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都走了,誰來救災與重建?律師呂秋遠:給花媽的一封信

NOWnews/ 2014.08.09 00:00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高雄氣爆已進入重建復原階段,然而,隨之而來的究責聲音也四起,知名律師呂秋遠今(9)日深夜近11點時,在臉書發表文章「給花媽的一封信」:您或許該負責,但是那是以後。現在,請您打起精神,為這些人民繼續努力。

以下為呂秋遠【給花媽的一封信】全文:

親愛的花媽,我不確定你會不會看到這封信,但是我很希望你可以停下腳步,看看一個平民的想法。

從氣爆事件發生到現在,已經有九天,想必你沒有一天睡好覺,首先希望您可以保重身體,畢竟良好的體力才有清楚的思緒,否則救災的工作很難繼續。您已經六十四歲,跟美麗島事件那時候,當然不能相提並論。

是的,美麗島那一年,1979年。

那一年的美麗島事件,被國民黨政府以叛亂罪起訴了八個人,包括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林弘宣。現在,只剩下您還活躍在政壇上,其餘的人,不是仙逝、變節,就是退休,或者轉為社會運動家。回首三十歲那一年,叛亂罪起訴,面臨可能死刑的威脅。但是我看到您那時候的照片,英姿煥發,讓我想起清末的秋瑾。

「秋風秋雨愁煞人」,當年秋瑾死於紹興刑場,年不過三十一歲,跟您當時的年紀相符。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革命情懷,不知道您會不會感嘆,政壇比刑場更可怕,刑場是有形的刀,政壇是無形的箭。

高雄市發生這件悲劇,目前的責任未明,然而在根據偵查不公開的公開消息,看起來從1990年以後的高雄市政府、榮化、中油,可能都有部分責任。我對於現在急於尋找責任者,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檢察官已經偵辦,現在政府應該做的事情,不是應該是救災與重建?怎麼會是追究責任?您有沒有責任?或許有。謝院長有沒有責任?或許有。白副總統有沒有責任?或許有。但是這些所謂的責任,該不該由您全部背負?如果您要上靈堂道歉,決定管線設置的前首長,需不需要在告別式下跪?如果監督不週,需要下台,那麼未能監控管線壓力的「工程師」們,需不需要槍斃?我想,這些問題,將來檢察官都會一併釐清,您該負的責任,我相信以您的擔當,一定會負,但是我並不贊成您現在跟著誰起舞,把您的救災局處首長撤職。

都走了,誰來救災與重建?即便您說,生效日是救災完成日,那麼這些首長會不會懷著五日京兆的心態?他們又如何要帶領部屬繼續前進?該負的責任,不論是法律或政治,檢察官必然會有所處置,何需急於這一時開鍘?更何況,您現在就要這些人離職,政敵會如何攻擊您?

一葉知秋。是的,當您決定讓這些人離職,就開啟了潘朵拉的盒子。許多魑魅魍魎,就在這時候會認為您確實是意外的主因,否則為何要求首長辭職,層級甚至到副市長?接下來,所有的壓力都將會針對您,要求您辭職下台,而代理市長,當然就由中央指派那位主任,就是挾一百五十億重建預算,聲稱行政院已經準備好了的主任。

不然,現在怎麼會有人問您,當天晚上您在哪呢?而您認真的回答,也真是讓我覺得嘆為觀止。您那天就算是在市政府,也會有人說您在打瞌睡,何必對這些人這麼認真回應?不然,澎湖縣長在墜機那天為何在台灣,他最後有把行程公開?對於這些雙重標準,您認真的回應,為了什麼?

您或許該負責,但是那是以後。現在,請您打起精神,為這些人民繼續努力。究責的部分,請您交給屬下處理,誠實的向檢察官交代一切。重建的部分,請您繼續努力,不要被政治口水淹沒,失了判斷能力。即使您在面臨死刑的威脅時,仍然面不改色,對於這些既得利益者,您又何需稍假辭色?

您是不是適任的領導人,從民眾對您的回應與支持,我想大家都已經看在眼裡。剩下的,就讓年底的選票來判斷吧!請您堅持應該做的事情,站穩腳步、保持清醒。

在《哈利波特》中,鄧不利多校長是這麼說的,「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刻,只要我們記得點燃蠟燭,仍能找到光明。」

謹以這句話祝福您,也祝福高雄的民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