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縣府輕放? 郭烈成無視檢舉反恐嚇

TVBS/ 2014.09.06 00:00
郭烈成當初煉油時,污染了附近空氣及農田,當地一位農民受不了,不斷檢舉,才終於引起警方注意,而檢調追查後發現,這些地下煉油工廠專門收集餿水油,或是向皮革廠及傳統市場收集屠宰後的下腳料來煉油,但公部門稽查時,沒有確實把關,也無橫向通報機制,才讓非法業者有生存的機會。更扯的是,高屏偏僻地區有不少家這類地下煉油廠,頻頻污染,居民檢舉根本無效。 郭烈成附近居民:「你看水溝都是油,有看到嗎?都已經乾掉了。」 郭烈成地下油廠附近住戶,指著水溝裡厚厚的油垢,抱怨長期空氣難聞,以及農田遭到汙染,沒想到向縣政府檢舉,卻遭對方找人恐嚇報復。 郭烈成附近居民:「看這個樣子,前幾天才停工而已。」 郭烈成在民國99年就曾被檢舉,不過當時衛生局沒裁罰,也沒通報,今年初換成環保局過來,一樣沒有作為,直到當地農民向南部打擊犯罪中心舉發,事件才終於曝光。 而像這樣的油行還包括,曾向郭烈成進貨的進威公司,進威公司事發後已經停工,只剩下1名員工留守,他們生產的飼料用油是用餿水油,皮革廠以及傳統市場收集的下腳料煉製,而後除了賣給7間飼料行,還回賣給郭烈成,是否混入食用油被吃進肚子,檢調還要了解。 皮革廠業者:「我們公司是賣給進威當飼料油,進威是當飼料油跟我們收購。」 進威營業25年,1年前才申請到食品加工的臨時工廠登記證,這段時間縣府完全沒作為,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胡信德附近居民:「可是也沒有什麼標誌,所以也搞不清楚他們是弄什麼油的。」 外傳是郭烈成師傅的胡信德在高雄大寮的工廠,也看不到任何公司名稱,傳出惡臭,面對檢舉,同樣多次全身而退。胡信德附近居民:「有臭味,我們曾跟環保局說,環保局只有來查看而已。」 地下煉油工廠,如果非食用油,衛生局的食品衛生管理法就管不到,而環保局稽查後改善,也無法開罰,農業局則是要有飼料工的事實,才有管轄依據,因此業者鑽研法律漏洞,加上相關局處執法不嚴,讓不肖業者大賺黑心錢,卻賠上廣大民眾的健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