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專欄/梁肅戎,身危舌尚存

蕃論戰/林明正 2014.09.01 00:00
  再也見不到像梁肅戎這樣的愛國人了。   八月二十七日,是梁肅戎逝世十週年,很多人都懷念他。   他是反獨促統的領袖,現在只有許歷農有他同樣的聲望。   李敖讚梁肅戎是「了不起的抗日英雄志士。」在去世前幾天,梁對李說,他去看了連戰,要他堅持撐下去,及早訪問大陸。又說他要參加九一八研討會,醫生反對,但他說即便死在大陸,也得其所願。李敖感動,當即贈一千美元壯其行色。   梁肅戎最早參加反滿抗日活動,他本是偽滿洲國的檢察官,被捕下獄,與滿鐵的一位反戰的調查科長關在一起,這人叫具島兼三郎,後來做了長崎大學的校長,他在《死亡邊緣的奮鬥》一書中說梁:「像大多數中國青年一樣,燃燒著民族主義運動的熱情,參加了反滿抗日戰爭的行列。我被他的熱情而融化了。他談到如何拯救國家民族時,臉上泛起了紅色的光澤,眼中出現了無限的希望,此情此景我永遠記在心的深處。   隔壁有一位國民黨老黨員,已生病躺在地板上,不到十天就死去,正當搬運屍體的聲音傳過來的同時,梁君流著眼淚:『先生,對不起。』說著便馬上站起來,為了等不到勝利而死在敵人的監獄裡不知姓名的同志,隔著牆壁為他默默的祈禱。那時身材魁梧志氣堅定的梁君英姿,像石膏塑像一樣,深深地刻在我的記憶裡。」   具島會俄語,梁就請他教,把床板的木頭用指甲磨成了一根木筆,然後走到窗戶邊,在掛霜的牆上寫道:「監獄是革命家的休息所。」微笑著對具島說:「先生,拿這塊當白色的黑板吧。」。   梁肅戎被捕是「三省黨部事件」。當時為首的是石堅,被判死刑,梁肅戎極悲憤,當場抗議,大罵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之不當。所幸三個月後日本投降,石堅等來不及處死,他寫了一詩給梁,紀念此事:   「曾記偽都晤面初,一接雅度頓心舒;    方殷國難期同靖,肆暴敵氛誓共除。    不避兇燄欽道義,卻緣死讞證親疏;    今聞最羨還遼日,譽載鄉邦頌載書。」   民國八十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梁肅戎在立法院代表退職的演說中說:「八年的抗戰,千萬人的人頭,億萬的財產犧牲,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台灣,為的是東北。這個歷史,我們必須記取」   這段歷史的證言,在異族看來,卻是歷史的終結。在台灣,民主到最後否定了民族,成了去中國化。又因為中國不死,還在崛起,台灣的民主也在沒有認同下日益不堪。梁肅戎晚年也在自問,他在台灣主張的民主,是不是錯了,帶來了台獨。這是他最難面對的問題。   梁肅戎是個終生的反對派。早年反日,中年反共,晚年反獨,從「反滿抗日」,到「反共抗俄」,到「反獨促統」。他一直是「梁勾結」,黨內說他勾結黨外,黨外又說他仍是國民黨人,最後國、民兩黨又說他勾結共黨。梁的一生好似矛盾,歸終一切都是基於中國的利益。   在梁肅戎的葬禮上,當唱起「松花江上」,全體痛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