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當代12位名師阿默-用攝影記錄著每一刻的感動

欣傳媒/ 2014.09.18 00:00
仁凱

美術系出生的阿默,自學生時代就對視覺面的事物有著莫大的興趣,但攝影熱忱卻是畢業多年後才慢慢產生的。在阿默的求學過程中,曾有修習過學校的專業攝影課程,那時候的阿默只是抱著修課的心情去上這門課,對於攝影上的興趣影響不多。服役退伍後,阿默曾在國科會工作了一陣子,這段時間阿默過的並不開心,因為這與自己的志趣有所落差。直到Ricoh GRD出現在他的生命,阿默心中的攝影魂也漸漸地被喚醒了……某次生日,阿默從女友那邊收到了份大禮,一台輕便小巧的GRD就這麼出現在他眼前,而這台GRD也影響著阿默的攝影生涯。阿默出版的第一本書《GR DIGITAL 極致的浪漫》就是圍繞在他的第一台相機。而之後所出版的《iPhone:輕觸的浪漫》、《Fujifilm X100:兼具機械與數位的攝影魅力》也都是在談這類小巧輕便型的器材,可以說,阿默至今常用輕巧方便的相機來創作,GRD是一個決定性因素。所使用的相機往往會影響作品風格,因為阿默選擇的相機,他的作品無所侷限,什麼都拍,題材自由。攝影對阿默來說是一種觀察生活的手段,隨手就能拾起的輕便相機,讓阿默在路上看見即逝的美景也能快速捕捉,與人互動的時候小相機也能拉近彼此的距離,不會像專業的單眼相機給人一種權威性的壓迫。近期阿默開始嘗試使用底片相機來拍攝作品,利用傳統類比攝影所帶來的「慢」,讓「心」有更多的時間去感受萬物百態。訪談中,阿默很多時候都著墨在他的想法以及觀念上,他不重視器材的功能性及專業性,或許是阿默骨子裡的美術專業,讓他對於美學的態度,不會被既有的框架所綁住。阿默也說,就美術設計來說,是要以創作為主,從無到有,但攝影剛好相反,要將既有的事物用無形的心情去體會。阿默建議,可以從觀察生活開始,將心中所感受的、所觸發的情感濃縮在照片中。在出了第一本書後,阿默便辭去了國科會的工作,致力在攝影文章的寫作上。對他來說,阿默不喜歡強烈的目的性,當攝影變成了工作,起初是不適應的,曾有一段時間用不斷的旅行來放逐自己,可是阿默還是了解,放棄自己所熱愛的攝影跟寫作是痛苦的,「工作和興趣的衝突,就用心去轉念吧。」這是阿默給自己的期許,期待未來可以將兩者兼容並存,讓自己的攝影作品可以發光發熱。阿默最後也勉勵攝影新鮮人:「找到自己想要的,就能產生出莫大的能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