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行政院設立「合作事業輔導委員會」之芻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7.27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十八世紀歐洲工業革命以後,資本家越來越有錢、勞工越來越貧窮、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平民百姓生活越來越難過;1844年在英格蘭曼徹斯特附近的一個叫做「羅虛戴爾」的小鎮有二十八位紡織工人以「出入社自由、公平交易、民主管理」等原則成立「羅虛戴爾公平先驅社」(類似於現代的「社區合作社」),一般社會主義學者將其定位為世界上第一個合作社;這就有如系主任要大家必買一本書,個人去書店買每本300元,如果整個系一百位同學一起去買可以按照批發價六五折購買,同學此一合作採購書籍的行為就是合作經濟制度;後來英國有一位社會主義學家羅拔、歐文在曼徹斯特招開研討會,他深知勞動階級者之疾苦、他認為組織合作社是窮人或低階勞工自救脫離貧窮最好的方法,因此他發行「合作者」雜誌鼓吹合作運動,因而被喻為「合作運動之鼻祖」。

現在已有一百多個國家都有合作組織,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成立「國際合作社聯盟」;按照國際合作社聯盟對「合作社」之定義:「人們為了滿足自身在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共同需求而自願組成的通過財產共有和民主管理的企業、而實現自治的協會」;孫文為革命而遊走列國,他在歐洲看到合作社這種平民經濟組織很適合貧窮的中國來發展社會經濟和經濟社會,因此在三民主義中亦提到「合作制度」;蔣介石雖然是不學無術的一介武夫,他還是在憲法中內入145條的「合作事業應受國家獎勵與扶助」,不夠僅止於白紙黑字的條文沒有實質的政策實施;蔣介石自北伐到上海和杜月笙等資本家結合勾結就開始帶著部隊「剿匪」以賺取資本家大額的軍費軍需,一直到被「共匪」趕出中國大陸躲到台灣偏安海島都是惡性不改,國民黨在台灣實施六十多年資本主義所有達官顯要大商巨賈都和連勝文家族一樣到歐美各國置產買豪宅、以免「共匪」赤化台灣時可以再躲到海外各地;國民黨權貴都狡兔三喾而勞工平民可就完蛋了;國民黨為了掌控台灣政權除了專制獨裁還搞地方派系,把日治時代發展出來的民間組織如農漁會、水利會、合作社都內入國民黨掌控的外圍團體,所有團體的人和錢全部由黨部控管,若有不聽話者就由警總辦成「匪諜」;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稍不聽話就不得了-「違反動員戡亂時期」什麼亂七八糟規定就被判刑關十幾年,還好同案有一位蔣宋美齡(蔣介石第四個老婆)的心腹愛將中央銀行總裁徐柏園,否則吳振瑞就真的變成「匪諜」(槍斃可也);國民黨就這麼為非作歹六十多年,所以台灣合作事業就日愈蕭條;最近十幾年信用合作社又紛紛被銀行合併,所以台灣的合作金融(又叫基層金融)就奄奄一息了。

國民黨政府在大陸時曾在行政院下設社會部、在社會部下社合作司;在國家四大行局外也設「中央合作金庫」、省市設分庫、縣市設支庫,專司輔導合作社之融資,並對信用合作社和保險合作社有金融檢查之權,固有「小中央銀行」之稱;但國民黨政府敗退台灣後全部降一級,社會部變成內政部社會司、合作司變成社會司合作科;中央合作金庫變成台灣省合作金庫,原省市分庫撤消、縣市支庫維持原樣。其實現在還很多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中央都設有「合作部」來統籌合作經濟政策,但台灣因把三民主義的合作事業完全忽視了,因此勿說合作部,就是合作司處局都不可得,以前的台灣省政府設有「合作事業管理處」也因凍省而凍掉了,這次合作界人士趁政府組織改造之機會爭取到「合作及人民團體司」,其實這不是什麼政策單位,這只是一個事務行政單位,對合作事業之發展政策無多大之作用。

雖然台灣的信用合作社奄奄一息,但台灣還有很多種類的合作社尚有很大的發展性,如農業方面:養鴨生產合作社、菇類生產合作社、觀賞植物運銷合作社、羊乳運銷合作社、薏仁生產合作社、青竹生產合作社、凍頂茶葉生產合作社、草本自然植物生產合作社、咖啡生產合作社、甘藷玉米生產合作社、洋香瓜聯合運銷合作社、農產生物科技生產合作社、果菜生產合作社、漁類生產合作社、茶油生產合作社、果菜運銷合作社,還有各縣市紛紛設立的「合作農場」、漁業生產合作社、林業生產合作社、花卉運銷合作社和「計程車合作社」,尤其是計程車合作社之開放解決以前個人無法申請計程車營業登記而被車行大量剝削之問題。

現在眷村改建成立一些軍眷住宅合作社,昔日台北中華路中華商場商家有些成立「供給利用合作社」承租台北車站地下街商場在營商,也節省很多中間剝削;政府現在雷厲風行的「打房」,以防止房價一日三涨,我們似可仿效德國成立住宅合作社,利用合作制度來實施公屋政策,就像台北車站地下街供給利用合作社一樣,房屋是政府建的、管理則交由合作社管理,只要政府不涨租金則房價幾乎不會涨價;德國政府認為「居住」是基本人權,是每位國民應有之權利、是社會福利之一環,政府應強力介入,絕不能讓商人依靠住宅發大財而有些國民卻無房可資遮風避雨,所以德國政府利用合作制度解決有錢人炒房之問題,這一點值得行政院多費一點心思研究研究。

另外日本、韓國推動的「中小企業合作」也很值得我們學習,當然有人會說合作社是人的結合體、不適錢的結合體、也不是「企業」的結合體,但觀乎法國合作經濟學家查理、季特之學說「合作社是經濟體的結合體」就可略知一二,譬如說青果運銷合作社不只是蕉農的結合體也是蕉園的結合體,計程車合作社不只是司機或駕駛員的結合體也是車輛的結合體,日韓兩國就是以查理、季特此一論點在推動「中小企業合作」,非常成功,也為日、韓兩國之經濟發展做出很大的貢獻,台灣應修改合作社法納入法國合作經濟學家查理、季特此一學理精神,讓台灣的合作事業能為台灣經濟做出更大之貢獻。

由上述可知英國社會學家羅拔、歐文倡導的合作經濟制度確實可解決窮人經濟問體,對社會安定發揮很大之作用,值得台灣學習效仿、見賢思齊,但合作事業經營跨了很多部會、包括內政部、交通部、勞動部、農委會、文化部、教育部、金融監理委員會、經濟部、國防部等都有一些關聯,所以最好在行政院下面設立「合作事業輔導委員會」來統籌合作經濟政策,專司合作社之登記、查核、撤銷、經營輔導以及合作經濟政策之制度,合作教育之推廣,合作法規之研究、制訂與解釋,合作經濟之調查與統計,部會間合作事業業務之協調,國際間合作社之聯繫與合作;最重要是執行憲法145條所定之「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讓中華民國憲法不致變成空文而貽笑國際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