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薩蒙德 40年青春奉獻蘇獨

自由時報/ 2014.09.18 00:00
〔國際新聞中心/綜合報導〕蘇格蘭民族黨(SNP)領袖魅力十足的黨魁薩蒙德曾是當權派眼中不具威脅的小角色,如今卻壯大為他們揮之不去的陰影,搞得三大黨領袖焦頭爛額,倉皇排開行程,赴蘇格蘭試圖挽回民心。

若輸掉公投 也是贏家

觀察五十九歲的薩蒙德如何一手將英國帶到分裂邊緣,就不難看出他高明的政治手腕,還有善於運用蘇獨運動根本─文化與社會元素─的能力。就算薩蒙德的黨輸掉公投,他在愛丁堡領導的半自治政府都早從倫敦領袖那兒贏來大把大把的安慰獎,包括賦稅、運輸與低收入戶房屋補助等社經新權力。

在支持者或反對者眼中,薩蒙德都是個賭徒、機會主義者,善於抓住每個可能的機會推動蘇獨志業。比方說,蘇格蘭網球名將穆雷去年在溫布頓錦標賽決戰擊敗對手,成為七十七年來首位把溫網金盃留在英國的地主選手時,在看台上觀戰的薩蒙德沒錯過好時機,立刻拉開手中的蘇格蘭藍白旗幟。

薩蒙德的蘇獨志業是受到祖父啟發,學生時代就開始積極推動蘇獨。一九七○年代,還是學生的薩蒙德加入蘇格蘭民族黨,畢業後,他先做了一陣子的經濟學家,而後在一九八七年當選議員進入西敏寺。當時的蘇格蘭民族黨還是很邊緣的小黨,在六百五十席的下議院只有三席,薩蒙德是其中一人,但薩蒙德在國會的首場演說,就碰觸到他後來政治生涯裡一再圍繞的主題:他奚落柴契爾夫人的保守黨在蘇格蘭表現軟弱,批評政府忽視農民、漁民或石油業工人為主的鄉村選區;他控訴倫敦浪擲蘇格蘭的石油收益,還說蘇格蘭是個有權決定自己政治命運的國家。他的發言,在工業示微、對倫敦政策感到挫折的蘇格蘭,字字句句都切中要害。

一九九○年,薩蒙德當上蘇格蘭民族黨黨魁,靠著他的長袖善舞與不懈努力,黨才不致淪落到完全無人聞問。

外界對薩蒙德評價兩極。曾與他共事的政界人士,形容薩蒙德熱中政治,卻不願意聆聽他人意見;學校學姊也說,他很有自信,才華洋溢,但總不聽他人意見,「他會追上前面的人,說服他們。」愛丁堡皇家大道畫廊老闆史麥斯則說:「我不信任薩蒙德,他不顧一切想當蘇格蘭國王,那個代價會非常、非常昂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