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無盡激情與思念─Caterham Superlight R500長里程試駕

Carstuff/李承儒 2014.08.23 00:00

在此之前,偶爾會為了長途試駕單元,於周末向車商借車,以利較長時間與長里程試駕,但從沒想過有機會可以與Caterham Superlight R500一起相處一個周末。

2013年台灣「德國歐馬汽車」取得英國手工獨立車廠Caterham代理權,不僅於大鵬灣舉辦盛大的品牌發表活動,更引進了兩輛預計於台灣販售的Roadsport 120 SV Superlight,以及一輛當時的性能旗艦Superlight R500〈在台無法掛牌,現由Sever 620 R取代〉做為品牌推廣與體驗之用,在當時CarStuff也都有幸前往「德國歐馬汽車」總部所在地─雲林進行試駕,對兩款車都留下深刻印象,另外,Roadsport 120 SV Superlight也曾參與我們「遺落戰境─手排車單元」的評測報導,這回我們欲介紹經典英國車,再度與「德國歐馬汽車」商借台灣唯一的Superlight R500,而且為了配合我們作業時間,「德國歐馬汽車」更大方地提前將車運上台北,讓我們在周末可以有更充裕的作業時間。

中控台上的銘牌顯露它的不凡身分。

再一次見到R500,換上新的彩繪與全套式防滾籠。

再一次見到Superlight R500,外型已與2013年試駕時略有不同,除了換上白、綠相間彩繪外,更已經裝上原廠統規賽所使用的全套防滾籠,競技風格更加強烈;然而在裝上防滾籠後,一時間還找不出上下車的方式,以往只須先將雙腳踩進座艙中,再順勢坐下即可,這回多了防滾籠,就必須屈著身子,扭腰擺臀地把自己塞進那窄小的座艙中,後來,經過一天的相處,發現由防滾籠上方翻過防滾籠,反而更加容易順暢,所以每回上下車都得像個體操選手,撐著身體進出座艙,上車時就當是駕車前的暖身運動,先讓身子伸展開來,因為想要長時間駕馭這輛車可不是件輕鬆事。

R500在裝了全套防滾籠後,進出車艙最迅速的方式就是像個體操選手,自防滾籠上方翻越。

極度輕量化的要求下,車內毫無豪華配備,陳設極為簡單。

整輛車就靠這幾個按鈕控制各項功能,其中在未選前擋玻璃、雨刷、鼓風機等配備下,部分按鈕即無功能。

上了車,還得將自己用四點式安全帶五花大綁,再利用隱藏於控台下方的感應鎖解鎖〈無鑰匙設計〉,按下啟動鈕先啟動電門,再踩下離合器與再次按下啟動鈕啟動引擎,至此終於可將車開動,說真的要是不知道它的啟動方式,除非整台車用拖車載走,不然將它停在路邊根本不用怕它會偷走,因為一般人根本無從將它發動,而且它還設有快拆式方向盤與斷電開關,下車後可將方向盤拆下帶走,再將斷電開關關閉,以增加防盜功能,所以擁有這輛車出門不是帶鑰匙,而是帶著方向盤!

可快拆的方向盤,下車時可將方向盤拆下帶走,增加防盜效果。

開這車出門不用帶鑰匙,但記得帶方向盤。

這輛R500亦選配了斷電開關,設於駕駛座外側,當將紅色旋鈕向上扳時,即為斷電狀態。

停車後亦可為他罩上原廠附屬的車罩,避免它人覬覦。

雖然不是第一次開這輛車,但畢竟距離上回試駕已有一年多的時間,得重新適應它那重腳的離合器與轉向感,即使它搭載了序列式手排變速系統,僅在起步時需要使用離合器接合,之後的換檔動作則不一定需要操作離合器接合,只需在欲換檔時輕放油門、拉動排檔桿即可升檔,退檔則反之,只是在低速與低轉速行駛時,序列式手排並不容易操作,必須在中高轉速向操作會比較順暢,所以,多數時候,我還是會藉由踩踏離合器來進行換檔,會讓動力銜接較為順暢。

選配的序列式手排系統讓整個駕駛樂趣提升不少,開起來就像開了一輛賽車上路。

在平均氣溫攝氏30度以上的炎炎夏日,就算在沒有太陽直射的傍晚,同樣可以讓人開得一身是汗。

而在平均氣溫攝氏30度以上的炎炎夏日,加上傳動軸穿過座艙中央所傳到進座艙的熱氣,才過兩個路口就足以讓人滿頭大汗,在這之前,大家都很嚮往這種熱血機器,光看就讓人熱血沸騰,能開上一段路更是興奮不已,但是用它來通勤,或是長里程駕駛,就不只是熱血,簡直是快熱瘋了,經過第三個路口開始就會有點後悔。

引擎熱氣會經引擎蓋上方的散熱口排出後直接順著氣流吹進座艙中,一路上熱氣就會這樣迎面而來,無論任何季節都只有暖氣可以吹

而且,它未選配擋風玻璃,引擎熱氣會經引擎蓋上方的散熱口排出後直接順著氣流吹進座艙中,一路上熱氣就會這樣迎面而來,無論任何季節都只有暖氣可以吹,毫無其他選擇,因此,若是要駕駛它超過半小時或5km以上,最好還是帶上具有風鏡的安全帽,除了可以阻擋熱氣,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前方車輛所捲起的石頭等物品直接砸中頭部造成受傷,以確保安全性。

若要駕這車超過半小時,最好戴上附有風鏡的安全帽,除了可擋熱氣外,亦較為安全。

搭載之2.0升Caterham Motorsport Duratec引擎,可輸出263hp最大馬力與24.4kgm。

外露式的直通排氣管,引擎轉速一拉高就會發出高亢的排氣聲浪。

小巧的方向盤加上無動力輔助,低速行駛頗為重手。

漸漸的,隨著駕駛它的時間增長、距離增加,對於它的操駕介面越來越熟悉,習慣了重腳的離合器,以及轉動那有如兒童學步車使用的超小方向盤〈未配有動力輔助,低速行駛十分重手〉,開始享受著它那種有如卡丁或初級方程式般的駕馭樂趣,低底盤、低重心的設計下,加上沒有擋風玻璃,行駛間的速度感會比一般車強烈很多,所以速度不高下會有十足快感,只要不是故意催逼它,在一般道路上其實也不太擔心因為它的強悍性能而超速;密齒比的變速箱設定,以六檔與80km/h的車速巡航,引擎轉速已經超過3000rpm,趁著車流空檔,連退兩檔全力加速,動力會約莫在4500rpm後開始用力湧出,263hp的最大馬力會在8500rpm時輸出,24.4kgm的峰值扭力輸出點則是會在7200rpm出現,全然是高轉速設定,為讓駕駛可以更容易掌握換檔時機,「德國歐馬汽車」另選配了一組超轉燈,並設置在中控台上緣,當引擎轉速至8000rpm時超轉燈會全部亮起,提醒駕駛換檔,但是在試駕過程中,我們幾乎沒有將轉速拉至這麼高的境地,約莫在過了7000rpm就會換檔,不過瞬間動力湧出的加速感已經十分恐怖,減速時順勢利用跟趾動作退檔,頓時自己就像是駕著一輛賽車在路上奔馳,停在紅燈之前,瞬時旁人的目光就會被這輛車給吸引,在兩天的相處過程中,無論到何處,它都會是眾人的焦點,而我早已練就一身淡定,習慣了大家的注目。

來自Stack的數位化賽車儀錶,可說是全車最具科技感的配置,可提供多種車輛資訊與賽道單圈資訊等。

我們在取景拍照時,不時有民眾圍觀合照,其魅力可見一斑。

同時,我們在取景拍照時,必定吸引路人圍觀或與車合照,驚呼聲連連,有人說它帥、酷,也有人說它好可愛,總之開著它肯定可以享受當一線明星的虛榮;也因為它太過稀有,訊問度極高,只是多數人的第一個問題都是:下雨時怎麼辦?再來就問價錢,妙的是,當我回答:這輛車包含選配的變速系統、LSD後,要價約400萬時,大家竟然都沒有顯露出驚訝的表情,還一副很懂它的樣子說:喔~~它是賽車嘛,所以比較貴,依照過去經驗,凡是這種看起來有點平凡、又沒有什麼豪華配備的車,路人一知道價錢後都會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在那兩天裡,大家好像都變得很懂車般,知道R500的不凡之處。

高速行駛時,速度感會較一般車放大許多。

在周末的兩天中,多數時候除了取景拍照,鮮少將它開出門,其實是不想太折騰自己,因為每一次開它出門,回到家就得因一身汗、再洗一次澡,心裡不斷想著:這輛車天天開,我一定會變瘦,不過兩天裡還是開著它從淡水經西濱到桃園的大魯閣卡丁車場進行拍攝,也開著它上了大屯山;其中在快速道路上,隨著車速加快,就算戴著安全帽,強大風壓與快速流動地景物,挑戰著你對速度的適應極限,就如同上述的,它所給你的速度感會較一般車放大不少,所以實際感受速度都高於車速,讓人輕易地就可以享受高速奔馳的快意,還可以避免超速。

在山道上,有如回到了它的主場,貼地又犀利的轉向,讓人得戰戰兢兢、時時刻刻掌握它的動態,深怕一個方向盤轉太多或油門踩太深,車尾就擺了出去,但幸好去年首次試駕時,於空地上有試過它的極限,大概知道在什麼情況下車尾會開始滑出去,所以只要控制好油門與轉向幅度,它其實會很聽話的貼著地面刷過每一個彎道,如果想要帶點側滑,也只要在車頭對準出彎點後,稍稍深踩油門,車尾就會順勢帶出,然後略為反打方向盤修正,配合緩和的油門控制,很快的整輛車就會順著路線前進,好玩的不得了!

駕駛R500需要更為細膩的油門與方向盤控制,才能讓它跑得又快又順。

但是它並非全然無脾氣,高轉速動力湧出會來得又快又急,所以出彎時最好確定輪胎已經擺直,否則貿然的全油門出彎反而會容易失控,另外,搭載的序列式變速系統,在換檔時若收油門與操作排檔桿的時間點掌握得不好,齒輪瞬間卡上的頓挫會很明顯,欲減速時,放油門的速度若過快,同樣也會讓車輛出現頓挫,這些瞬間的頓挫都可能會讓車身重心與動態改變,讓車輛路線偏移,甚至失控,所以想要發揮它的性能,得必須對它有足夠的了解與習慣各項操作,循序漸進地操駕它,才能夠將它駕得快又順暢。

硬派的座椅設計,幾無舒適性可言,但相對的路感回饋就非常明顯,同時變速箱換檔的頓挫感也會很直接的從中央鞍座傳入車內,同時還夾雜著LED〝喀啦喀拉〞作動聲,十足的斯巴達風格。

在這難得的機會中,我竟然有機會與這輛讓性能迷魂牽夢縈的速度機器相處超過兩天,在那周末裡,開著它出門,很爽但也很煎熬,天氣熱、沒冷氣,碳纖維跑車座椅又毫無舒適型,路面回饋會很直接的傳入車中,僅靠者減震系統與車體的韌度吸收一些震動,窄小座艙把我肥厚的身軀緊緊包覆,基本上我就是開了一輛賽車上路,還戴著安全帽,自以為自己很帥,很吸睛、很虛榮,但路人的眼光中也帶著一些狐疑,心想怎會有個瘋子在夏天開著這車出門;在此之前,常幻想著如果有錢一定買一台R500,跑跑假日盃或上山道殺彎,三不五時享受那無比激情的駕馭感,但在那兩天中,我卻開始放棄這樣的念頭,因為它實在太極端、太斯巴達,要這樣的駕馭感,其實還可以選擇舒服一點、有冷氣的Lotus就好。

但在完成所有任務後,將它還回「德國歐馬汽車」時,開始有一種與好友分離的不捨,在那一次又一次的翻進翻出車艙,一次又一次的換檔與過彎,和它建立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情感。兩周過去了,在這段時間裡同在過著上班、下班的生活,也陸續試了幾樣車,但卻有種難言的惆悵與失落,那些車有冷氣、音響,很舒服,性能也不錯,甚至也都索價不斐,但就是沒有R500那種激烈駕馭後暢快感,此時,開始懷念那出門帶著方向盤的傻勁,開車門變得不習慣,翻進車內才有個性,熱又如何?那可以瘦身,對它有種無盡思念,多想拿起電話問問我這好友回家後好不好?也開始期待下一次與它相遇的時刻!

文=李承儒 攝影=李承儒&鄭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