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江宜樺:盼學運昇華成民主發展動力

NOWnews/ 2014.07.24 00:00

記者王鼎鈞/台北報導

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接受BBC訪問時提到「路過」、「公民不服從」運動,江宜樺期盼學運青年的創意,對於公共事務的關心能夠昇華,作為未來民主發展的動力,也希望學運中對台灣民主可能有傷害的一些作為,將來能夠得到深刻的反省。

江宜樺說,「路過」這個概念,不是所謂的「stop by」,事實上就是等於以前的「包圍」一個官署,或是包圍一個警察機關,可是當他們在警察機關對裡面的執法者講說,必須出來道歉、下跪,或把人交出來等等,這種方式,其實跟以前台灣在政治抗爭最激烈時期的某些群眾運動是已經很接近,這種作法把台灣好不容易累積幾十年,一種經由比較合理、和平的方式來表達意見的模式,又整個拉回到激烈的抗爭。

江宜樺認為,這種抗爭,當它用所謂的「公民不服從」概念來合理化自己的作為的時候,「我想會造成社會價值上面很大的混亂」。

江宜樺表示,「公民不服從」是一個民主國家的人民,擁有的一種手段,它是「最後」的一種手段。核心意義是,對於政府的某些法令或政策,如果說有一群公民他們表示不能夠接受,他們可能就決定用一個違反當時法令的方式,比方說抗稅,或者是非法的集會遊行,用像「靜坐」的方式,來表示自己一種不滿。

他說,對於這樣行為的結果,「他仍然知道自己是一個公民,願意接受他的法律責任,他也不會說,當警察要逮補或是司法體系要追究的時候,會脫逃或者是否定」;「基本上願意接受檢驗的流程,這個是西方公民不服從的原始意義」。

江宜樺表示,在台灣,「公民不服從」卻被用在攻打立法院、攻打行政院、攻打警察局的時候,只要輕易地掛上說,「我們是公民不服從,彷彿所有的行為,都得到了合理化、合法化」。

江宜樺期許,學運在經過將來一段時間的沉澱後,能夠從中得到比較正面的意義,像是青年的創意、對於公共事務的關心,都能夠昇華,作為未來民主發展的動力;也希望在這過程中,對台灣民主可能有傷害的一些作為,將來能夠得到深刻的反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