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我的言論才自由----悼「台灣鯛民」被檢舉停權

yam蕃薯藤新聞/程凱/專欄 2014.07.17 00:00
言論自由是現代民主憲政國家的基石之一,言論自由的保障,被認為是民主國家得以永續發展的關鍵。台灣歷經威權統治過渡到當今的自由民主,言論自由的爭取與台灣民主運動總是如影隨形。 狹義的言論自由,關注在政府與人民間的關係,亦即國家應將言論自由之保障視為基本人權之一而應以憲法與法律明定,任何國家對言論自由的限制除非基於重大公益事項並以嚴格的法律文字明定對象、範圍與方法,否則人民應享有最大程度的言論自由。 然而,當民主國家持續發展,國家針對言論自由的箝制除非極端狀況下,幾乎不會發生,然而這卻不代表人民真正享有言論自由。不同於傳統上只將言論自由之保障限定於國家與人民。廣義的言論自由理念,也關注人民與人民間的言論是否能順利、不受阻礙的傳播與接收。由於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因此個人容易受到群體文化的影響與制約,團體盲思、沉默螺旋或寒蟬效應,都是相近的概念。 當個人雖然知道他的某一言論不會受到國家公權力的侵害,但卻可能招惹不同意的其他民眾辱罵、抵制、檢舉、詆毀人格,反對者不但不認同,甚至以各種手法威嚇、逼迫不同意見者不能發聲。當發生這種情況,感到沮喪、擔憂、恐懼、受辱、受壓迫的說話者,會覺得自己活在一個言論自由受保障的國家嗎? 上述情形,活生生發生在自詡民主自由國家的台灣,不但天天上演,悲哀的是,霸凌他人言論的人,正是那些口口聲聲爭民主要自由的人。 「我是人,我反核」,所以不反核就不配為人?「我代表人民反服貿」所以不反服貿就不是人民?下班時間發表我不滿的言論,就把你搞到丟工作沒退休金,我上班時間上節目、衝立院,我就是學運戰神?你發表親藍言論,就是親共、賣台、黨工,我發表親綠言論,就是為民主、爭自由、愛台灣?我上街是為了良心,你上街就是奴性重?台灣,真有言論自由!? 近日,標榜「針對議題的矛盾進行打臉批判,政治立場無差別攻擊」,在網路上著名的「台灣鯛民粉絲團」,疑似因為發表了一篇嘲諷蔡英文反核四卻穿長袖吹冷氣看世足的漫畫,立即遭到大批網民的檢舉,該粉絲團因而遭到FaceBook關閉。事件發生在解嚴紀念日當天,更顯得台灣的雖自稱民主自由,卻可悲的空有架構,卻缺乏實質內涵。 「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出現在《伏爾泰傳》中的名言,相信大多數人耳熟能詳,簡單的一句話,卻包含著言論自由最精萃的寓意。台灣解嚴了,廢除了出版法、刪除了刑法100條,我們不再有思想犯、政治犯,出版不用送審、媒體不怕被關,但如果我們無視、屈服、縱容這些社會中霸凌他人言論的惡徒,我們就不曾享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