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千古謎團 反年改 偏鄉

我家就是你家? 中國自小客臺灣走透透應該嗎?

Carstuff/鄭捷 2014.09.15 00:00

臺灣與中國,在政治上無論古今總有牽扯不清的爛帳,但屬於分治兩個國家的現實,則是無庸置疑而且絕不容輕易更改的。

正因如此現況,在對方對我們尚未釋放全然善意、解除軍事對立態勢前,關於對中國的交流與溝通,勢必更需要以宏觀而謹慎的態度處理,今年三月因為反對強渡關山30秒服貿而掀起滔天巨浪的太陽花學運,正是對於當前馬政府一昧向中國傾斜的最嚴正抗議例證,很合理的,馬政府依舊也是一點不以為杵繼續一意孤行下去…

最近的故事就發生在上個禮拜的9月8日(是的,在現在這政府執政的狀態之下,幾乎時時都會有不公不義的新故事發生),根據《經濟日報》報導,自5月27日臺灣「麗娜輪」載運貨車車架登陸上岸後,9月5日中國籍「海峽號」渡輪也運送四組中國貨架與貨櫃入基隆港,再經由臺灣車頭將貨櫃拖運卸載,而後拖回原船離境,接著下來,則是中國溫州、台州兩車隊提出小客車入境申請,將於10月搭船至基隆港,復以申請臨時牌的方式於臺灣土地上行駛。

原本要到10月份首批中國小客車才會申請在臺上路,結果沒想到7月2日便開始台灣走透透,而公路總局竟然一開始也搞不清楚。

有趣的來了,在這篇新聞之後沒幾天的9月12日,網友隨即接連於國道西螺、泰安服務區與桃園縣平鎮市目擊一輛酒紅色Mercedes-Benz C 300(中國稱之奔馳C 300)懸掛中國雲南省的「云A-378TW」車牌四處趴趴走,離譜的是,當天公路總局先是嚴正否認有中國籍小客車進入境內,短短幾小時後卻馬上改口確有民間單位「大凍山兩岸交流協會」(其理事長為本屆國民黨中常委參選人林德旺)申請五輛中國籍車輛入台。而今天經過CarStuff人車事與公路總局監理組牌照科窗口聯繫,得知目前僅有這輛Mercedes-Benz獲得許可以臨時牌方式在境內行駛,目前是其於臺灣第二次申請臨時牌(7/2日這輛車來臺並申請第一次臨時牌,第二次臨時牌申請時間則為9月12日至9月16日),依照公路總局說法這輛車是以外國車名義申請臨時牌,因此最多可獲得三個月合法申請臨時牌時間(申請期間牌照稅一天需繳交32元)。

圖為來臺走透透的中國奔馳C級轎車。

其實上就法理而言,中國汽車進入臺灣國土這個事實的本身就存有瑕疵,儘管在中國福建省平潭島設置「平潭綜合實驗區」後,雙方便已就「臺車平潭遊」進行協商並開放,然而就臺灣角度而言並未因此也解禁並對等放行,而現在公路總局宣稱這輛中國C 300以「外國車」名義申請臨時牌,但就我國最高法 ─ 憲法而言,我們並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自然不能把中國看待是外國,那麼監理單位又怎麼可以「外國車」名義掛牌?或者換個角度也可以說,既然我們以「外國車」名義替中國汽車申請臨時牌,那麼我們的法規是否已反向證明台灣法統上的獨立性?

公路總局說明這輛車是以「外國車」名義領臨時牌,那麼是否承認臺灣與中國為全無關連的兩個國家?

其次,扣除掉汽車牌照的問題,一般網友在意的點多半在違規時逕行舉發的處理與萬一肇事的歸責問題(其他部分像是臨時牌其實可以行駛高速公路,同時ETC也可以辨識,因此在此不予討論),事實上,以這輛酒紅色C 300在臺灣被拍到的狀態,它確實就違規停放在服務區正門口,目前已有民進黨籍立委出面檢舉其違規停車,就看之後主管單位要如何處理。

在臺灣,臨時牌上高速公路也可以車牌辨識系統識別,但怎麼催費則屬未知。

而由於無論如何,目前臺灣與中國雙方都彼此不承認對方駕照,因此無論臺灣人去中國或中國人來臺灣,皆無法以原本屬國駕照於對方境內駕駛,因此現在中國車入臺,理論上駕駛人只能是持有臺灣駕照或擁有第三國駕照者,所衍生出的問題便在於:那麼到底開放中國小客車進入臺灣用意何在?

說真的,除了好玩,筆者完全看不出來這對國人甚至中國人的移動便利性有任何的幫助。稍早研擬的臺灣車輛進入平潭示範區法案,至少還有讓台商有著可能較方便的期待(不過事實上也僅能在平潭島上跑而已,至今尚無法離開進入福建省其他區域),但是中國小客車進入臺灣不僅無法讓中國國民直接上路駕駛,同時又得跑流程走公文掛臨時牌,怎麼算都不比來臺租車或乘計程車方便,試想,如果運送自己車到異地旅遊真是有意義之事,那麼機場旁那麼多國內、國際租車公司是開心酸的嗎?幹嘛不以後大家去鄰近國家遊玩,就都運自用車過去代步就好?

哪邊車就哪邊開不是很單純?不然我們出國自駕為何不都運自己車就好?

因此,最終歸納起來,中國小客車來臺上路這件事,我們依舊只得歸結到當前政府急於討好中國的心態上,當一項政策或一項行政全然找不出好處但卻又雖千萬人吾往矣偏要執行,背後動機肯定就不會太過單純,從當時ETC強渡關山開始,到後來服務貿易協定、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想強行通過都是例子,這類涉及對中國相關的法案不是不能協商通過,但迅速、執意且不由分說的護航甚至闖關,就不是民主國家該發生的狀況,而極可能是單一政黨或政治人物私人意志的實踐而已。

近來許多重大政策政府都明顯有為特定團體或目的護航的疑慮,造成人民不滿也自屬理所當然。

一直以來,國家機器就需要人民的監督與命令才可以正確運作,眼前這個政府,這些時間以來的作為很明顯需要我們更加嚴厲的監督與規範,否則往後如今天探討的這般狗屁倒灶之事只會一而在、再而三的不斷離譜上演,終究導致無以挽回的可怕局面。

文=鄭捷  攝影=鄭捷、CarStuff資料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