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政變帶來表象和平 泰國變數多

中央商情網/ 2014.07.13 00:00
(中央社記者林憬屏曼谷特稿)軍方嚴控下已看似平靜,幾乎呈軍方「一言堂」局面,紅衫軍也公開表示願意參與和解。但許多人懷疑,一旦解除戒嚴、民間對軍方控制的蜜月期結束,這短暫的平靜很可能就結束。

6月中旬的曼谷街頭,已經看不到遊行示威,反政變的火苗似乎已被軍隊撲滅,連紅衫軍的大本營東北地區,也意外地靜悄悄。泰國,平靜了嗎?

泰國陸軍總司令帕拉育5月22日宣布接管政權後,很快掀起反政變集會,他們在曼谷文化藝術中心前點蠟燭、舉標語,這群人多半是學者、社運人士帶動的泰國民眾。

但這一天起,軍方已開始逮捕違反「戒嚴法」的抗爭者,不少人被拘禁7天,參加曼谷文藝中心示威而遭拘禁多日的派報先生(不願具名)接受「全球中央」雜誌訪問時表示,他被放出來後暫時不會參加任何集會,「先看看局勢變化再說」。

反政變集會千人齊聚

軍方逮捕部分抗爭者

政變後連續2週,一度有千人聚集市中心,拿布條、喊口號反對政變,幾名抗議者在大白天的熱鬧廣場被軍隊拖著帶走。

由於軍政府封路嚴防,派出軍警監視,反政變活動變成快閃,最後在活動發起人宋巴特(Sombat Boonngamanong)被逮補後,泰國內部幾乎再聽不到反對聲浪。

帕拉育每週五晚間透過電視聯播說明軍政府的「苦衷」,並舉辦音樂會、與民間合作放映免費歷史電影,展開臨時政府成立前的「和解行動」。

紅衫軍組織「反獨裁民主聯合陣線」(UDD)領袖賈圖朋和多位政治人物,在被釋放後有人公開表示「願意協助軍方進行和解」,有的宣布脫離政治,有的低調不願受訪。

宋巴特6月4日被捕後,軍事法庭拒絕他的保釋申請,但軍方消息透露,他堅持反政變,但坦言無法改變已發生的政變,決定與軍方合作推動團結。

由於軍方嚴格監控言論,不斷約談學者、社運人士,反政變人士在公開場合學好萊塢電影「飢餓遊戲」豎起三指表達反抗,從一開始被逮捕演變成被警方拍照追蹤。

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書中老大哥監視的情節在泰國上演,曼谷也一度出現公開沉默閱讀「一九八四」的行動,只是人數不多、行動不定。

宋巴特未被逮捕前,社群媒體包括臉書、推特都有不少反政變言論,許多跟隨透過社群媒體參與快閃反政變的集會,但反抗行動在軍方嚴格監控下,慢慢沉默下來。

言論受到嚴重箝制

社群媒體受到監控

政變3週以後,軍方6月13日晚間宣布全國解除宵禁,但5月20日實施的「戒嚴法」繼續施行。這段期間,軍方傳喚超過500人,其中200多人被拘禁,25人被起訴,而許多衛星電視、電台遭到禁播,臉書曾出現半小時的短暫封鎖,但社群媒體最後並未被全面封鎖,但言論受到監視。

一位不願具名的前政府官員助理指出,這次政變和2006年最不一樣的是言論自由受到嚴重箝制,而東北地區卻意外地靜悄悄,但實際上他們是在等待清楚的訊號才要再出來,「這些人已發展到知道怎麼去戰鬥」。

泰國北部、東北地區的民眾是前政府的死忠支持者,他們支持流亡海外的前總理戴克辛與其胞妹盈拉(盈拉5月初被憲法法庭判決調動國安會祕書長瀆職,看守總理職位因此被拔除),也支持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

帕拉育在政變之初自任為代理總理,但往後避談此一職位,軍方多以新設的「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主席稱呼他。根據軍方藍圖,政變後將以二到三個月的時間進行和解,深入紅衫軍村落,並聲稱將「傾聽各方意見」,預計8、9月間成立臨時政府進行政治改革,一年後進行選舉。

軍方主導的臨時政府將如何進行改革?是否改變選舉制度?經由全國選舉產生的眾議院是否變成部分指定?一旦軍方退場,泰國是否再陷入紛爭?

海外泰人醞釀反政變活動

因冒犯君主罪於2009年逃離泰國的前總理公署部長賈卡波( Jakrapob Penkair)接受外籍媒體訪問時表示,將在國外發動反政變活動,但不再提流亡政府的可能性。

「曼谷郵報」週日副刊「光譜」透過管道訪問到賈卡波,他提出三步驟反政變行動,包括在泰國內外形成(反政變)網絡、把政治壓力轉變成經濟壓力,並與國內反抗團體合作。

賈卡波表示,泰國人正在等待他們行動,也許有人不喜歡戴克辛和其政黨為泰黨,但有很多人熱愛人權與民主。

前教育部長賈都龍5月27日在外籍記者俱樂部召開記者會後被軍方逮捕(6月初已獲保釋),當時他表示,軍方政變後,沒有國際支持、沒有多數民眾支持,這些弱點將會逐一顯現,未來會有更多人出來反抗。

政變後三個多星期,泰國在軍方嚴控下已看似平靜,幾乎呈軍方「一言堂」局面,紅衫軍也公開表示願意參與和解。但許多人懷疑,一旦解除戒嚴、民間對軍方控制的蜜月期結束,這短暫的平靜很可能就會結束。(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7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