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專欄/王丹要求返台就醫,為何引人反感?

蕃論戰/廖偉翔/專欄 2014.07.29 00:00
知名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日前在其臉書專頁表示自己頭部極度不適,但他在美國沒有健康保險,就醫費用昂貴,希望台灣政府能協助返台就醫。由於王丹並沒有中國護照,所以無法取得台灣的入台證。王丹目前持有的證件是美國綠卡,若要入境台灣,需要以返美證代替入台證,但返美證仍在美國審理中,因此希望台灣當局能給予專案協助,使其得以返台就醫。 此事一出,引起正反激辯。呂秋遠律師已在其個人臉書做了很完整的說明與分析(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760143610693776&id=100000944336615),故不再重複。除此之外,7月28日蘋果日報〈蘋論:盡快讓王丹 返台治病〉一文(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728/35985748/),也由人道主義的角度予以評述。總而言之,王丹先生有繳健保費,當然可以接受台灣的醫療照護,若身在台灣,就醫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就只差在他人在美國而已,目前無法回台,只要台灣當局調整其入台所需的行政見解即可;而之所以王丹無法循一般人管道來台,也是因為中共迫使其流亡海外所導致。於情於理,王丹要求的僅是享有其應有的醫療權,更算不上什麼特權。但有趣的是,許多人(包括筆者我自己)聽聞此一事件後,產生了不小的反感。儘管理智上得以接受其訴求,那種強烈的情緒感受依舊存在。這樣的反感,究竟為何而來? 細看王丹關於身體不適的第一則貼文,寫道:「(前略)上週已經向台灣政府提出申請,希望設法協助我儘快返回台灣看病。至今還在研議中沒有回覆。頭部不適,不敢忽視,所以焦慮中。期待移民署本著人道原則,能夠給我幫助。」首先,王丹的確已先循現有管道,他並不是直接訴諸媒體跟網友之立的。然而,未能得到回覆,便轉由上網求助。問題就在這個「上網求助」。如果今天不是王丹,上網求助應該不會有這麼多報導,但今天正因為他是王丹,才能吸引這麼多關注。而王丹本人更深知這一點,才會在臉書專頁上發動求援,移民署也確實回應會想辦法協助他回台就醫。雖然他仍未成功回台,但就目前的走向看來,王丹的策略是正確的:尋常管道沒有效,只好轉而求向外部壓力。這或許是引起反感的表面原因。 而更有趣的深層原因,是王丹的姿態。關於這一點,我思考了很久,更必須言明,我知道討論姿態很敏感,但還是必須要面對。如同陳為廷面對前教育部長蔣偉寧的「禮貌事件」一般,或許「姿態」也可能只是「禮貌」的化身。禮貌,向來是優勢者對弱勢者的殘忍指責。只是我也不得不承認,某些姿態在某些時候,還是會讓人渾身不自在。「姿態」究竟能不能算是一種「問題」呢?至今我仍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們再來看一看王丹臉書的發言吧。譬如面對特權抨擊的回應,王丹提到「(前略)什麼『特權』不『特權』,你們根本不在意,你們的道貌岸然背後,其實就是政治立場的不同。你們看我支持太陽花不爽,想在這件事情上打擊我,還要打出維護道德的旗幟來。這一套你們騙得了別人還騙得了我嗎?少給我在這邊豬鼻子插蔥--裝象!」面對「人道問題」,一般普遍的做法,應是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王丹的確數度解釋了自己處在國與國之間的模糊地位,也強調了自己頭痛確實極度不適。然而,王丹穿插在其法律解釋與病痛陳述之間,卻有著為數不少的「強硬回應」,甚至動輒稱人為「五毛」等等。位居弱勢者,卻時有強勢的回應,這種直覺上的不協調,可能正是引起反感的深層原因。但筆者也必須強調,強硬發言的背後,一定有它的脈絡在。或許是出於病痛難耐的急迫、或許是受到各種莫名的指責,王丹不得不氣急敗壞地回應。畢竟王丹跟你我一樣都是血肉之軀,如果要求一個人在病痛時做出完美無瑕的政治決斷,那實在是過於強人所難了。 這次事件中,王丹飽受「特權」之批。王丹的確是特別的人,但他仍應享有基本的人權。特別之人的人權,並不等於特權。只能說,王丹事件的確給眾人出了一道不算簡單的考題。筆者仍希望台灣政府能協助王丹先生盡快返台就醫,以維護他的基本人權。王丹曾自封為「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然而一旦出了需要解藥的問題,理想主義者還是得面對現實的政治考驗。或許這才是王丹事件最發人深省的地方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