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先忘掉2016吧!

自由時報/ 2014.07.21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民進黨黨代表大會謝幕,不少人說:很像上市公司在召開股東大會。這樣講,隱義太大了,這表示,不論多寡,民進黨已經有了資產,與會的這些人,各擁有大小不等的股份,因此確立董監事名單是重要的,因為經營團隊將決定今後公司的營運,要對外販售何種商品?

政黨如果公司化,有何差別?或許比較一下一九八六年在圓山的成立大會,答案就會躍然而出。當年,民進黨人不僅一無所有,手是空的,甚至風聲鶴唳,隨時歸零,於是或掌或拳,收放自如,也剛強無比。今天,民進黨人手中有了,是否因此緊握不放,深怕煮熟的鴨子飛了,因而,瞻前顧後,小心翼翼,因而行為舉止失了豪氣,有說不盡的怪異?

如果這假設是對的,那麼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過去的反對黨能夠令人感動,現在剩下的是準執政黨,但又說不清楚,必須憑藉什麼,才能把那「準」字拿掉。於是,這個政黨與社會失去了悸動的聯繫,就如一般公司,除了股東與員工,其他人彷彿全是路人甲,僅是觀望的角色。

這問題,很嚴重嗎?是,也不是。政黨目的在爭取執政,何況是攻擊方的在野黨,若成了股東大會,失去了外拓感染,如何扳倒巨人歌利亞?不是很嚴重的理由則是,要恢復感動的能力,只在一念之間,端視要做不做。

那要如何做?對於當前的民進黨而言,只有一件事,就是忘掉二○一六。沒有二○一六,才有二○一四。有了二○一四,才有資格來思考二○一六。二○一四,建立相對接近的地方版圖,對於台灣的民主制衡與區域治理,皆無比重要。甚至比中央執政權更具階段意義。

民進黨人如何才能忘掉二○一六?只有一條路,放下自己。沒有私心,砸掉算盤,肯定動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