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以屯墾區擴張 巴家園夢難圓

中央社/ 2014.08.07 00:00
(中央社記者曹宇帆台北特稿)不顧國際社會的批評與呼籲,以色列持續藉由闢建屯墾區,蠶食巴勒斯坦人聚集的約旦河西岸已47年,這是以巴衝突看不見和平曙光的關鍵,也是巴勒斯坦人重建家園的最大障礙。

屯墾區原指以色列建國前,海外猶太人返回巴勒斯坦建立的居住區。像是首都特拉維夫(Tel Aviv),即從1909年的屯墾規模,逐步發展為現代國際大城。

而當前一般提及屯墾區,則指1967年「六日戰爭」後,以色列占領約旦河西岸以及加薩走廊,開始有計畫布局人口遷徙以及搶地屯墾的範圍。2005年以色列自加薩走廊全面撤離。

記者2008年至2010年派駐以色列曾親眼目睹,屯墾區內外天壤之別的生活。圍牆內花木扶疏,孩童盪鞦韆,父母一旁享受和煦日光閱讀書報,紅瓦白牆如歐式建築坐落整齊井然有序,好不祥和。

圍牆外山坡上隨處可見歪斜鐵皮屋,掛著紅黑白綠相間的巴勒斯坦國旗,孩童跟著父母在光禿不平的陡峭丘陵牧羊,偶有瘦弱的犬隻瞇著眼,病懨懨地漫步。一牆之隔卻如恍若隔世。

根據以色列內政部的統計,截至今年1月,已有37萬5000猶太人定居屯墾區,而1999年約17萬7000人,15年增加一倍餘。

「耶路撒冷應用研究協會」(Applied Research Institution -Jerusalem)的統計,目前約旦河西岸的3成土地由以軍控制,至於屯墾區和軍營使用的面積約110平方公里,占約旦河西岸的15%。

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總輕描淡寫帶過「土地非以巴爭議核心」,不過「巴勒斯坦脈動」(Palestine Pulse)專欄作家哈杜卡(Dalia Hatuqa)說,既然如此,為何以色列每年還要砸數百萬美元在占領區大興土木,以致屯墾區的面積和人口不斷擴張?

由於以色列逐步推動屯墾區工程搶「得地為業」,大批猶太人入主約旦河西岸,日後以巴疆界更難劃分,更遑論遷移已落地生根的屯民,或者巴勒斯坦人心懸念著重建家園的夢想。

回顧2012年底聯合國同意巴勒斯坦升格觀察員,以色列隨即宣布在東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興建3000間房的屯墾區,當時美國巴勒斯坦工作小組(ATFP)執行主任歐馬利(Ghaith al-Omari)即搖頭,一旦屯墾區布滿了約旦河西岸,還談甚麼建立完整的巴勒斯坦國?

分析以色列廣建屯墾區的動機,巴勒斯坦團結運動(PSC)2010年發表的「以色列的殖民屯墾區政策」(Israel’s colonialsettlement policy)報告說,無非視占領地約旦河西岸為殖民地,更是領土擴張。

國際和平組織美國公誼救護隊(AFSC)的研究報告則指出,以色列的屯墾區政策有商業獲利的目的,因知名的保養品牌AHAVA,以及全球知名生產氣泡水機的Sodastream等總部都在屯墾區。

另據日內瓦第四公約(Fourth Geneva Conventions)第49條,「占據勢力不應將自己的平民人口遣送或遷徙至其所占領的區域」,國際質疑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闢建屯墾區違反公約的聲浪,從未間斷。

像是歐洲聯盟(EU)即多次批評,以色列興建屯墾區破壞了中東和平進程;美國總統歐巴馬2013年更公開宣示,以巴應回歸1967年六日戰爭爆發前的疆界,和平才有可能。

而融入民族血脈的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卻驅使著以色列不分黨派闢建屯墾區,以致罔顧國際呼籲,仍積極搶建。

以色列不分強硬或溫和派,觸及屯墾區政策,都臣服於猶太復國主義的挾制。即使簽署奧斯陸協議(OsloAccords)的已故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也是如此。

曾來台演說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杭士基(NoamChomsky),2001年發表「新巴勒斯坦民族起義-抵抗以色列的種族隔離」(The New Intifada: Resisting Israel’s Apartheid)專書說,拉賓主政期間,約旦河西岸的屯墾區仍增加50%。

記者曾走訪約旦河西岸,同當地的阿拉伯裔閒聊,他們談起猶太人常揶揄,猶太人的確是雅各的後代,因為雅各也是藉著欺騙,奪了哥哥的紅豆湯和長子名分。

即因屯墾區的開發在約旦河西岸占領地留下吋吋傷疤,更壓縮阿拉伯裔在約旦河西岸的生存空間,猶如黑胡椒醬澆在牛排淋滿了肉面,直到蓋滿為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