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國國有本難念的經! 大馬女大生:台灣人總是誤會我們…

NOWnews/ 2014.07.18 00:00

文/實習記者邱莉萍

來台灣留學一直都是我的一個小小夢想,直到去年底我終於有機會申請到台北的大學資格,我的「留學之旅」就這樣正式開始啦!

等待來台的日子免不了既期待又害怕,期待是可以到不同的國度去感受不同的文化,而害怕則是打從娘胎出生以來,我第一次獨自離開家到那麽遠的地方生活,對於我這種戀家的人,無非是一種考驗。好吧!來到了台灣恰好是夏天末,發現台灣的夏天比常年夏天的馬來西亞還要悶熱,這反而讓我更期待冬天的到來。

好不容易等到了冬天,20幾度的氣溫對於我們馬來西亞人而言,其實沒有很冷,可是看著路上的行人都穿得厚厚的,突然覺得仍穿著薄外套和短褲的自己有點怪胎,因爲我們熱了很多年,所以難得可以感受外頭冷冷的天氣,當然不會放過機會囉!

然而,很多台灣人總是「誤會」了我們,時常稱我們爲「馬來人」,其實我們應該被稱爲「馬來西亞華人」,因爲馬來西亞主要有三大種族,既當地土著(真正的馬來人)、華人及印度人,當然也包括一些少數原住民。

由於受其他種族的影響,我們除了會說中文,大部分華人同時也兼具馬來文、英文、粵語、福建話、客家話等多種語言。也因爲文化的差異,所以在口音和用詞上會和台灣人有所不同。打個比方,我們會稱吸管爲「水草」、塑料袋子爲「紙袋」、提款爲「按錢」、飲料爲「水」等等,很多時候台灣朋友都會一時搞不懂我們在説什麽而鬧出很多笑話,不過現在已經逐漸習慣了台灣人的口音,開始會調整自己,有些台灣朋友甚至會要求我教他們不同的語言,這也算是另一種交流。

至今,在台灣也生活了將近一年,總會有想家的時候,而唯一可以彌補想家感受的,就是家鄉味。還記得當初爲了應付想家的心,特地從馬來西亞帶了很多家鄉味的乾糧,如咖哩泡麵、肉骨茶湯包等等,只有馬來西亞才有的口味。然而,乾糧也有吃完的一天,那怎麽辦呢?於是我就開始和一起來留學的朋友,到處去尋找在台北也能吃到的馬來西亞食物。

經過學長姐的介紹,位於捷運科技大樓附近的「憶馬當鮮」是我第一間在台北吃到馬來西亞代表性食物「椰漿飯」的地方。該店的老闆娘是道地的馬來西亞人,當初嫁給了台灣人老公後,因爲念家而學會了烹調不少馬來西亞食物,也爲了讓大馬留台生能一届思鄉之愁,所以開了這家店。店裏的椰漿飯最好賣,每次很快就賣光,想吃它可是要碰運氣呢!

其實除了「憶馬當鮮」,我也發現了另一個地方,是我常推薦給身邊朋友,可以吃到好吃的馬來西亞食物。那是一家屹立在師大夜市裡頭的其中一個巷弄,名字很長的店,叫「南洋風味馬來西亞咖哩雞」,顧名思義賣得最好的就是他們的咖哩雞,除了味道非常接近之外,價錢也算蠻公道,至少是學生負擔的起。在偶然的機會下,和阿姨聊起天來,才知道原來阿姨曾經在馬來西亞居住了接近十年,也將當地食物的食譜給學了起來,回到台灣開了這家店,而咖哩香料也都從馬來西亞運過來,這也是保持原有口味原因之一。

談完吃的,就來説説節日吧。馬來西亞同樣有農曆新年、清明節、兒童節、端午節、中秋節等等,只是某些方面存在差異而已。例如馬來西亞的中華節日是沒有假期的,而我們的中秋節同樣吃月餅,但不烤肉,而小朋友也會在那天晚上提燈籠遊街或在自家門前的空地點上七彩繽紛的蠟燭,看起來就像星空一樣。

此外,每當農曆新年馬來西亞人都一定要吃一道名爲「撈生」的菜,主要是將不同的蔬果切成細絲,再搭配特製醬汁和生魚片。「撈」在粵語的意思相同於「拼搏」,大家會一起以筷子將所有的食材都撈在一塊,且撈的動作越高其意頭越好,意味著越撈越起。

而台北的旅遊景點我幾乎都去過了,當中最喜歡的還是平溪的鐵路,因爲本身對古跡類的建築情有獨鍾,而且去了平溪還能到十分去放天燈許願呢!

對我而言還是美麗的,無論是環境、人文、食物或治安,台灣是美麗的。所謂「國國」有本難念的經,雖然台灣的好説不完,但也有不足的地方。而馬來西亞在某些方面仍未得到改善,但卻還是我們的家,存在著一份屬於我們的歸屬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