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伊朗革命35年後 「女聲」還要革命

TVBS/ 2014.09.24 00:00
我們很難想像,女性歌手無法獨自公開演唱是什麼樣的情況,而這在伊朗,30多年來都是這樣子,女性不能拋頭露面,不過一名女作曲家決心挑戰這樣子的禁忌,他邀請法國女歌手到德黑蘭和伊朗女歌手同台表演,結果伊朗文化局百般刁難,不是要求台下觀眾也必須都是女性,就是要求舞臺上,至少要有一名男性歌手。 伊朗革命35年後「女聲」還要革命,1979年伊朗爆發革命,革掉了美國扶植、揮霍無度的國王,FBI叫受困的使館人員假扮好萊塢電影人,好逃出德黑蘭。而伊朗革命落幕32年後,在法國巴黎。法國歌手:「老天啊!(波斯歌曲)好難啊!」 這群法國歌手與樂手連困難的波斯語歌曲都練好了,想到德黑蘭和伊朗歌手演唱卻苦等兩年,伊朗文化部就是不批准。法國樂手:「(心情起起伏伏)太折騰人了,真的很折磨人。」 這群音樂家甚至想拿觀光簽證闖關,上演一齣法國版的「亞果出任務」到德黑蘭開唱,門檻為什麼這麼高呢?癥結卡在這些歌手的性別通通是女的。宗教學者賈法李恩:「一個體面的男人坐在公共場合聽音樂是不能被撩撥得性慾高漲的。」 這位學者的解釋聽起來大概是說,為了怕體面的大男人當中像公狗一樣發情,太丟臉,所以法律便禁止女性公開演唱的自由。偏偏這場演唱會的發起人、也是伊朗女作曲家莎拉納加菲,想辦一場歌手清一色是女性的表演。 伊朗文化部的回覆是,喔這點子好棒棒,但前提是觀眾必須清一色是女的才行喔,女歌手的服裝儀容更要整整齊齊、規規矩矩。突尼西亞裔歌手艾梅兒瑪斯魯席:「我想我會很搖滾,我大概會跳起來,我還會跳舞還可能會拿掉頭巾。」 伊朗1978年革命歌曲血腥傑爾:「為了要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投入吧!冒險吧!毀掉獨裁暴君的房子。」 事情膠著了2年,大夥都要絕望時伊朗出現歷史性的改變。半島新聞台記者:「伊朗民眾上街狂歡慶祝,6名候選人中唯一溫和派『羅哈尼』贏得總統大選。」 伊朗民眾:「(死硬保守)艾馬丹加謝謝再聯絡。」 立場溫和開放的羅哈尼在2013年6月當選伊朗總統,3個月後這些法國音樂家,無論男女都拿到工作作證 而主辦人也接到演出許可證。條件是舞台上一定要有一名男歌手,主辦人只好拜託連發聲都不會的朋友幫忙。伊朗音樂家:「唱歌時脖子不要抬那麼高,這樣聲帶的壓力會很大。」 過程一波三折,法國與伊朗的音樂家終於見面排練,卻依舊阻礙重重。主辦人兄長阿亞特:「莎拉還接到威脅,不明人士的威脅。」 伊朗作曲家莎拉娜佳菲:「文化部的官員表示,女人的聲音太大聲,所以要男歌手唱大聲點才能夠平衡,文化部官員還提出一件事,那就是艾梅兒的臉書,她在臉書塗鴉牆上寫說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第一次有女性要公開演唱。」 文化部的刁難讓兩國的藝術家們備覺屈辱,一度打退堂鼓,這讓奔走2年的主辦人當場崩潰痛哭,所有人都是既傷心又憤慨。伊朗歌手:「這真是讓我瘋狂…。」 法國樂手:「喔不好意思(哽咽)。」 幸好他們沒有放棄,主辦人直奔文化部軟硬兼施,暗示官員是在讓偉大祖國在法國人面前顏面盡失,畢竟改朝換代後,新總統急著向世人展現伊朗開放的決心,最後伊朗文化局終於在演出前夕態度軟化,讓這場歷史性的演唱會得以如期登場。 法國專業女歌手vs.伊朗素人男歌手:「我們掠奪獵食…這隻籠中鳥,你丟擲石頭,攻擊已傷痕累累的人,你殺害疲倦困頓的愛人…用那殘忍的弓箭。」 法國女歌手演唱:「野鴨潰逃…預兆伴隨著…反射出我來,藉以看見鏡中的你。」 伊朗女歌手演唱:「老天爺啊!喔老天爺啊!看看這道鴻溝…當權者言語與行動之間,那條巨大的鴻溝。」 法國女歌手vs.伊朗女樂手:「當我有空時,這裡!這裡!在這裡!」 重點是觀眾席上不只有女性,還有許多男性歌迷,他們跟著台上的女歌手一起唱和、一起打拍子、一起搖擺,這在1979年之前的伊朗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他們也希望自由、特別是女性的自由能夠重新回來。伊朗男觀眾:「讚啦!。」 演唱:「在這個牢籠裡燃起一把火,那是由衷的感嘆,那是大自然的雙手,別採摘我生命的花朵,請多照顧所愛的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