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鍵在是否自取其辱

自由時報/ 2014.09.27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總統以及所有廣義的國家安全體系首長,必須嚴肅慎重地面對近來一系列有關國家走向的議題,那就是從幕僚們安排接見歐洲記者團,馬先生口出兩岸互設辦事處將參考兩德經驗開始,到昨天習近平宣稱「『一國兩制』是我們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而後到一本書冊隨之上了國家元首的身。

抗議者為何要讓書飛,這本書還叫做《被出賣的台灣》?總統府的權力扈從且慢鼓譟,所謂「尊重治安單位處理」童音也可以休矣。我們的國家不是沒有大人,是大人,必然知道這不是治安事件,這是總統治理基礎已經崩潰的危機徵兆,大人們要以成熟的態度理解民怨之所在,並且以自省、對話做為優先處置。如果不妥善面對,這樣的畫面難保不是最後一年八個月的縮影。

大一學生的送書不是對馬先生的羞辱,因為馬先生如果不具代表國家的總統身分,沒人要干涉其言論自由,也不會在其行進路線守候。習近平重申一國兩制也不是對馬個人的羞辱,因為一國兩制不僅是鄧小平的拍板,其內涵雛型早在毛澤東時代就已經醞釀,中國一以貫之,半世紀沒變。

既然羞辱不是關鍵,真正的關鍵是:台灣的總統是否自取其辱?

如何判定是否自取其辱?台灣總統要出席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與馬習單邊峰會是兩回事,兩者在正常國際,都要經過綿密的外交交涉,即使是鬧得不可開交的中日兩國,近日正在舉行非正式外長會議,以促成習安會,有沒有哪個國家的領袖成天嚷嚷想與誰見?在國內講不夠,還要對外媒放話?

任何兩國要互設機構,絕對是更為制度性的談判事項,即使是當年兩德在基礎條約之下,仍然經過了極為綿密的洽商,有沒有哪國元首是自己一個人講,還是對著外國人講,國人居然無緣與聞?蔣經國當年對美聯社說要解嚴,至少目的清楚,是要減輕美國對他的壓力,那麼馬英九所為何來?

國家如果有大人,請想一想,別先膝蓋反射只會呼暴力。講暴力,誰能與國家機器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