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書劍集》比特幣的金錢遊戲

自由時報/ 2014.07.14 00:00
◎歐陽書劍

如果全世界共用一種語言,溝通可以更加便利,如果只有一種貨幣,也能減少交易成本;但在許多層面上,一致並非最佳的選擇,而次佳選擇則在歷史中已成為主流方向。不管是一個世界、一種貨幣的境界,或是要推動「打倒美元」的貨幣革命,目前看來,還是只醞釀著淘金者的美夢。

比特幣(bitcoin)誕生時就沒有祖國,在虛擬的世界中,比商人更沒有落地之根;它沒有發行的中央銀行,且全球任一人均可藉電腦設備持續運作挖掘。表面上,可藉著去政府化茁壯;實際上,卻難以掩飾行銷策略的操弄。當網路玩家在二○○八年及二○○九年開始集結後,就想要創造出不同於其他虛擬貨幣的格局,因此跨越「實體障礙」,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型塑可信的形象,成為一個重要分界點。

然後,可以購買披薩的消息廣為流傳,拜網路之賜,走進主流媒體,比特幣可以購物、支付飯店費用,甚至購買房屋的訊息廣為周知。事實上,比特幣的實體功用寥寥無幾,相關網站揭露全球登記願收取比特幣的商家,至今不過五千家左右,台灣只有二十幾家,且部分根本就是學校機關被偽造登記。

即使如此,一單位比特幣的價格,還是曾被炒高到一千多美元,目前還達六百多美元,甚至有比特幣玩家喊出一比特幣兌換一百萬美元的遠景。一枚比特幣的價格,曾在兩年內由兩美元上揚至一千美元,翻揚五百倍。若以同樣速度,以目前六百多元的價格,只要四年就能上揚至一千五百萬美元以上。但可能嗎?相對去年十一月底曾接近一千兩百美元,目前卻幾乎腰斬,不過,美夢不會就此停止。

因為有利可圖,比特幣價格還是有可能上升。它的價格來自信心,只要有能力投入資源,就有幫襯者、就有曝光度,甚至能創造假象,而且它確實已形成利益龐大的群體。假設現在有一千兩百萬單位比特幣,一個可兌換六百美元,則目前總值已達七十二億美元(約新台幣兩千多億元),足以吸引包括金融界在內的各路人馬進入。

然而,炒作比特幣使比特幣價格不穩定,和比特幣希望取代各國貨幣,成為全球通貨的目標背道而馳。從這個角度觀察,比特幣只是某些玩家致富的工具。而比特幣相關的網路社群逐漸膨脹,參與者計算著將形成多少個億萬富翁,更加強這樣的疑慮。當與比特幣競逐的其他虛擬貨幣慢慢出現,當比特幣確實無法在實體經濟方面占有角色,金錢的堆疊將有其極限。

比特幣有其技術上開創性的優勢,但若無法跨越各國政府的阻力及進入實體的障礙,再怎麼找到理由,比特幣終究難成庶民貨幣。比特幣最多只能創造出兩千一百萬單位,但至少可再分割到小數點後八位,也就是億分之一,所以共可分成兩千一百兆個細小單位。當比特幣只能有兩千一百萬單位時,它不會成為產生通貨膨脹的原因;但當它開始可持續分割,在某種層面上,在過高價格下,連保值的功能也將消逝中。

去政府化的想法及全球統一的貨幣和語言一樣,一直如夢般的存在;不過,理想和現實經常存在難以跨越的鴻溝。目前看來,虛擬的比特幣比較不像是現代金礦,反倒有重現十七世紀荷蘭鬱金香狂熱的味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