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戰地記者涉險 使命感也需後援

中央社/ 2014.08.23 00:00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23日專電)美國自由記者佛里(James Foley)遭「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組織(ISIS)分子斬首,再次凸顯戰地記者所冒的風險和他們堅持報導的熱情之可貴。

在佛里之前,有多不勝數的記者殞命於戰場。

早一點的,有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皮爾(Daniel Pearl)於2002年在巴基斯坦的喀拉蚩被斬首,過程同樣被錄影、在網路散布。

近一些的,有美國記者柯文(Marie Colvin)於2012年在敘利亞一場轟炸中死亡,還有今年5月年僅26歲的法國記者雷巴吉(Camille Lepage)在中非共和國戰事中中彈身亡。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統計,全球去年有71名記者被殺,其中4成死於戰場,目前還有37名記者被挾持為人質或失蹤,178人被監禁。

這些記者奔赴戰地,身上穿著防彈衣,前胸後背縫上醒目的Press(媒體)布條,但當戰事兩方真要交火,子彈是不長眼的,一塊布條並不能保障什麼,更何況有伊斯蘭國這樣的組織,刻意綁架記者,做為向西方國家勒索的籌碼,或挑釁的工具。

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接受法國快訊週刊(L’Express)訪問時表示,10多年前,只要手上掛著媒體識別臂章,記者都還會受保護,但現在好戰分子越來越拿記者當目標。

法國電視台France 24的阿拉伯語部門副主任、前戰地記者納卡(Nahida Nakad)則說,以前也有記者遭殃,只是現在消息傳播更快。

不過他們兩人都認為,佛里遭斬首示眾,只因為他是美國人。德洛瓦進一步解釋,好戰分子相信,哪國記者就代表哪國觀點,他們不相信記者是獨立的。

無國界記者組織資料顯示,去年遭殺害的記者中,8%和佛里一樣是自由記者,但對綁匪而言,是自由記者或受雇於某媒體,一點都沒差別,差別只在記者保護自己的措施。

義大利自由記者波瑞(Francesca Borri)曾在敘利亞採訪,去年她在報上撰文表示,她每篇文章只有70美元稿費,因此必須節省保險、衛生醫療方面的費用,日子也不會過得很舒服。

這篇文章引起議論,但不會錯的是,自由記者的保障比一家媒體的正職記者差很多。

納卡說,當記者被挾持,會變得很棘手,贖他們回來的金錢會被用來買更多武器,但也不能因此而批評他們前往戰地的勇氣。

因此,不管是自由記者還是正職特派員,在前往戰地前,都必須確保自己有堅強的結構性後援。

她舉例,為France 24供稿的自由記者朗格羅瓦(Romeo Langlois)於2012年被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綁架,但一個月後獲釋,當時她不斷強調朗格羅瓦隸屬於France 24,就是要讓綁匪知道記者是正派員工,不是他們所懷疑的「間諜」,這對記者的安全比較有利。

記者為採訪新聞而犯險,常常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傳遞真實的使命感讓他們甘願如此。

德洛瓦說,若沒有記者在現場做第一手報導,在戰事中的敘利亞、伊拉克,甚至整個世界,會呈現出什麼樣子呢?有戰地記者,仍是非常重要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