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網路公民參與,台灣新型民主時代

蕃論戰/林子峻/專欄 2014.07.23 00:00
從選舉期間到處掛滿的旗幟看來,台灣人似乎很瘋政治。但可能是因為人民真的太忙了,除了選舉這個非常時期,真的很難另外花心思去關心政治,導致民主制度中最重要的「監督政府」很難落實被落實。不過在網路科技創新的時代,關心政治的門檻能被有效降低,帶來新的公民參與政治方式。直接民主是否有機會成型?德國已經運作10年的國會觀察網站Parliament Watch(簡稱PW),做出最佳闡述! 從2004年開始,PW藉由網路落實直接民主,讓民眾直接上網向議員提問,透過與媒體的合作,揭露許多政府資訊,搜集整理各式重大議題,要求議員表態後再回饋給選民,光是從德國地方議會到歐盟,共65個議會,高達九成議員都在PW上,回答了超過十三萬個問題,有如面對一場無止境的即時質詢。 PW除了成功將民意給「實體化」,建立公民與政治人物的直接互動模式,還進一步幫政治人物創造舞台,在網站上提供相關服務,對於增加經歷、簡介等版面收費,另外也透過資料庫方式,將製作的議題報告賣給媒體,建立出一套將民怨給「商品化」的商業模式,甚至輸出網站運作模式到法國、希臘、盧森堡等國,此舉也深深影響到台灣。 台灣的新創社會企業沃草(Watch Out)融合上述特色,發展「國會無雙」跟「市長給問嗎」兩個服務商品,前者盡可能降低公民監督立院的門檻的網站,把國會發生的事情,用活潑有趣的棒球賽事方式呈現,例如:賽事直播、戰報、場邊焦點、精彩事蹟、觀賽重點等等;後者針對今年年底的六都選戰,希望創造「整個城市,都是我的質詢台」,讓選民藉由提問與連署,與未來的執政者進行溝通,改變「一日公民」的選舉文化,讓民眾能靠政見投票,而非像傳統的選舉模式,充斥著黨派、樁腳、造勢晚會動員,此舉跟美國白宮2011年公民連署的請願網站「We the People」運作類似,當請願達到一定的門檻,就會被政府人員審閱,並獲得官方回應。 其實,這樣的服務能成功並吸引政治人物主動付費尋求合作,是非常困難的。對於候選人來說,上平台回答問題所造成的壞處,遠比不回答問題的壞處還高。 選戰候選人,為了拿到最高的可能票數,對於很多議題,是盡量能不碰就不碰。因為不管怎麼回答,都會得罪一大票人。所以絕大多數的狀況,是候選人只針對對自己很有利的議題頻頻發言,但對自己不利的議題,就盡量低調。 因此,單是把同樣國外成功模式搬到台灣,並無法在一夕之間讓長期普遍拒絕碰觸政治的台灣人改變。PW也是耕耘了十年,一方面尋找更恰當的模式,一方面也透過各種議題操作、社會運動讓公民意識逐漸提升,最後才能成功創造一個新的「政治網路產業」。換句話說,這樣的「政治網路產業」能成功,是基於適合的在地模式,以及成熟的公民意識來達成。台灣在這領域才剛起步,還需要政府及各個公眾人物帶頭努力推廣、製造話題,才能加速新型民主時代的來臨。 以往資訊不對稱的狀況下,導致選民對候選人的政見一無所知,每當選舉時間一到,藍綠自動歸位,只能含淚投票。透過網路與新媒體的崛起,不僅改變公民參與的模式,還讓越來越多人透過網路嘗試解決社會問題、甚至發展成社會企業,也逐漸影響傳統的選舉模式。這樣新型的民主時代,成型還需要更多努力,不過相當值得期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