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力挺王郁琦 總統回應提問全文

中央社/ 2014.08.28 00:00
(中央社記者黃名璽、劉麗榮台北28日電)總統馬英九今天與媒體記者茶敘,首度回應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涉洩密案,並力挺陸委會主委王郁琦;此外,也談到「馬習會」與兩岸關係。

馬總統下午在總統府與媒體記者茶敘,並接受媒體三題提問,全文如下:

記者提問:總統剛有特別提到,因為這兩天大家都在問,就是陸委會主委王郁琦的處置,您是不是覺得有什麼缺失,現在有很多的聲音說他應該要下台負責,築防火牆,總統您對於他的去留是不是跟大家做個說明。會不會擔心從這件事情之後傷害了兩岸的關係?

馬總統回答:很多人關心陸委會王主委,有人說要他去職,也有人說他並沒有犯任何的錯。首先我要讓各位了解的,就是張顯耀前副主委的這一個案子,是王郁琦主委發現之後,主動的調查,而且還明快的處置,並且聯繫檢調、配合偵辦,最後他還出來對外說明,他的記者會開了70分鐘,我覺得就這類的事件,全世界很少有政府花這麼多的時間向大家來說明的。

現在檢調機關已經列案子為偵案在進行偵查當中,在這個過程到現在為止,我覺得王主委的處置是正確的,也是適當的,因為有這種事情發生,你不能夠假裝沒有看到,你也不能夠包庇、不能夠縱容,一定要依法處理。

兩岸關係就好比一棵大樹,從樹苗慢慢的長大,一定要有園丁不斷的給它澆水,甚至於要施肥,它才能夠長大;但一旦在樹上發現有害蟲,一定要以啄木鳥的態度把害蟲找出來,把它除掉,這棵樹才能夠正常的發展。

對兩岸關係不會是因為有1隻害蟲,就讓它發展不了;但是一旦有,就不能夠忽視,所以我們是抱著這樣的態度來看這件事情。

兩岸關係從6年前我們上任之後,已經一步一步的制度化,相當程度的常態化,所以不會因為這樣一個事件就受到影響,相關的聯繫、相關的協商都還在進行,所以我們一定會秉持這樣的態度來看待。

因此我們也認為,陸委會王主委沒有必要去職,因為到目前為止,他做的都是正確的。

記者提問:大家認為張顯耀是馬總統一手提拔,張顯耀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認為,馬總統欠全國一個道歉,您覺得有必要為此道歉嗎?如果張顯耀真的是洩密的話,是不是國安團隊出了什麼問題?國安團隊是否有人要為此事負責?

馬總統回答:我覺得蔡主席可能把程序弄反了,因為我們都知道在任何刑事程序中都要推定無罪,到現在為止,我們都說張前副主委是涉嫌,沒有人說他已經犯了什麼罪,連在涉嫌、進行調查階段,結果還沒出來就說要誰道歉,甚至要誰承認犯錯,這是滿奇怪的,因為事情正在調查中,一定要等真相水落石出後,才能確定誰有沒有犯什麼樣的錯誤。

我覺得蔡主席可能講得太早了一點,我們學法律的都要重視人權、重視推定無罪,在他被證明犯罪前,他是無罪的,但涉嫌就要調查,讓它真相大白。

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階段,國安機制並沒有問題,相反的,一個陸委會主委能夠在接觸到這類資訊,立即主動偵查,明快處置,配合偵辦,對外說明,我覺得他的處置是正確的,國安機制沒有失靈,而且有反省能力,王主委的作法是正確的,任何類似狀況都應該這樣處理。

記者提問:有關張顯耀一案,有些人說他是因為「馬習會」的破局,所以張顯耀才犯了錯;有人說現在這個破局使得「馬習會」更是不可能。請問我方,總統這邊,是否還是有這個意願在適當的時機跟大陸的領導人來做一個會見。另外的話,有人說這個事件重創了兩岸的關係,總統怎麼來看這個事件的後續?

馬總統回答:我覺得這些結論都下得太早,應該要等到事實調查清楚之後,再來下結論,因為我們陸委會它本身不是一個調查機關,他發現了,有懷疑,立刻進行調查,然後跟檢調機關配合,深入的調查;那檢調機關也還在進行當中,在這個時候去做太多的揣測,我覺得並不是正確的。

所以我們也希望社會各界,很抱歉!也包括媒體,對一些沒有依據的揣測,是不是暫時可以停歇一下,讓檢調機關有一個純淨的空間去把這個案子調查清楚。

我當然知道全國人民包括對岸,都非常關心、都非常希望知道最後的結果,但是你要讓最後的結果能夠禁得起考驗,一定要檢調機關進入非常深入而且確實的調查,我們一定要做到毋枉毋縱。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沒有辦法告訴大家,到底涉了哪些嫌?做了哪些事?但是我相信未來一定是可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讓大家能夠很正確的評斷。

但是,我可以跟大家報告的,兩岸關係已經制度化到一個程度,不會因為這一個個案而發生大的影響;當然大家心理上會有一些衝擊,不過就像在世界上其他地區發生的類似的案例,只要我們處置得宜,兩岸關係還是會繼續的向前發展。

過去6年來我們政府對兩岸關係高度的重視,所以我在這裡也再度的澄清,絕對沒有任何的政治鬥爭,我們自己的同仁,我們怎麼會去鬥爭他呢?可是當他如果涉嫌、涉及到犯罪的時候,我們也不能夠去包庇他,或者去掩護他,這是從事公務一個最起碼的態度。

所以請大家放心,不是政治鬥爭,但是如果有涉及違法,我們必須要面對要追查,並且也要保障他應該有的人權,讓他有充分發言的機會,這個是一個現代化的民主政府應該做的事情。

記者提問:「馬習會」還有可能嗎?

馬總統回答:事實上我們從去年表達對「馬習會」看法之後,我們態度一直沒有改變,在國家有需要、人民能夠接受、國會監督的情況下,我們都願意來做。

當然,我在很多場合都說過,它要有一定的條件,這個條件不具備,當然就沒有辦法辦;這個案子我想各位將來從案情可以知道,它跟「馬習會」沒有關係,但是我們態度還是一樣,有機會我們不放棄,如果沒有這個條件,我們也不強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