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換一個角度看馬英九與金溥聰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9.01 00:00
這是一本書的題材。

一篇文章,談幾個重點;大都是我的親身觀察和近距離採訪。

他們兩人個性互補,這是事實;卻也不全然如此。

拘謹內斂、溫讓恭儉,只是馬英九的特色嗎?熟悉金溥聰、長期和他交往的友人,不難在小刀身上感受到他內在害羞沉穩,對外不喜多話,言談舉止力求謙怡得體的努力。

否則,如何想像一個囂張、跋扈、不守分寸的幕僚親信,能夠歷經30年錘鍊,還深受政治警覺度特高、自戀癖超突出的馬英九持續信賴?

奔放積極、使命必達,是金溥聰的行事風格,是他的任務,自我期許、堅持鞭策的工作態度。他的反應敏捷、領悟力強,執行力透澈,一連串經得起考驗的積極成效,和正面回收彰顯的記錄,才是一路過五關斬六將,贏得馬英九無疑無敵得力助手的主要原因。

別忘了,馬英九不滿30歲就近身在蔣經國身邊;他從黨內崛起,初始要忍耐李登輝的張揚,繼而和連戰、宋楚瑜、王金平暗鬥,當上總統後又週旋於中國大陸與美國之間,大內高手內化精鍊的心思及訓練,豈是輕易可以被挾持、遭蒙蔽?

何況,到目前為止,指控金溥聰欺君亂政的,始終提不出具體事證。

當年,外界要求李登輝及陳水扁清君側,李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公開放話,挺連貶宋,有人、事情節為證;邱義仁和阿扁合謀秘密外交,涉嫌搞錢,被自己的外交部長揭發。金溥聰呢?批鬥半天,以國安會秘書長身份訪視情治單位,以及學傳播的金教授喜歡控告媒體。

就這二件罪名。是犯罪亂國瀆職鬧政嗎?

視察事,總統說了,是他下令指示。法理上不同解釋的人士仍然不是少數。真說觸法,又很難,除非金秘書長不懂分寸,直接指揮行政院閣員或部會首長主管聽命。所以,這是中華民國體制混亂、雙首長制扭曲下的大問題了。難怪馬英九不以為然。

告媒體,個人作風分別而已;總不比威脅要關掉電視台可怕。近日一位研究生侯漢廷發文批評馬英九對不起深藍選民,其中一條罪狀,居然是他不挺藍色媒體,害得為藍營講話的媒體愈來愈少咧。再說,今日台灣又有幾個像樣的媒體名嘴,政治評論者?若干自以為是人在家中坐,不採訪更無觸角,相互取暖、自得其樂、互抬身價,一堆假貨上電視自吹自擂,還當真自認第四階級了。一般老百姓都不吃這一套,金溥聰一眼看不穿嗎?

馬英九呢?「馬更正」的名號不是玩假的。

所以啦,透視馬金關係,設法換個角度。即使不能百分百精準,至少也要認真,切記人云亦云、一廂情願。

他們的家庭背景相似,嚴以教子的父親;眾姐妹圍繞的獨生子;外貌得天獨厚,學歷都是留美博士,都是中山奬學金得主。

金溥聰叛逆,不守規矩,高中念了好幾所學校,失戀的慘痛挫折,痛苦難忘。他向威權挑戰,跟傳統抗衡的波瀾故事,滿足了馬英九被安排指引的舒坦、勝利組人生中,最欠缺的冒險體驗那一部分。這也表示,模範生馬英九生命裡翻騰不受約束的性格本質,在某種程度上,遭到人為家國教育的壓抑和剝奪後,在與金溥聰像朋友又似兄弟的部屬主管關係中,找到圓滿自我的自信。

馬英九身為人子、出任公職以來,一直聽命辦事。公務國事信念是如此,連慢跑鍛鍊體魄,也是爸爸交代的好習慣。

不敢也不能指手劃腳的他,政壇維生之道,就只剩唯唯諾諾,特別是初冒出頭的總統秘書兼國民黨副秘書長,大紅特紅時期,馬英九最戒慎恐懼。

這期間,我曾經和報社高層,與黨政紅人馬英九共度一場晚宴。整個晚上,他除了點頭、微笑,沒有說一句話。

那段敏感微妙的人生成長淬鍊過程中,他唯一下令指示,溫言導引,得到正面回應對象,是國民黨內處理國際事務的部屬,金溥聰編審。

即使如此,馬副秘書長也很恭良、間接。他寫了張紙條,建議「溥聰兄」開始慢跑,有益健康。

一樁小事,成就一段堅強的情誼。

金小弟不但自此天天晨跑,還參加鐵人三項賽,馬英九羨慕萬分。

運動克服懶惰,也突顯毅力和自律的嚴謹。這是馬英九的信仰,他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