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巴克 好市多 比爾蓋茲

專欄/尿壺與小草

yam蕃薯藤新聞/廖偉翔/專欄 2014.07.22 00:00
自318以來,「青年參政」不再只是理想,也不再只是一句空泛的口號。先前以「關心社會事件」作為廣義的參與政治模式,也逐漸隨著「社會運動政治化」的正反論辯,轉化為實際投入政治工作與選舉。 無論主動或被動,台聯和民進黨皆意識到這股風潮,先後推出「自己政治自己救」和「民主小草」等計畫,鼓勵青年投入村里長與鄉鎮市民代表的基層選戰。而國民黨青年團則諷刺民進黨不過是「青年當小草,小英來割草」,並強調基層選舉人民在乎的是有功能的「尿壺」而非「花瓶」。 在後318時期,「國民黨」三個字時常受人取笑的氛圍下,「尿壺」之說不僅招來一陣譏笑,畢竟,「哪有人把自己黨的基層幹部說成『尿壺』的?」更有甚者,這種需要「有功能」才能當村里長的說法,被認為是鞏固了舊時代的價值體系和利益結構,顯得既落伍又欠缺理想。然而在訕笑之外,「尿壺」比喻(儘管實在是比喻得不倫不類)透露出的,其實更是政治實作和政治理想的巨大差距。縱然表面上能一笑置之,實際上對這個問題還是要好好思量。 回顧過往,綠黨也曾在1998年於台北市推出「專業里長連線」,然而在其後續策略檢討 中,坦白提出:「從選舉的結果來看--專業里長連線的二十九位候選人(女性二十位,68.9%)當中,最後只有八位(女性五位,62.5%)當選,而且主要都是靠候選人自己耕耘、開拓的票源--我們的想法顯然太過天真樂觀了。」在該次選舉中,無論是過度高估媒體效果,或是錯估了基層選舉中的人情、家族、派系等因素,我們都不能忽略該次選舉的寶貴經驗。 以2010年的村里長選舉為例,無論在五都或五都以外的縣市,國民黨或無黨籍的村里長對比民進黨,依然占有壓倒性的優勢。國民黨綿密且長年的地方經營,深入村里的網絡,要撼動絕非一朝一夕能做到-但不是沒有可能做到。上月(6月)初,國民黨內湖區黨部決定分別開除與撤銷兩位黨內里長的黨籍,理由是因為邀請柯文哲進行專題演講。國民黨對被比喻為「尿壺」的基層幹部,絕非不屑一顧,相反地,他們其實比誰都重視。 因此,應該要討論的,不是「尿壺」與「小草」的比較,而是在錯縱複雜的地方關係與人際網絡中,要如何才能夠以小勝大,並找出每個村里與社區之中的獨特需要。國民黨為何能肆無忌憚地提出尿壺之說,不是因為他們不懂得使用譬喻而已,而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地方的資源需求與分配模式。因此,「民主小草」絕對是正確的,因為這才是翻轉基層的可能之所在。畢竟,有誰說尿壺裡不可能長出小草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