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柯P LINE RADWIMPS

專欄/花博,能吃嗎?

蕃論戰/黃致翰/專欄 2014.09.18 00:00
民進黨議員何文海及楊典忠在前天指出,預計2018年舉辦的台中花博「到現在都沒有列入國家重大建設計畫」,並表示擔心「整個建設案會延宕」。 事實上,「台中花博列入國家重大建設」,是胡志強在今年三月所提出來的爭取項目。 不論是胡志強想將花博列入國家建設的豪語,還是民進黨議員對花博建設延宕的憂心忡忡,對照近期從高雄氣爆案到一連串爆發的食品安全風暴,再再凸顯出民主制度失靈之下,整個國家統治階層價值觀與資源分配錯亂的悲哀。 高雄氣爆案暴露了第一線基層消防弟兄過勞與救災裝備落後不全的問題,食品風暴凸顯了基層食品稽查員人力、權力、經費的極度匱乏。 花博也好,雪谷纜車也好,甚至是桃園航空城也好,每當中央或地方執政者大力推行這些號稱「國家重大建設計畫」的時候,總是以樂觀的經濟利益為誘餌。例如台中花博,農業局長蔡精強就說,「辦活動的效益再加上未來土地價值上揚等,經濟效益應該可以超過五百億」,這句話簡單說就是六個字,「地皮、地皮、地皮」。 趙藤雄收押至今還不到四個月,還記得他為何被收押嗎?社會運動組織所發起的「巢運」,昨天公布從監察院公開資料所統計的數據,發現擁有房地產筆數前十名的立法委員,加起來一共擁有629筆土地,85筆建物。我們還該訝異執政者的施政重大目標不是開發就是建設嗎?我們還該繼續以為我們的代議制度運行良好,能讓我們活在一個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嗎?我們還該繼續不分對象地仇視公務員而頌揚自由市場,卻看不清問題根結在於不論公部門還是私組織內部都存在的政治不平等與階級對立嗎? 當代政治學大師羅伯特‧道爾(Robert A. Dahl)在《論政治平等》一書中一語道出了人類對菁英政治抱有虛幻憧憬的荒謬。他說:「現代歷史上有數量龐大的人民,未曾享有公民權──難道至今還有人真會相信,如果不允許工人階級、女性、及少數民族參與政治,那些統治他們的特權階級,真的會充分地考慮及保護他們的利益嗎?」 餿水油事件發生後,產品全數合格的義美總經理高志明感嘆GMP認證組織一再排除其所呼籲的納入消費者團體的主張,而形成產官學界維持大企業利益而打壓中小企業的政治工具,正可為羅伯特‧道爾的一番話做出最好的註解。 花博當然不能吃,營養午餐才能吃,但當我們的營養午餐預算被壓低到根本無法期待不用黑心食材的時候,我們的社會輿論卻分裂為兩種無奈感嘆的聲音。第一種是希望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能夠擁有安心健康的食物而希望增加營養午餐預算,卻無奈於實際上的預算越來越低,自己卻在一個號稱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無能為力。第二種則是將對高層政府官員酬庸、自肥、貪汙的憤怒轉移到基層公務員與任何公部門所執行的政策上,而只能用表面上看似憤怒,實則充滿無力感的反動語言,反對政府提高營養午餐的預算或者改善任何基層公務員的血汗勞動條件。 在一個處處政治不平等的偽民主社會,我們永遠只能在市場失靈與政府失靈中,挑一個不那麼失靈的失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