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加坡老外樂於學中文

中央社/ 2014.08.03 00:00
(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新加坡特稿)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學中文,主要是希望可以跟中國大陸客戶交流,增強互動。至於當地華人小孩,在英語為主的環境下,通常都不想講中文。

新加坡是一個多種族國家,官方語言有英語、華語、馬來語和淡米爾語(tamil language),不過一般新加坡人日常生活仍以英語為主要使用語言。

由於是以英語為主要工作和生活語言,新加坡吸引許多歐美日韓人士前來工作,不少外籍人士因此利用新加坡的多語環境,學習中文。

看準中國及亞洲崛起

投資大師移民星國

外國人在新加坡學中文最有名的就是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的兩個女兒。羅傑斯曾說,他認為21世紀將是中國大陸和亞洲的世界,因此賣掉在紐約的房子,舉家移民新加坡。

羅傑斯認為,了解亞洲不能只會說中文,但中文是一個了解亞洲的管道,他看到新加坡的英文媒體「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經常有「應該減少學習中文」的言論,但他認為不該減少學中文,反而應增加中文學習。

羅傑斯的兩個女兒分別10歲和6歲,羅傑斯為她們請家教,兩個女兒都能說中文,大女兒講一口標準流利的中文,還會背唐詩,可見羅傑斯為女兒下了不少心力。

外籍白領收入高

學中文偏好一對一

來自中國大陸的王小姐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平日兼職華語老師,目前在教一個13歲的美國人惠特曼中文已經一年多。惠特曼出生在香港,現在生活在新加坡,他的母親是跨國公司主管,要求就讀國際學校的惠特曼要選修中文,課後為他請家教,假期還會把惠特曼送到中國大陸或台灣參加營隊。

王小姐說,惠特曼的父母在新加坡的雙語環境中,看到華人世界的重要性,也了解未來會有和中國大陸打交道的機會,因此他們三個小孩中就有兩個學過中文。

王小姐說她身邊還有哈薩克和澳洲的同事,是主動學中文,有時候會私底下跟講中文的同事交流。

來自台灣、在新加坡的語言中心教中文兩年的楊小姐,是位專職的中文老師,以教歐美人士為主,她的學生分為兩大類,一是派駐在新加坡的專業人士,以及父母要求而學中文的小孩。由於派駐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普遍收入不錯,學中文方式以家教一對一居多。

楊小姐觀察,父母要求小孩學中文,主要原因就是覺得身處亞洲,應該要學會中文,這些小孩在國際學校也會上中文,但時數太少,學不到什麼,加上班上會有中文程度較好的大陸和新加坡學生,因此父母會找家教加強小孩的中文。

新加坡人自認華文不好

也不想講

而派駐在新加坡的外籍專業人士學中文,多是工作跟中國大陸有關係,或是興趣使然,楊小姐說,這些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學中文,目的不在學會專業用語,而是希望可以跟中國大陸客戶交流,增強互動感,因為新加坡工作語言仍是英文,如果是專業的商業用詞,用英文就好。

楊小姐也教過主婦班,這些外籍媽媽們早上把小孩送去學校後,五到六個人合班,打發時間也當作興趣,回家之後也可以跟小孩互動。

楊小姐在台灣時也曾擔任過中文家教老師,她分析,派到台灣的外籍人士學中文,多是公司要求,因為台灣是全中文環境;而新加坡是英文環境,因此在新加坡學中文的外籍人士多是自發學習,原因可能是以前學過中文不想忘記,或是以後可能會去中國大陸。

不只在新加坡的外國人學中文,新加坡人自己也學中文,不過因為新加坡狀況特殊,中文對新加坡華人來說並非外語,而是母語,是新加坡中小學生念書時的必修課。

由於新加坡孩童在中、小學期間,中文仍是考試科目,但周遭環境以英文為主,沒有良好的中文學習環境,新加坡中文教師擔憂新加坡人的中文程度日益低落。

因此為了考試,下了課要去補習班補中文,楊小姐說,新加坡的中文考試並不容易,因此有新加坡人就算中文程度不太差,還是會有一種「我華文不好,你不要跟我講華文」的心情。

華語家庭減少

成立「華文教研中心」扭轉趨勢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30多年前就發起講華語運動,原先的目的是要新加坡人少講方言如粵語、福建話等,但隨著以使用英語為主的新加坡家庭越來越多,李光耀在2009年時曾說,講華語運動的面對的主要挑戰,已經不是華語與方言的抗爭,而是扭轉華人家庭講英語的趨勢。

他當時引用數據指出,新加坡講華語的家庭自90年代以來便一直減少,到了2009年只剩下約40%的家庭仍以華語作為主要用語,反之講英語的家庭卻從1990年的26%增至2009年的60%。

李光耀也看到中國大陸崛起的商機,他曾說過,新加坡華人如果願意學習華語,將能在享有大陸今後經濟發展的好處時如虎添翼,不學習華語,吃虧的只能是自己。

學中文不只看到與大陸交往的商機,新加坡也看到中文教學本身的商機,在2009年成立「華文教研中心」,為在職中文教師提供培訓,提高新加坡的中文教學水準,同時也希望打造新加坡成為華文教學與師資培訓區域中心。(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8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