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對話「我的忐忑人生」姜棟元:淚點低經常哭

Wow!NEWS/ 2014.09.17 00:00

bnt新聞訊 還是一樣神奇的薑棟元。

總是讓人摸不清頭緒。好像一直都很真摯的樣子,卻也經常開玩笑。好像很認生,但是再見面時又露出很開心的表情。 “因為是男人所以對IT”也很關心,比起電視劇和電影,“經常邊看紀錄片邊哭”。

最近攜電影「我的忐忑人生」再次登上銀幕的薑棟元接受了本媒體的採訪。他打破了眾人對他的想像和猜測,令人忍不住反問“姜棟元居然這麼說?”

“看完電影后哭得很厲害,從我個人來說覺得很滿意。所有電影都不是完美的嘛,其實作為電影製作人來說,因為知道全部內容,所以看的時候經常會覺得有點無聊,但是這部電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雖然我本來眼淚也很多,但是這次哭得特別厲害。(笑)”

說自己經常哭,看紀錄片的時候哭到頭疼的他說在拍攝和兒子亞凜(趙誠木飾)一起看流星聊天的場景時大哭,還說美羅(宋慧喬飾)一邊看泰蒂徐一邊疊衣服的時候令他印象最深。 “感覺很心酸,因為總是這麼默默地,所以更難過。”

出演「我的忐忑人生」的消息剛公開時,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宋慧喬和姜棟元,光是這兩個人一同出現,就足以令人們充滿期待。但是,期待總是伴隨著擔憂。宋慧喬和姜棟元,他們能演好罕見病患兒的父母角色嗎?人們對此半信半疑。

“是嗎?我一看到劇本就覺得很有信心能演好。雖然有差評(笑),但是要想電影大賣,就要演技好才行。我對這部電影大賣很有信心。大洙這個角色好像也和我的性格很相似,好像是第一次本色出演。”

就算姜棟元胖了、頭髮亂蓬蓬、穿著工作服出現,也還是一樣的帥氣。影片中的薑棟元雖然不懂事且狀況百出,卻是深愛著自己兒子的父親大洙。我們問他自己身上的哪一點和大洙最像,他毫不猶豫地說“說話語氣,還有行為幾乎都一樣。”

“不是有我買了炸雞去找亞凜的場面嘛,那裡面'來啦來啦炸雞來啦'的口語是我在現實中也經常跟朋友們說的。剛開始慧喬也說'如果演的話,就用本色出演就行了',大家都說我和大洙很像。”

在人們的印像中總是帥氣出現的薑棟元,我們問他“對於沒能展現帥氣,不覺得負擔嗎?”答說“完全沒有”的他還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脖子。

“我本來就沒有這種負擔,反而是要顯帥的才有負擔吧。不帥也沒關係,這樣想的話就很輕鬆。鏡頭隨便拍也沒事,還長了很多肉。帥的話當然也好,但是不帥也完全無所謂。”

與此相反,在電影「群盜」中因為每一個鏡頭都要拍得很帥,所以負擔很重的薑棟元表示,“如果要表現帥氣的話,導演會更換燈光”,訴說了為更接近大洙原本的形象所付出的努力。記者開玩笑說他站著說話不腰疼,聽後他連連擺手說“哎呦,沒有啦,真的。”

其 實之前,姜棟元總給人感覺很有距離感。對於大眾來說,他是又帥又神奇的人物。這和他的作品履歷也有一定的關係。之前的他總是飾演非日常的人物,變得更有距 離感、更神秘。但是在「我的忐忑人生」中,他展現了與以往不同的角色形象。躺在沙發上打盹、面帶浮腫、手撕雞腿的薑棟元,與以往完全不同的薑棟元。

“其實每部作品都不一樣,這次也是。不過因為是更貼近生活的角色,所以負擔也少了一點。少了要創造出現實中不存在的人物的負擔。因為'超能力者'或者用長劍的人都不常見嘛,(笑)但是出租車司機、烤肉店服務員經常可以見到,所以負擔少了很多。”

貼近生活的人物、可以經常見到的人們。 「我的忐忑人生」裡,姜棟元是在烤肉店門口換烤盤的青年,是出租車司機,是施工廠苦力,是我們隨時一回頭都能看到的人物。

這種充滿親切感的形像從10代的大洙開始。花花綠綠的髮色,眼熟的運動鞋,露出眉毛的短劉海,姜棟元完美再現了當年的高中生造型。我們稱讚他細節到位,他笑著回應說“時隔十年又再次穿了校服。上一次穿還是拍「狼的誘惑」。”

“是當時中學運動隊的造型。好像被過氧化氫脫色般的髮色,髮型也是。按照我的經驗,提議用稍顯掉價的顏色拍。你們看到鞋子了嗎?也是那時候流行過的,搭畔鞋。(笑)”

因為跆拳道道服帥氣所以開始學習跆拳道,甚至獲得“失足王子”這樣微妙外號的17歲的大洙,雖然看上去很不成熟,但是為了對年幼的孩子負責,他和美羅一起開始拼命工作。看著片中的大洙,會讓人忍不住好奇17歲的薑棟元是什麼模樣。

“我 小時候是踢足球的。因為成績很好,所以父親很討厭我踢球。如果堅持踢足球的話,現在說不定該退役了。(笑)17歲的時候我好像很容易害羞,但也很調皮。是 理想主義者麼,跟朋友相比,我比較不切實際,整天看著遠山。因為過寄宿生活,所以回憶很多。會在鎮子裡徬徨,也會到處玩。”

就這樣一點點、慢慢地,17歲的少年成長為34歲的成年人。對於那段時間,姜棟元表示“增添了無法想像的責任感”,開始想要“負責任地過生活”。對於最大的不同,姜棟元也選擇了責任感。他對於自己、對於電影,都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責任。

“即便如此,我也不想重新回到20多歲,那好像是最辛苦的時期,因為太早開始工作……既然開始了,就要成功,每天都很不安,拍每個作品都很不安。因為稍不留意就會因為一個失誤而倒下,好像壓力很大。”

現在好像輕鬆了很多。看著他面帶微笑慢慢講述著,感覺他在說“很放鬆”的時候,是真的發自內心。我們問他“現在有從壓力和不安中稍微放鬆一點兒嗎?”他深吸了一口氣。

“還不錯。人們會傾聽我的想法,我的意見也得到了反饋。我也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作品,有趣的是現在的我在拍片時反而責任感越來越重。因為我而來到電影院的觀眾越來越多了嘛,所以我也越來越努力。”舒心/文 張文宣/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