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中國國民黨的困境!【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7.18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內政部目前登記有「中國國民黨」和「台灣國民黨」,本文要寫的是孫中山先生建立的「中國國民黨」(以下簡稱國民黨);與「台灣國民黨」無關,特此事先聲明,以免產生不必要之誤會。

2014年全國地方大選,雖然民主進步黨很客氣說坐十望十二;其實國民黨現在正面臨四面楚歌,有如西楚霸王項羽被漢軍圍於垓下;除金門、馬祖之外台澎兩島很可能全軍覆沒,這是國民黨建黨以來所面臨最艱困危難之時,比2000年被政黨輪替時還艱困,這一次再失荊州就永無翻身之地;中國國民黨就可退出政治舞台,以「中國國民黨控股公司」身份縱橫於世界各地商場,改行專心做生意了,蓋這幾年在馬英九領導下用作做不到之政見行騙天下、詐騙選票、騙取政權,可惜能力太差,政治信用完全破產,馬集團胡作非為十幾年、「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全國人民甚至全球政壇已鮮少人會再相信馬幫集團,所以國民黨想再翻身恐怕是數十年甚至數百年後之事了;國民黨正面臨死前掙扎。

1949年之前國民黨還在中國大陸被「朱毛匪幫」追殺得滿山遍野逃竄時,殺人不砸眼的蔣介石已派人來台灣宰掉十幾萬台灣人,這個深仇大恨到今天猷為彌平:「靖康恥、猷未雪」,蔣介石殺了十幾萬台灣人到最後自己卻逃到台灣躲避赤禍;就像郭冠英寫文章罵台灣人最後卻流落「台灣省政府」要一口飯吃,像這種對「偉大的台灣人」毫無一點敬意還罵台灣人、殺台灣人,這個仇可結大了;省籍情結、族群仇恨就永難消彌了;蔣幫集團拿著槍加上東廠、西廠的威權恐怖統治,可惜以少數統治多數,統治基礎太弱,政權就搖搖欲墜如處狂風暴雨之中;六十多年來日愈嚴重,此為國民黨之困境之一也。

1945年國民黨政府受盟軍總部之命接收台灣,也順便接收很多日本民間企業財團之錢財房地(當然也有一些是日本文武百官購置之財產);後來逃到台灣又逢北朝鮮金日成發動韓國統一戰爭,美國杜魯門總統妄想利用蔣幫集團牽制中國東南之「匪軍」而協防台灣,讓在垂死邊沿的蔣幫集團得到苟延慘喘之機會,從此國民黨開始偏安海島,不管是美援還是人民稅收一概黨庫通國庫,如此通樂數十年後國民黨竟然成為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變成一頭政治怪獸;由於錢實在太多了,多到把三民主義、建國方略、建國大綱都淹蓋掉了,當年革命先烈創黨之理想都被龐大之黨產層層埋在最底層;二十多年以來國民黨早就不再講「三民主義」了,現在的黨員一切向錢看,不講「黨義」已久矣,更不謂「黨格」、「黨德」、「黨魂」之乎也者,君不見眾多黨員遊走於國民黨、親民黨、新黨之間還美其名為都是泛藍陣營、沒有叛黨、始終如一;黨魂亂丟到如蒼鷹野狗,這個黨早已名存實亡了,「若無龐大黨產、吾早已披髮左衽矣」,若沒有龐大黨產、這些黨員不知早就跑到對岸去唱「扭秧歌」了;所以什麼「忠黨愛國」都是笑話一場,這是國民黨困境之二也。

由於身懷鉅款,當然引來外面生意人之妄想,親近金山銀山總可撿些金銀財寶,因此白金吸引黑金掘走黃金,國民黨這間遺失黨魂、黨德、黨格的百年老店就整日和這些黑金分子關在大廈裡吸食鴉片、迷昏自己,結果自己也變成黑金,現在絕大部分的國民黨員沒有錢就不會選舉,所謂「支持黨」「服從黨」「忠於黨」者無非期望黨提名後多獲得一些黨的補助競選經費,若無黨產來挹注這些補助款,想找一位真正「支持黨」「服從黨」的黨員就難上加難了;為了多一些競選經費而攫取黨產者只能算是下焉者;最無可救藥的是巴結逢迎大財團企業家、「冷眉橫對千夫指、俯首甘為財團牛」,只要拿了財團的錢選舉就完了,企業家所有投資都要算投資報酬率的,這樣選出的民意代表當然就是企業界的民意代表,這些企業若還有社會責任則支持的民意代表當然還有「大公無私」的空間;若是遇到黑道背景的企業財團支持的民意代表,這個民意代表想要好好當個「人」就很難了,所以有很多民意代表外表光鮮亮麗、人模人樣,其實是黑金集團的走狗,行屍走肉、蒼鷹野狗,不聽老闆的話還要罰站呢;以前張世良立法委員開始插黃旗回彰化競選市長後回台北告訴筆者「要選舉就不要插藍旗、插藍旗馬上有人來要錢、因為他們認為藍旗的都是有錢人;也有人來講條件、只要你聽話就有人會出錢給你選、因為他們認為藍軍比較好講條件、配合度比較好」;張世良原為國民黨提名之工業團體立法委員、由筆者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時輔選之,因不太聽話讓國民黨比較頭痛、當了兩任後就無緣繼續在國民黨內混了,後來改插黃旗用新黨身分又幹了一任立法委員;張世良的話是有其道理但也是國民黨一大困境,真正人才全部跑掉、只有奴才、庸才才會進來。

國民黨的第四大困境是外省族群問題;1949年國民黨在大逃亡時帶了兩百多萬軍民逃到台灣(有一小部份逃到香港和泰緬邊界的金三角、越南的富國島、還有一些逃到美加歐洲地區);為了鞏固領導中心也為了互相取暖;蓋蔣介石還在中國被人民解放軍追殺時就派人來台灣殺了十幾萬台灣人、怕台灣人報復所以絕大多數逃台難民全部聚集在新竹以北;而且也為了防範這些敗軍殘降在台灣社會作亂,這些敗軍殘將一上基隆港、高雄港全部繳械重編,部隊長脫離原部隊,同時又為了保密防諜集中管理這些逃台難民,全部興建眷村收容,讓這些難民互相監視、不准與中國大陸親友通信,與海外親友通信都要檢查,創造今天的「眷村文化」;這批人被僵化制度和愚民教育搞久了,一大推人也被整傻了,時間一久就以國民黨之命是從,如果不聽話就可能被當成「匪諜」「槍斃可也!」聽話的國民黨當然也會多給一點糖吃;當然也有一些人神智比較清醒的如蔣緯國當新竹裝甲兵司令時的副司令趙志華少將就不吃這一套,他認為國民黨再搞這一套只會自尋死路,所以從新竹湖口發起兵變,害蔣緯國的中將掛了十幾年、長年終日輕唱「哥哥爸爸真偉大」。

台灣走向民主化以後,這群外省逃台難民當然還未民主化、反而是長期被愚民教育而奴化,這批人也變成國民黨的鐵票部隊、投票部隊,國民黨政府為了犬養這支投票部隊不斷施與恩惠、提高各項福利,甚至改建眷村贈送房子,外省人吃喝玩樂無所是事,卻享受比台灣人更高出許多的社會福利(他們美其名是保衛台灣,其實沒有美軍協防他們早就被解放軍抓去閹掉了),因此族群對立更為嚴重,如今這群外省老兵老的老、死的死,投票部隊已一天不如一天,新產生出來的選舉人除了像連勝文這種權貴子弟和他犬養的哈巴狗、小狼狗外,絕大部分都是討厭國民黨的不公不義之作風;2014年的地方大選國民黨在許多縣市找不到縣市長候選人就可以管窺天、瞧見國民黨的困境有多嚴重,國民黨一定要把無能的外省權貴子弟如馬英九、朱立倫、郝龍斌、胡自強等人拉下來,把龐大黨產捐出來做公益,斬斷黑金根源,解散黃復興黨部和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所有外省老兵之社會褔利全部納入衛生福利部統籌辦理,讓這些外省人真正變成台灣人,讓他們了解台灣、培養愛台意識,從改造國民黨來改變台灣,台灣才能有真正和平安樂可言,國民黨之困境也才能解除之。【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