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西非伊波拉疫情 全球齊力對抗

中央社/ 2014.09.25 00:00
(中央社記者徐梅玉約翰尼斯堡特稿)今年2月,西非幾內亞爆發今年第一起伊波拉病毒病例。不久,病患在未知已感染情況下,出入國境讓病毒進入賴比瑞亞與獅子山共和國鄰國。

兩國分別於3月與5月爆發第一起病例,疫情快速蔓延。

短短幾個月內,這三個國家感染病例的數字與死亡人數不斷直線上升。一般而言,病患發病後大約一週內死亡,伊波拉病毒應該沒時間、沒機會快速散播,其實不然。目前已知的感染途徑有以下幾種:

第一:觸摸屍體與水洗屍體。據報導,伊波拉病毒並非藉由空氣傳染,而是經由血液、精液、嘔吐物或其他體液,所以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與病患家屬,自然成為最易被感染的對象。醫護人員如何受感染?往往因為醫療設備不足,無法有效預防而不幸感染。

那麼,病患家屬如何受感染?幾乎都是經由喪禮。依照當地傳統習俗,參加喪禮者必須在亡者土葬前撫摸遺體;若是信奉伊斯蘭教家庭,按照教義,同樣性別的家人必須為亡者洗刷遺體,這等於可能直接感染伊波拉病毒。

所有因伊波拉病毒身亡者的遺體,賴國政府下令必須以火葬取代土葬。此舉引起民眾反彈,政府只好派出軍警強制執行,避免病毒繼續蔓延。至於觸摸遺體回家後是否洗手?可能沒有。原因之一也許就如專家所言,「人民生活太過貧窮。當喝的水都不夠時,怎麼會奢侈地以水洗手呢?」

第二:關卡流通為了防範伊波拉病毒在非洲大陸內快速蔓延,幾內亞與賴比瑞亞兩國政府下令,關閉所有與他國往來關卡;獅子山在每個關卡架設體溫檢測器。

第三:罔顧自身感染可能,強行搭機飛往他國。

賴比瑞亞財政部長美籍顧問邵業(Patrick Sawyer)搭機抵達奈及利亞第一大城拉哥斯(Lagos)辦事,於機場突然昏倒送醫急救後,證實感染病毒。

五天後,7月25日,邵業病逝。爾後幾天,陸續傳出曾與邵業接觸過10名機場工作人員、醫護人員感染,其中一名護士病逝。原來,邵業的妹妹7月8日因感染伊波拉病毒,於賴國首都蒙羅維亞(Monrovia)身亡。

邵業參加妹妹喪禮後,曾收到有關單位不可擅自活動通知。邵業允諾自我隔離。20日,邵業罔顧風險,仍搭機前往奈國,造成無可彌補的禍患,讓感染國由原先的三國成為四國。

於此同時,在賴國基督教慈善機構任職的美籍醫生布蘭特利(Dr. Kent Brantly)與傳教士瑞特波(Nancy Writebol),雙雙傳出感染病毒。

美國政府立即以專機接回兩人,進入亞特蘭大的艾莫瑞大學附設醫院(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隔離病房接受治療。病毒因為美籍人士感染,以及美國大動作將患者接回治療,引起全球媒體關注,一夕間,西非事成為轟動全球的大事。

8月8日傳出振奮人心的喜訊,兩名患者在使用實驗性藥物治療後,病情大獲改善。布蘭特利醫生在隔離病房寫信,回憶在賴國情景:「當病患臨終時,我總是握著他們的手。我見證了這個疾病的可怕,不記得曾經握過多少隻手,但記得他們每個人的面孔」。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截至8月13日為止,獲報感染的1975例中有1069人死亡,死亡率超過50%。全球的恐慌隨著病例與死亡人數的增加而加劇。

有專家指出,追溯病源,發生於幾內亞的第一個病例是名住在偏遠村落的二歲小男童,於去年12月6日死亡。

一週後,相同症狀發生在小男童的媽媽、三歲的姊姊與外祖母身上,三人很快也相繼死亡。四人相同的症狀包括:高燒、嘔吐、腹瀉。但沒人知道究竟病因為何。緊接著是兩名參加外祖母喪禮的人,以及一名衛生工作人員,他們帶著病毒分別回到自己居住的村落。

就這樣一個傳一個,直到今年2月左右,幾內亞陸續有八個村落的居民受到感染,就在此時,醫生證實是伊波拉病毒。但時至今日,尚無法確認死亡的兩歲小男童究竟如何感染伊波拉病毒?

有學者推測是小男孩在林中走動時,可能遭自然宿主大蝙蝠科果蝠叮咬所致。病毒越過賴、奈兩國間的象牙海岸、迦納、多哥、貝南四國,正式進入奈國。為何夾在疫情嚴重國家中間的這四個國家,截至目前為止,倖免於感染?

根據報導,這些國家的政府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拒絕所有左右芳鄰的飛機降落自己領土。最新的好消息是,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核准使用美國藥廠實驗性藥物ZMapp,對抗這種致命病毒,並且開始提供疫情嚴重的國家,在有條件情況下使用。

非洲西部獅子山共和國,長期對抗伊波拉病毒的39歲醫生肯(Sheik Umar Khan),7月23日也身染病毒,29日不幸過世。

他的死亡並沒有阻止來自全球各國的醫療團隊,陸續進入疫情嚴重的西非四國,攜手打擊這個令世人聞之色變的世紀病毒。但也有報導指出,無知的村民誤信巫師,認為是無國界醫生將病毒帶入村中,開始以武力圍攻醫院與診所,也讓防疫工作相形困難。(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9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