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書劍集》風險3.0

自由時報/ 2014.07.28 00:00
◎歐陽書劍

二○○五年三月,冰島國家銀行(Landsbanki)在英國成立分行,旗下以Icesave帳戶為名的網路銀行,也從二○○六年十月起以高利率吸收存款,短短兩年存戶達三十萬,吸金新台幣二千億元。美好時光雖皆大歡喜,但Landsbanki卻於二○○八年十月六日倒閉,留下引起國際爭議的爛攤子,金融烽火跨越國境繼續燃燒。

金融創意和金融鬆綁,使冰島這個傳統歐陸大國眼中的小漁村,一度成為區域金融重心之一,三大銀行征戰歐洲市場所向披靡。英國本土的純種網路銀行,即使在一九九○年代就已誕生,但依照英國法規設立的Icesave,仍以高利率闖進競爭激烈的英國金融圈,並迅速攫取市場。

只是未顧及風險的盲目擴張,在監理不當的情況下,終於難逃敗亡命運。包括Landsbanki在內的冰島前三大銀行,在二○○八年十月後都因破產被冰島金融監理機構接管,其國內存款人雖獲得存款保障,不過英國民眾並未受同樣規格的保護,英國還一度因此祭出反恐法規對付冰島。

冰島金融業跨越國境的例子,並非罕見;不過,跨越國境的商機,卻也代表跨越國境的風險。不管是直接金融或間接金融,都是要將資金從有餘者的手中,移轉給資金不足者,協助金流順暢流動,均為金融服務業的主要功能。因此,致力於使中間的運作效率提高,並降低成本,成為金融業者的天職,各類商業模式應運而生。

近日金管會提醒民眾注意中國企業提供的網路金融交易風險,部分似乎有新商業模式的影子。因管制嚴格,中國銀行業取得資金的成本端看政府臉色,在資訊不透明且不對稱的情況下,除了有各種無法管理的新商業模式產生,更多只是意在監理套利,躲避法規的約束和監理。不管是媒合個人小額信貸的陸金所,或是販售基金的其他網路公司,都以較高獲利吸引投資人,雖然有些是效率的回饋,但也有未知風險的擴張。

歐美國家對網路金融的監理,因此早就跳脫僅著重於技術上安全層面的關注,走向更全面性的規範;而鄰近的新加坡,也在二千年就研議純網路銀行的管理,除了資本條件規模和少數業務限制等外,包括國內銀行和國外銀行、實體銀行和網路銀行,基本上適用同一套監理標準。

因此,當民眾可能因金融交易而受嚴重損失時,金管會不應只是提醒民眾注意風險,而應有整套的規範及做法。透過網路吸金或是中介資金流向的模式或有不同,但本質差異不大,不能只管一不管二,不能允許國內金融機構或公司進行的業務,就應有能力禁止國外公司在本國境內提供。

金融海嘯後,歐美等國致力於為金融業打造防火牆,跨國金融和網路銀行的監理更為完整。在這種訊息傳遞無時差、個人資金移動無時差的時代,有太多凌駕單純資訊安全的議題,危機將超越創意的想像。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想要打造新金融時代,推動數位金融3.0,應該先使金管會具有管控3.0風險的能力。

剛接任澳洲審慎監理署(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主席的Wayne Byres,之前擔任巴塞爾銀行監理委員會(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秘書長,致力金融監理改革的他,經常將銀行家描述為「杯子半滿」的人,而監理人員則是「杯子半空」的人,因前者總能看到獲利的機會,後者則只注意風險。兩方各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能讓金融體系順利運作。

Icesave讓存款人差點血本無歸,並衍生成外交爭議,但仍只是前金融2.0時代的故事,金融3.0的危機將更為可怕。在金融監理組織未改組前,金管會不應忘記自己的角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