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毋枉毋縱徹查張顯耀案【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9.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鬼月過後,所有該忌諱的都鬼混過去了;全國街頭巷尾吵得沸沸揚揚張顯耀案也正式進入司法程序,由台北地方檢察署開始負責偵辦;經過半個多月沈穩避開鬼月魑魅的馬英九總統也毫不避諱干涉司法之嫌疑,就在北檢開始展開偵辦的上午,馬英九出來定調「這是一隻害蟲危害政府,啄木鳥應該把它抓出來」,「這只是一個小小波瀾,對兩岸關係影響不大」;這就是國家元首對張顯耀案的態度,馬英九以為他只是一位區公所的清潔隊長或公園管理處的處長、發現樹幹上有一隻很大的害蟲正在腐蛀樹幹就叫一隻啄木鳥來把害蟲吃掉了事,他已經忘了這支害蟲是他放上去又把他養大來危害整座美麗的公園;如果張顯耀真是馬英九所講的害蟲,養大這隻害蟲的馬英九是難辭其咎的,就像蔡英文主席講的「至少要負政治責任」。

張顯耀案已發生兩個星期,馬英九可能避開鬼月的鬼使神差、不敢出來說清楚講明白,任令陸委會與調查局在那裏胡亂編劇、每日一劇、越編越離譜越難看、根本完全亂了套;尤其是法務部調查局,早期的調查局是和國民黨一樣連一塊招牌都不敢掛出來的,蓋作惡多端怕被民眾圍攻是也,好不容易在廖正豪到葉盛茂等數位局長的努力下讓神秘兮兮的調查局變成「大家的調查局」,國人也慢慢忘掉調查局在兩蔣威權統治時期的惡劣恐怖行跡,調查局人員也才敢印名片來示身份,社會地位也高出許多,至少不會像以前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而此次張顯耀案的調查局表現又退回到軍人擔任局長的時代,每日對媒體放話,今日是共諜明日又變成洩密移送北檢又被打臉退件,一點調查局辦案的權威都沒有,真有點在開全國人民與檢察官的玩笑。

如今北檢即然已經接案,馬總統卻又在北檢傳訊嫌疑人之前開個「定調記者會」,把嫌疑人定調為「害蟲」,馬總統是法學博士,難道不懂在檢察官偵查之時將自己的髒手伸進本案中就是干涉司法之嫌疑嗎?這叫檢察體系怎麼再辦下去;馬總統這個法學博士是怎麼拿到的?還是總統的絕對權力已使人絕對的腐化了。

當然如果張顯耀真的是洩密甚至是共諜都要嚴辦,但都要依照司法程序來詳查偵辦,因為台灣是個民主法治的國家,不像中共可以依照黨規來「雙規」「雙指」,因共產黨是以黨領政,共產黨可以軟禁黨員,台灣任何政黨都不能軟禁黨員,不能以黨權超越司法權,馬英九如果喜歡玩共產黨那一套、那就回大陸加入共產黨就可享用共產黨那套以黨領政的樂趣;即然是在台灣就照台灣這套遊戲規則,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司法辦案,否則就像黃世銘檢察總長一樣起訴吃官司。

黃世銘案也是和馬英九有關,馬英九現在是以總統身分在享受憲法賦予的刑事豁免權,等總統一卸任就可依法追訴,這就是台灣的民主法治,所以總統不要以為是天大地大、刑不上士大夫,自古以來就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是今天的民主法治時代呢?

所以台北地檢署的檢察官一定要拿出道德勇氣,勇敢的偵辦到底,不管他是張顯耀、調查局(如果是調查局隨便放話的話)或是馬總統都應偵辦到底;馬英九任期已日薄西山,行將到任,中國官場有所謂「四年官三年滿」,更何況馬英九聲望已跌到谷底、只剩9%,現在除了一些狗腿子外已很少人在乎這個人是什麼東東,所以檢察官更不用理他,好好把這個聞名中外的大案辦出來,這是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不管張顯耀是洩密或是共諜都是大案,就是張顯耀沒有罪則把亂放話的人揪出來讓馬英九知道誰是真正害蟲也是大案;況且此案的放話已影射到中國和美國,得罪這兩國就都是「麻煩的製造者」,當年陳水扁就是得罪這兩國才搞得灰頭土臉,最後鋃鐺入獄才被馬英九有機會拿來耍,可見這案子對台灣與中美兩國關係太重要了,司法單位不得等閒視之,全國人民也不會等閒視之。

其實馬英九看錯人、用錯人的紀錄馨竹難書,多一個張顯耀也無關宏旨,最重要的是張顯耀如果真的將業務上的機密洩露給談判對象的中國,那兩岸還談什麼?這場戲還要怎麼唱下去,所以司法單位一定要毋枉毋縱查出真相,讓兩岸關係之損失降到最低點才行。【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