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西南風 情竇初開 倫敦地鐵

我要抗議,被台北藝術節汚名化的外省腔!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9.08 00:00
明明是令人期待的演出;明明主題對象是墨西哥傳奇女畫家芙烈達烈火迸放的一生;明明我是懷著對劇場演出的神往,對藝術創作的尊崇,來到水源劇場,為一個週日假期,中秋節前夕的午後,留下一次難忘珍貴記憶的。

明明年輕演員順暢、熱情,積極投入的現場演出,魅力十足。中埸不休息,觀眾少有人離席,我看的如痴如醉,一絲一毫冷場意欲逃離的念頭,都沒有升上心頭。

明明一切都很讓人鼓舞;英國編劇、美國導演,多麼理想超凡的台北藝術節精心安排,「九面芙烈達」。

明明是一位女性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蘿,「愛慾人生與藝術風格」的劇場作品,身為芙烈達迷,我幾乎是以完全擁抱的偶像膜拜心情,專注欣賞演員們極緻、專業的肢體律動和生動台詞的表演的。

明明是圓滿,最終,我卻在心傷的創痛情緒下,奔離水源劇埸。

是我不理解創作的殘酷赤裸?

是我不尊重藝術的無情空迷?

是我不明白劇場的肆意膚淺?

是我不接受創意的嘲弄投機?

明明是英國編劇家的劇作,偏偏要偏離主題,硬生生插入一小節歌頌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段落。

台北藝術節,有企圖心的演出;只不過,劇中這段贊揚學運的段落,壓制者強奪破壞人身自由者、狂妄醜惡的口音,外省腔代表的外省族群,壞人。

怎麼想,都沒有必要。

就算是要突顯芙烈達不向命運低頭;不跟獨裁統治者屈服的鮮明個人特色;就算是有人刻意想偷渡3月學運反權威元素到「九面芙烈達」裡,有必要運用一位說外省話腔調口音的男性演員,醜陋囂張無視、法治的厲斥被制服者(暗示是參與學運的學生)嗎?

我的伯伯叔叔的腔調鄕音,我父祖烈宗血脈流傳的媽媽的話!

觀眾群中,居然有人發笑。我按捺著立即站起來抗議的憤怒。

藝術也不能逾越人性至情;藝術更不能挑撥血統、省籍。

藝術沒有權利給人貼標籤。

「九面芙烈達」,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耿一偉苦心艱難安排的劇場佳作;台北藝術節結合國際導演和劇作家推出的完美組合,值得肯定、值得贊賞,值得推廣。但是,這段傷害及缺憾也是事實。

美籍導演和英國編劇,對於這一本土化片段對外省籍人士刻意的污名化,沒有普世皆警惕的敏感覺醒或認知嗎?

也或者,他們根本是被利用的受害者?

請別拿藝術的歸藝術來搪塞。這個段落,明明就是非常明確,特意羞辱外省人士的高度政治性設計。

再重複一次,台北藝術節「九面芙烈達」,有企圖心的演出,藝術價值有一定的意義。只不過,劇中一段贊揚學運的段落,壓制者強奪破壞人身自由者、狂妄醜惡的口音,外省腔。

我熟悉的叔叔伯伯的「媽媽的話」!

這是不是歧視?別給我戴上缺乏藝術創作寛容感的大帽子。

我想請教國民黨台北市議員,你們的父母祖宗在市府主辦的台北藝術節舞台劇演出,被明明多餘的;明明和劇情無關的特別安排片段,一無忌憚的污衊貼上壊蛋獨裁代表人標誌,你們能沈默不抗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