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儘速規劃健全的石化業產業政策【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8.16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七月三十一日深夜高雄市三多路商圈發生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石化管線氣爆案,結果三十人死三百多人輕重傷之慘絕人寰慘劇,在全國各地人人聞氣爆就色變,人人都有自顧自家性命與保護自家財產之天性,三、四十年來除了中油和石化業者外,大概沒有高雄人知道他們是生活在危險萬分的石化管線上;如今巨大災難發生了,這些要人命的石化管線想要再埋回去恐怕是難上加難了,高雄人一定會集體起來抗爭的;這些管線不除,不啻生命財產不保、連房地產價格都會大跌(氣爆至今兩週三多路商圈房地產已下跌四成),所以這些石化管線不只會要人命還會叫人虧大錢,真是覆巢之下無完卵的傾家蕩產。

過去三、四十年中央主管石化業的經濟部糊裡糊塗的六二五折(不是三七五折噢)隨隨便便管理石化業,自己不懂又偷懶地採取「自主性管理」,結果石化業者竟然毫無管理,搞得氣爆次日連幹過工業局局長的前經濟部政務次長杜紫軍也搞不清楚石化業管線在何方,只好以「公佈管線會影響國安問題」來欺騙社會、瞞騙高雄市政府與輿論界;台灣一年石化業總產值將近五兆新台幣,單單高雄市石化業一年上繳中央就一千一百億元,這麼大的一塊大餅在台灣經濟所占比重何其巨大,相信官方民間都不會輕言放棄,若不放棄石化產業則政府就要好好制定一套完善之石化業政策,讓石化業能在百分之百的安全環境下經營,包括所有石化業作業員工之安全都要百分之百的保障。

新加坡發展石化產業之政策可供我們借鏡參考,新加坡的天然環境比台灣差太多了,發展石化業需要大量的水,新加坡是一個水資源非常缺乏的國家,除了天然的雨水外、新加坡要向馬來西亞進口水、要搞海水淡化水、還要搞家庭與工業汙水淨化再利用的回收水,由此可見新加坡發展石化業之艱困條件;新加坡也是地狹人稠的國家,填海造陸成為需要大塊土地的石化業發展之必要條件,填海造陸也要有砂石材料來填,無山無嶺的新加坡只好向印尼、馬來西亞購買砂石來填海造陸,將原本只有十平方公里的七個小島填成一個面積達三十二平方公里的「裕廊島石化工業區」(原來只有一個半的小琉球填成將近兩個金門島),如此即不破壞原來的國土,又可增加國土面積、安全又穩當的發展石化工業,現在新加坡石化業已在台灣後面急起直追,如果台灣經濟部官員還不勇於任事,妥善制定一套安全的石化產業,再讓高雄市民甚至桃園市民起來抗爭,不到十年內台灣石化業將遠遠落後於新加坡之後,那就遑論落後於南朝鮮之後將有多大了。

台灣的石化業置身於大都會區者除了高雄市還有一處在桃園縣的桃園市,桃園縣將於今年年底升格為院轄市,城市之建設與發展將較以往神速,1999年黃木添先生擔任立法委員時就要求中油於十五年內遷出桃園市,今年是第十五年,中油連個遷廠的跡象也沒有,顯見經濟部和中油公司都是不見棺材不流淚,「別人的小孩都是死不完的」;這些都是證明工業局與經濟部都是在混日子;如今高雄市大氣爆案已死三十人傷三百多人,經濟部和工業局就行行好,為子孫積一點陰德,趕快制訂一套完善的石化產業政策吧!

執筆到一半、今早翻開報紙看到「氣爆之後江揆思痛、遷移管線給高雄人安穩的家、高雄第三港區設石化專區」,行政院準備在高雄市第三港區(現在高雄市是港市合一)斥資500億元新台幣填海造陸400公頃用為設置石化專區;如果高雄市府與市民同意這也不失為一個較進步之石化政策,至少散佈在高雄市各地之石化產業都可集中於此,消除石化管線在市區內到處亂竄、解決到處危害市民與遊客之生命財產安全的問題,這亦足以證明「高雄大氣爆」爆發後之前三天經濟部與行政院之推諉責任、刁難高雄市府之救災工作暨「公佈石化管線會影響國安問題」之胡說八道;如今行政院與經濟部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行政院應趕快與高雄市協調制定一套完善的石化業政策,讓台灣石化業能在最佳環境下與各國競爭,為台灣創造更巨額的外匯。

二十多年前,當時的高雄市長吳敦義糊裡糊塗地將高雄市垃圾倒在小港海邊、然後取一個美麗的名字叫「南星計畫」,南星計畫其實一點也沒有計畫-就是亂倒一通,後來謝長廷接任高雄市長,南星計畫就再不玩了;2009年發生「八八大水災」,高屏溪淤積的河床推得比堤防外道路還高,陳菊苦無堆置疏浚淤泥之處,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就建議陳菊繼續推南星計畫,現在南星計畫面積越填越大越廣,因二十多年前吳敦義時代毫無做國土規劃,無調查海流之方向與流速,可能也不知道傳統所謂的「黑水溝」就在澎湖群島、小琉球島與本島之間的水道,結果南星計畫越往海上填就讓海流造成一道回流、流到東港大鵬灣之南林邊之北處再往北迴流,現在林邊和大鵬灣之間的海堤每年都逐漸往內縮退,也就是海流逐漸沖刷屏東縣境內之海堤去填大陸棚邊沿的海溝(聽漁民說海溝約有五百多公尺、約等於101大樓之高度);現在行政院規劃的石化專區就在南星計畫旁邊,希望本案在定案之前、行政院要責成相關單位好好調查一下海水之流向與流速,絕勿再像吳敦義市長時代胡亂做決策就搞什麼「南星計劃」,結果南星計劃越填越大、屏東縣的土地卻越沖越小,如此以鄰為壑,絕非是正派之為政者所當為。

從高屏溪到楓港溪共有十幾條河川、除了東港溪尚有滾滾河水像西流入台灣海峽外、其他都已乾固,行政院可以統籌規畫做徹底的疏濬,將淤泥挖去填小琉球或南星計畫或新規劃的「石化專區」,台灣不用像新加坡到外國買砂石就有很多材料用來填海造陸,但政府絕不能再偷懶,要認真做好國土規畫、包括海流問題都要認真處理方為大有為的政府應有之態度-這亦是一個環境保護與景觀維護之問題。

現在臨海工業區也有很多石化工廠,夜間海風是由海上往陸上吹的,所以夜間高雄的空氣品質很差;將來若在第三港區設石化專區,一樣也會面臨這種問題,高雄人已為台灣經濟發展承擔近半世紀的苦難,若將來高雄人還要承擔這份苦難,政府應訂出一套石化業的回饋機制來彌補高雄人身心靈的損失。

即然台灣不能拋棄石化業,經濟部就用功、努力訂一套完善的石化政策,杜紫軍過去糊裏糊塗的亂管石化業政策,如今發生高雄如此巨大的慘案,現在是將功贖罪的機會,若能制定一套完善之石化業管理政策,也算大功一件足堪告慰這次七三一「高雄大氣爆」的受苦受難罹難的死傷者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