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華府觀察》兩岸談判 豈可與敵人共枕

自由時報/ 2014.08.25 00:00
◎曹郁芬

歐巴馬政府和馬英九政府現在都面臨內憂外患的困境。兩位元首一臉疲態畢露的倦容,同樣都因為不沾鍋的政治性格在國會裡被同志嫌棄,兩人都得盤算如何在跛鴨任期安全下莊。不同的是,歐巴馬是艘正在離港的大船,馬英九卻面臨未出港就要沉船的危機。美台之間一個很重要的差別是,美國政治內鬥再怎麼激烈,也不會搞不清自己的敵人是誰。

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是共諜?是洩密?還是被政治追殺?連日來各方的放話顯示,台灣已陷入敵友難分、對國家忠誠分裂的混沌。政府談判團隊是否受到足夠監督,只是問題的一環。歐巴馬不會面臨民主黨主席跑到莫斯科和俄羅斯總統普廷談判,要他背書成為政策,或是共和黨要求莫斯科先拒絕談判,承諾政黨輪替後再做更大讓步的荒謬景況。

但二○○○年至今,落選政黨、失意政客、想賺錢的商人、想建立歷史地位的台灣人,在沒有任何民意授權和監督的情況下,和北京私相授受,再強迫台灣的政黨或政府接受成為政策,讓台灣人民莫名其妙地被代表,利益被零碎地切割出賣。

這讓我想起美國在一七九九年元月三十日立法生效的「羅更法案」(The Logan Act)。這個法案的主要內容是禁止美國公民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介入美國和外國政府的關係,背景是法國大革命後,美國政府和法國多個革命團體的交往出現困難。美國總統亞當斯在一七九七年派遣特使前往法國交涉,談判失敗導致美國反法情緒上升,美國國會甚至準備和法國開戰。

當時,一名共和黨籍的醫生羅更,決定自告奮勇到法國交涉。他的好友,當時的副總統傑弗遜給了羅更一封私人的公民證明書。羅更在一七九八年六月十二日航行到法國,被視為和平使者,受到法國革命家塔列朗和輿論的熱烈歡迎,法國決定釋放被扣的美國商船和船員以表善意。

羅更回美後受到國務卿皮克林和喬治華盛頓將軍等政軍領袖批評,亞當斯總統建議國會針對意圖介入美法公共事務的個人採取行動。國會在一七九九年經過冗長討論,通過羅更法案。不過,羅更法案通過逾兩百年,沒有任何人因此被起訴定罪,被諷為「紙老虎」或「沉睡的巨人」。但歷年來挑戰羅更法案違憲,想要修正或廢止的努力,也從未成功過。

尼克森競選總統時,企圖和南越私下達成協議,杯葛詹森總統的和平協議,就曾被政府官員和媒體抨擊違反羅更法案,涉及叛國,顯然這個法案的精神仍普遍受到美國人民尊重。

在兩岸談判涉入「深水區」後,台灣難道還要繼續容許不受民意監督的個人與政黨繼續與敵人共枕?台灣人不妨想想羅更法案的故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