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美影響力減 難解中東複雜政局

中央社/ 2014.08.02 00:00
(中央社華盛頓1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經過2週密集外交斡旋,仍無法確保加薩走廊穩固停火,反映中東新局勢,凸顯全球最有權力的行動者美國在中東影響力消退,且盟友愈來愈少。

根據路透社,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7月21日離開華府,肩負阻止最新一波以巴衝突的任務。當時有超過400名巴勒斯坦人被殺,多是平民,以色列方則有20人死亡,包括18名軍人。

凱瑞在開羅、耶路撒冷、雷馬拉、特拉維夫和巴黎到處外交會談,打了無數通電話。而他努力2週後,以巴衝突死亡人數增為3倍,2次停火協議告吹、暴力愈演愈烈。

除了以巴仇恨,關係緊張的阿拉伯強權把以巴衝突當成反哈瑪斯及其伊斯蘭主義盟友的代理人戰爭、美國笨拙而時機不當的外交行動、美以之間的緊張情勢,再加上美國在中東地位下滑,都增加華府外交挑戰的難度。

任教於普林斯頓大學的前美國駐以色列和埃及大使柯則爾(Daniel Kurtzer)說,美國在阿拉伯的影響力無疑處於衰退。

美國不情願干預敘利亞內戰也削弱國家公信力。其他有損國家公信力的像是以巴和平4月崩潰後,凱瑞難以再促和平,加上美國大規模干預伊拉克十年,伊拉克卻仍不安定。

而美國與伊朗核談,也煽起阿拉伯國家對美國與伊朗交好的擔憂。

柯則爾說,「美國給人沒有完全掌握中東複雜性的感覺。」他暗示,部分中東國家心中開始滋長一種想法,認為就算蔑視華府也不用付出代價。

凱瑞和高級幕僚7月22日訪問埃及會晤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時,遭金屬探測器短暫搜身,就是顯著的事例,也顯然違反外交禮節。

而凱瑞離開中東後,以色列媒體也在官員煽動下痛罵凱瑞。

幾位專家說,凱瑞開始到處奔波,嘗試以外交手段化解以巴衝突時,雙方似乎都無意停戰,表示凱瑞的時機不對。

阿拉伯世界中,哈瑪斯和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等伊斯蘭主義勢力與傳統強權的對立,增加了美國工作的難度。

埃及是個顯例,軍方罷黜穆斯林兄弟會的民選總統穆希(Mohamed Mursi)後,塞西才當上總統,而穆斯林兄弟會與哈瑪斯關係密切。

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前國務院官員丹寧(Rob Danin)說:「埃及的角色從可靠仲裁者,搖身一變幾乎成為主角,既因為以巴衝突危及埃及利益,也因為埃及政權敵視或至少可說與哈瑪斯不和。」

因此凱瑞轉而求助較同情哈瑪斯的卡達和土耳其,力勸哈瑪斯同意停火。

凱瑞7月26日加入卡達、土耳其、英、法、德、義外長行列,聯合呼籲延長12小時的以色列停火,最後不但停火告吹,且這次聲明未納入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或埃及、沙烏地阿拉伯和波斯灣國家等傳統中東強權,惹惱美國的波灣盟友。

美國巴勒斯坦工作小組(ATFP)執行主任歐馬利(Ghaith al-Omari)說:「已經心生懷疑的波灣和阿拉伯國家,解讀這其中的變化,更鞏固他們心中最深的憂懼。」(譯者:中央社樂羽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