北-日本報導

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27日前往在日本展開為期三天的「國際都會研習之旅」,他昨晚在大阪日航飯店出席兩場活動,柯文哲先和台灣留學生舉行座談會,接著再向旅日台僑發表演講,數百名留學生與旅日台僑與會。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金美齡、前駐日文化代表處大使許世楷特別出席致詞,日本眾議院議員三宅博、奧野信亮、穴見陽一與山田賢司,以及多位大阪市議員也到現場致意。

柯文哲在與留學生座談時表示,人家問他參選會不會很辛苦,他每次都回答,「比在台大當醫生輕鬆」,雖然說這是俏皮話,「人生都是意外,如果有一天上天把一個任務交到你手中,就很認真把它做好」。柯文哲表示,這場選戰迄今,在整個台灣政治史上是個滿令人意外的事,一個素人可以維持到現在,而且民調是領先的,他不敢說最後的輸贏,但那的確是一個「奇蹟」。

柯文哲說,他是1959年出生的,現在55歲,在他55年的生命中,經歷過兩次台灣歷史上最大的學運,一次是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一個是今年的太陽花學運,這兩個學運都有其歷史意義。柯文哲說,他研究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和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有相同亦有不同之處,各自有成功和不成功的地方。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堪稱台灣歷史上學生開始走上街頭的大學運,他認為台灣在1970年代經濟起飛後,當人民覺得經濟改善到一個程度,對政治的需求就會攀高,對民主自由的渴望也開始上升。

柯文哲說,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當時是前總統李登輝執政,他利用這股力量去解決萬年國會,讓台灣進入寧靜的民主革命;到了2014年,馬英九總統是問題的製造者,而非問題的解決者,太陽花所有的訴求,以現在而言,所有問題都尚未解決。

柯文哲認為,未來兩年,台灣政治上最大的工程,就是要如何解決這股民怨?如何讓台灣成為一個有方向感的國家?他形容台灣的狀況是一部引擎很強但沒有方向感的車,台灣處在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到底台灣的方向何去何從?柯文哲說這需要在座的年輕人共同思考。

柯文哲說,太陽花學運在歷史上的確造成台灣社會很大的變革,但這場運動之後,台灣社會的能量還是很高,這股能量沒有解決,還是很不穩定,而在這一刻這一秒,大家還是不清楚到底台灣何去何從。

面對台僑提到台灣人才外流問題,柯文哲表示台灣不夠好,大家當然一直跑掉。柯文哲認為台灣不是沒有進步,而是進步不夠快,但進步不夠快的時候,那就是退步。台灣在整個社會的競爭,是要深刻反省的,柯文哲表示為什麼在過去10年,台灣國力是衰退的?進步變慢了?這是他為何在這場選戰要擺脫藍綠,因為過去20年台灣政治上最大的問題就是藍綠對抗,便是他為什麼在台北市要用無黨籍參選去reset,一個讓台灣重新開機的機會。

柯文哲說,「這場選戰用一個字來代表,叫做CHANGE;用一個字來代表選舉,那是CHOICE」。柯文哲認為國民黨在民調落後10%的狀況下,要贏只有一個方法,將選戰拉回藍綠對決、統獨對決,用意識形態的方法鞏固它的支持群眾,柯文哲表示選舉若要贏的話,要讓台灣民眾相信有比無止盡的藍綠對抗更重要的事情去追尋,而這個選擇是每個人累積起來,變成台灣社會的選擇,要讓台灣人民相信,自己手中這張選票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可以改變台灣的歷史,這是他最大的任務。

針對學生提問,若柯文哲11月底沒有選上台北市長,接下來除了回台大當醫師,會再為台灣做甚麼?柯文哲回應,無論他選上與,否地球都不會停止轉動,回去當醫生也不是甚麼壞事。柯文哲提出李登輝前總統曾跟他討論「論語」中的一句話:李前總統認為「未知生焉知死」是不對的,應該是「未知死焉知生」。

柯文哲說,當有天能凝視死亡的時候,才能轉頭回來看人生是甚麼。人生只是過程,在過程當中尋找生命的意義,只要活著一天在過程當中尋求生命的意義就好。柯文哲說「就算沒有選上,我還是柯文哲,而且我希望台灣有我而變得更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