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鐵騎輪轉45%天堂 西藏不思議

民生@報/許瑞瑜 2014.08.04 00:00
圖說:參加輪轉中尼公路的車友們,開心地在布達拉宮前合影。團員/提供。(點選最下方任何一張相片,即可進入幻燈秀喔!)

民生@報許瑞瑜/報導

●沒旅行過,不知道世界有多大;沒冒險過,不知道生命多珍貴;不出去走走,還以為這裡就是全世界!

7月3日動身前往成都,展開「2014輪轉中尼公路‧穿越世界屋脊單車旅行」的11位台灣車友,在海拔四千多公尺的寒冷高原上,挑戰從拉薩到加德滿都的千里鐵騎長征,於日前安全返抵台灣。

這趟單車旅行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7月3日至23日,挑戰從中國拉薩到尼泊爾加德滿都這段中尼公路、7月23日至29日則以尼泊爾為騎乘路線。

參與這項活動的11人,分別是林祐君、楊政憲、詹銘峻、方家益、卓育群、劉士銘、陳俊霖、陳信成、賴偉民、李怡雯、楊雅竹,計9男2女,最年輕的是1985年出生的劉士銘,最大是1951年出生的方家益。

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林祐君是捷安特樂活式單車館負責人,陳俊霖是伯慶公司總經理,陳信成和卓育群是工程師,劉士銘是知名部落客寫手,曾是棒球選手的楊政憲為教師,楊雅竹則是平面設計師。

其中四位自備單車,七位騎乘捷安特贊助提供的 Escape RX2平把公路越野車,特色是擁有公路車輪徑及輕巧車身重量,具備越野車的易操控與安全感,27段變速足可應付海拔近5千公尺的山區。

劉士銘 一度引發水腫 差點崩潰

高山症是成員此行最大的敵人。

劉士銘一到拉薩就出現高原反應,還一度引發水腫。「一早醒來照鏡子被自己嚇到,眼睛變成一條線,刷牙時明明只有微微振動,居然覺得肚子像水球一樣上下彈跳,我快崩潰了,還好後來身體適應了,也慢慢消腫了。」

翻越拉龍拉山口時,氣溫約攝氏2度還下著雨,全程大逆風,四肢凍到失去知覺,「我是離職來騎車的,所以從沒想過要放棄!而且我們騎的比預期還快,竟提早到尼泊爾。因為我們一路很認真地騎,每天騎80到100公里,並非單車漫遊。」

盡管如此,劉士銘還是覺得,能在青藏高原上騎單車,是此生最刻骨銘心的挑戰,壯闊的景緻也讓他難忘。「最美的景致是在羊卓雍錯,湖面藍得不可思議,跟海一樣廣闊,讓人彷彿一隻鷹乘著風,盤旋在一片蔚藍的大海上的感覺。」

此行劉士銘覺得這次較可惜的,就是沿途景點都沒有進去走走,「建議來中尼騎車的朋友,可以放緩行程,沿途進去藏族村落裡和景點晃晃,一定會留下更多深度的體驗。」

劉士銘期許自己,不管過了多久,都要保有為夢想奮不顧身,真實無憾地為自己活著的勇氣。「人生不缺夢想,關鍵在實踐的勇氣。騎完這條路,我想人生最難穿越的,不是喜馬拉雅山脈,而是心中的大山。」

完成了這趟輪轉中尼公路後,接下來劉士銘還想再進藏。「下一次我想去阿里轉山,把剩下的西藏景點踏完,同時也想去騎青海湖或絲路。」

楊雅竹 最想去「三ㄐㄧˊ一藏」

平面設計師楊雅竹說她很幸運,沒什麼高原反應,但一上到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低氧,依舊讓人很痛苦。

「每隔不到一百公尺就得停下休息,趴在單車龍頭上休息時,喘息聲不斷穿過腦海,高海拔處我們聽不到風聲,感受不到溪流聲,只有不斷的用盡力氣大口呼吸。」

楊雅竹苦笑說,每次看到同伴的高山反應,嚇到整個人呼吸都順暢了,那種經驗是生活在台灣一輩子,都不會體驗到的。至於克服之道,就是一再提醒自己:「凡事慢慢來,不要急,不要放棄。」

卡若山口那段,楊雅竹騎得最辛苦,因為第一次爬上海拔5000公尺山口,身體還沒適應,但和之前曾在絲路騎乘百公里內杳無人煙的感覺,她說西藏並不危險,倒是因為程序問題,曾經差點得露宿日喀則街頭,虛驚一場。

這趟單車行讓楊雅竹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尼邊界聶拉木到樟木路段。「國文老師曾說,直到她拜訪長江和黃山,才懂得中國國畫的意境,就在那一天,我懂了,我覺得我們好像就騎在國畫的幻境裡一樣。」

經過連續七天騎乘後,楊雅竹一度上車充電,「身體告訴我該休息一下。」之前騎絲路時,她因過度勞累生病,這回她調整心態,「每次圓夢都是難得的機會,即使不得不放棄騎乘,我也不願意放棄旅行。」

此行楊雅竹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一群真努力實現夢想的同好和夥伴,也讓她體會到,在大山之前,沒有真正的勇者,「面對大自然,我們永遠要謙卑。如果有遺憾的話,就是時間太短,西藏又太大,想去的地方太多。」

前年爸爸和大姐相繼過世後,楊雅竹才開始逐夢。「我知道有點晚,但我會繼續為每個夢想努力,是爸爸和大姐讓我體會到,死神何時造訪?沒有人知道,所以要趁自己還有機會時,努力的去實現夢想。」

楊雅竹說,這輩子她最想去「三ㄐㄧˊ一藏」── 埃及、北極、南極和西藏,也想徒步環島。「日後我若辭職,第一件事就是要徒步環島。當然,單車環島也很棒,但我想,用走的,更可以感受到台灣可愛的人情和文化。」

陳俊霖 後悔安排「大魔王」同行

伯慶公司總經理陳俊霖說,西藏藍得不像話的天空,和變化萬千的雲朵,令他印象深刻,久久無法忘懷。「我只能告訴妳,西藏處處皆美景,就算這裡不是天堂,也臨界天堂不遠了。」

中國對於西藏的管制,超乎俊霖預期嚴格。「從申請入藏紙、機場安檢、沿途三關五卡,由於我們沒聘請導遊,擔心過檢查哨時會卡關,要出樟木口岸的時候,果然卡關了,後來還是請幫我們辦理入藏紙的丹增打電話給邊防武警,才解除警報!否則後果真是難以想像。」

從門布騎到到聶拉木那天,溫度很低且一路逆風,「更慘的是要翻越兩座海拔5000公尺以上的拉龍拉山口和亞汝拉雄拉山口,我騎第一座拉龍拉山口的時候,雪已白了山頭,手指頭完全凍僵,身體更是不自主地一直顫抖。」

幸好後來看見了維護公路的工作站,陳俊霖在裡面躲了一陣子,身體才逐漸回暖。「我很擔心還在後面騎乘的伙伴,想要打電話叫補給車回去接他們,無奈手機在山上完全沒有訊號,不過很慶幸,大家最後都有撐過去。」

陳俊霖在西藏天天都有新發現,「從拉薩布達拉宮雄偉的建築、大昭寺虔誠膜拜的藏民、哲蚌寺曲徑通幽的佛殿、山光水色的羊卓擁錯湖、雪封千年的卡若拉冰川、一片荒蕪的窮鄉僻壤、充滿生機的油菜花田、到驚為天人的珠穆朗瑪峰...,無處不美。」

回首這趟單車旅行,陳俊霖笑說,他唯一後悔的是,不應該安排「大魔王」(補給車),讓它沿途誘惑大家。「看到許多意志不堅的隊友,陸續被撒旦收容上車後,真的很難不被動搖。」

不過陳俊霖很慶幸,自己有堅持到最後。每次意志力動搖時,他不斷提醒自己:「Never stop challenging your life. 我是來參加世界級環藏自行車大賽的,只要一上車我就算DNF(未完賽)了,所以我撐下來了,哈哈!」

貼心的陳俊霖,還特別從西藏寄明信片分享給親朋好友,並寫上自己的心情:「親愛的XX,扎西德勒! 我在西藏流浪了,這裡的風景真的很漂亮,有機會你一定要來看看...。」

此行讓陳俊霖最開心的是,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虎冰友。「沒有大家的齊心協力,分工合作,我一個人無法完成這趟旅程。也讓我體會到,無論你現在身處的環境有多麼艱難,永遠不要放棄夢想、不要放棄希望。」

輪轉中尼公路後,陳俊霖還有一拖拉庫的計畫。「2015貢嘎山徒步、2016安娜普娜環線、 2017雀兒山、2018慕士塔格峰、2019卓奧友峰,我要騎著單車越過世界的屋脊,轉岡仁波齊峰、拜瑪旁雍錯湖、尋古格王國、登界山達阪、訪阿克賽欽、覓大紅柳灘...。」他說。

卓育群 一騎車 高山症便不藥而癒

卓育群的高反症狀是嚴重的偏頭痛,「但只要一騎車,沿途美麗的風景,就又療癒我了。」

在卓育群眼裡,從神秘肅穆的布達拉宮、大小昭寺、哲蚌寺、扎什倫布寺、絕美景致的羊卓雍措湖、卡若拉冰川、嘉措拉山口、聶拉木通拉山、珠峰、聶拉木-樟木的青山綠水瀑布、純淨無暇的藍天白雲、到樸實可愛的藏民都很美。

「在西藏,映入眼簾的都是我畢生未見過的絕美景致!」有趣的是,原先卓育群還以為布達拉宮是在很高的山腰上,信徒們要費盡千辛萬苦才上的去,「沒想到竟是在拉薩市區廣場旁。」

此行讓卓育群印象較深刻的是,7月13日挑戰此行最高海拔5248米嘉措拉山口,全程飄雨、逆風、低溫,攻頂後原以為可以開心下滑,未料迎接他們的是數公里的爛泥巴路,輪胎卡爛泥動彈不得,大家互相幫助,單車連扛帶牽才很狼狽地通過此段天堂路。

另外,15日挑戰聶拉木通拉山時,卓育群手指凍僵了,鞋子也滲了雨水,強勁的寒風吹得他頭痛欲裂,「我一邊搓手取暖、一邊吃餅乾補給,很慶幸自己咬牙撐過去了!」

雖然挑戰過程如此艱辛,但卓育群從沒想過要放棄。「因為壯遊西藏,是我盼了兩年的夢想!」也很開心自己結識了這一群理念相同、相知相惜的「家人」!

此行讓他學會築夢踏實、樂觀看待生命、絕不輕言放棄。「世界最高的屋脊我都敢挑戰了,還有什麼難得倒我?226公里超級鐵人賽還有超馬,是我接下來挑戰的目標。」他也鼓勵大家到西藏或任何地方壯遊,「這個經歷,將會是未來滋潤你一輩子的養份!」

林祐君 隔海求婚成功

捷安特樂活式單車館負責人林祐君,此行除圓了多年夢想之外,也順利隔海求婚成功。

林祐君透露,由於中國管控外國旅客入藏相當嚴格,此行其實不如預期順利。「每天都有不一樣的難題等著我們,每天都提心吊膽,多少影響到大家的心情。」另外,挑戰亞汝拉雄拉山口那天,高山下雨濕冷,後變速器又斷裂,只好用單速騎乘,讓他心情雪上加霜。

可能也正因為這些不順遂,讓他才出國門沒幾天就開始想家了,「這種時候,才會知道家鄉在心裡有多重的份量。」而另一個讓他心心念念的,是交往多年的女友「軒」。

行程的第二天,要爬上第一座5千公尺的山到達觀看羊湖的山頂,但騎到海拔4500公尺處,空氣愈來愈稀薄,林祐君頭痛到無法正常呼吸,只好虛弱地在海拔4800公尺處的路旁休息,女友平時的付出照顧及支持,點滴浮上心頭。

「人在最無助虛弱的時後,才知道誰是心中最重要的人。」林祐君拿出隨身筆記本,寫下:「軒:如果在海拔5200公尺,氧氣是人類的必需品,那麼你就是我生活中的純氧...。」耳中MP3『伍佰:戒指』歌中的最後一句歌詞,讓他決定,要在珠峰面前隔海向女友求婚。

那女友答應了嗎?答案是肯定的,佳期就訂在明年初。

挑戰過程中,林祐君最愛的一段景緻,是從聶拉木到樟木的下坡路段,「就像是身在雲中的花蓮太魯閣,道路穿越森林雲霧與上百條瀑布間,宛如仙境。」但對於風景,林祐君有不同的解讀:「旅途中,身旁的人才是主角、風景只是點綴的配角。」

此行林祐君最大的體會是:「見到珠峰,才發現人類有多麼渺小與自大;來到西藏與尼泊爾,才體會到身處台灣的你我有多麼幸福。」而現在的他,只想把腦袋暫時放空,「簡單、平凡,就是最幸福的人生。」他說。

陳信成:與其緬懷過去 何不讓未來更精采

工程師陳信成說,從門布鄉往聶拉木那段路上,要經過海拔5032公尺的拉龍拉山口,及5050公尺的聶汝雄拉兩座山口,低溫和逆風是最大的考驗。

往羊湖的甘巴拉山口(海拔4780公尺)途中,陳信成和另兩位團員一起騎,結果到山頂時,隊友差點喘不過氣,好在他及時拿出氧氣瓶,其中一位比較輕微,,吸兩口氧氣就好了,另一位比較嚴重, 吸比較多次才緩過氣來。

這一路上,陳信成覺得從羊湖到江孜的風景最美,「天很藍,雲很近很立體,伴隨著油菜花,有點像置身歐洲,我和隊友們都很享受這段旅程。」

如果要說還有遺憾的話,陳信成說:「就是珠峰那一段沒有騎吧,因為方向不一樣,後來我們申請到珠峰這段的通行證,所以我們是坐車上去的,雖然不是用騎的,但能看到世界第一高峰也算是值得。」

途中看著背著石頭賺錢的老太婆,也讓陳信成感觸良多。「有時候人會想回到過去,但與其老是回想過去,不如想想,如何讓往後人生,過的更精彩!」

楊政憲 破了十次胎 連補胎片都用光

任教於台北縣秀峰高中的楊政憲,前兩次入藏仍是單身,此番第三次入藏已成家,牽掛特別多。「剛到拉薩前三天高原反應強烈,為了家人的確曾經想要放棄,還好適應期結束後狀況已有改善,所以還是撐了下去。」

楊政憲說,出發前他就決定,只要沒有生命危險,就會堅持到底。但一而再,再而三的破胎意外,著實讓他吃足苦頭。

楊政憲記得,從門布鄉往聶拉木的前一天,夜晚下了場大雨,山頭也下了雪,當天出發時仍下著小雨,經過拉龍拉山口時,輪胎破了,補好胎後騎向聶汝雄拉山口又破胎,身體明顯失溫。「此行我共破了10次胎,連備用內胎及補胎片都用光了。」

雖然困難重重,但沿途如畫的美景,也讓楊政憲直呼不虛此行,「從聶拉木往樟木的那一段,連續32公里的下坡,感覺就像是騎乘在放大版的台灣中橫公路上,當下的感覺是,很慶幸我來了!才能得見此等美景。」

對楊政憲而言,這趟單車行,他所征服的,不僅是多座海拔逾五千公尺的大山,而是跨越了心中的大山。「很開心能完成多年夢想,在孩子和學生的面前以身作則,展現堅持到底完成夢想的毅力。」

放眼未來,楊政憲還想去騎川藏線、新藏線、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紐西蘭、法國、北海道、義大利。「但這一切,都必須再等小孩大一點後,我才會去一一去逐夢。」

有人說,人的一生要有兩次衝動,一次是奮不顧身的愛情,一次是說走就走的旅行。這11位車友順利達成了騎著鐵馬入藏,挑戰45%天堂的任務,那屬於你的「說走就走的旅行」,何時揚帆呢?

更多自由車報導

看看作者其他作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