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領導人有心 印巴和平仍不易

中央商情網/ 2014.07.13 00:00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新德里特稿)印度與巴基斯坦能否和解,甫當選的印度總理莫迪被寄予厚望,不過專家分析,因恐怖主義、國際勢力和克什米爾風雲的紛擾,印巴和平仍是條漫漫長路。

瓦嘎(Wagah)距新德里482公里、距伊斯蘭馬巴德320公里,堪稱是兩個南亞宿敵最著名的邊境。每天日落時分,印巴兩國士兵開啟邊界線上的兩道鐵門,展開表演效果十足的降旗儀式,總會吸引海內外觀光客專程前往觀賞。

魁梧的印度邊界安全部隊(Border Security Force)和巴基斯坦遊騎兵(Pakistan Rangers)在這裡向對方瞠目裂嘴、怒髮衝冠、比氣長;再以甩過頭頂的高抬腿和使勁跺腳叫陣對抗,一場你死我活的拚鬥彷彿一觸即發!

然而,它其實更是雙方高度默契的展現,堪稱兩國合作的樣板。印巴關係不也是在矛盾中前進和倒退著?

兩國和平契機屢遭破壞

1998年印巴相繼核試,南亞進入核時代。在那之後,當時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總理瓦巴依(Atal Bihari Vajpayee)跟時任巴國總理的夏立夫(Nawaz Sharif)嘗試以外交手段改善關係。

瓦巴依在1999年2月20日坐巴士通過瓦嘎邊界那兩道鐵門。巴士停下後,等在巴基斯坦那頭的夏立夫站在車門口迎接他。兩人熱情擁抱,迎向南亞半世紀來最和平的曙光。

然而,就在兩人簽署歷史性「拉合爾宣言」時(Lahore Declaration,內容包含印巴兩國建立互信及溝通的機制),前巴國陸軍參謀長的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正計劃發動卡吉爾(Kargil)衝突。

這場人類歷史上首次發生在兩個核武國家之間的直接軍事衝突,給尋求改善關係的倆總理各搧一記耳光。

獨立後曾三度開戰、一次衝突,這兩個宿敵的政府領導人最近15年來尋求「低盪」(Detente,意指兩國緊張關係的緩和)的努力不曾間斷。

然而,多次媾和契機卻也迭遭破壞,總是功虧一簣收場。

核武反而降低衝突風險

經歷2001年7月失敗的阿格拉(Agra)峰會後,同年12月的印度國會恐怖攻擊再將兩國推向戰爭邊緣。所幸這場很可能動用核武的戰爭並沒發生。

2003年11月的停火協議和2004年6月起的印巴和平進程「全面對話」(Composite Dialogue),給雙邊關係帶來希望;但2007年2月的友誼快車(Samjhauta Express)爆炸案、2008年11月的孟買恐怖攻擊,卻又讓和平進程接連出軌。

隨著印巴相繼進入核時代,另一場冷戰悄悄地在克什米爾(Kashmir)印巴邊界控制線(Line of Control,1948年印巴的停火線,也是兩國在該地的實際控制區域分界線)兩側登場,南亞十多億人民從此生活在核陰影下。

然而,核武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印巴戰略平衡,雙方都不願冒巨大風險,與對方進行極可能演變為核戰的全面戰爭。

因此,從另一個角度看,核武的存在反而有效降低克什米爾爆發大規模衝突的風險。

和平關鍵在軍方

過去幾年兩國關係就這麼前進和倒退著。夏立夫去年起再任總理,推動印巴和平進程猶如他的使命。當印度新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邀他參加宣誓就職儀式,心中巴不得立刻答應的夏立夫卻顧忌再三。

退役印度海軍准將、戰略專家巴斯卡(C.Uday Bhaskar)認為,瓦巴依和夏立夫15年前未酬的壯志,可望藉由莫迪和這個任期內的夏立夫獲得延續,但文人政府的意志向來有罩門。

他說:「在巴國,包括對印外交政策、克什米爾、應對恐怖主義和核武等關鍵議題,決策權在(陸軍總部所在的)拉瓦爾品第(Rawalpindi),而不是伊斯蘭馬巴德。若軍方不『上船』,文人政府在印巴關係上幾乎沒施展空間。」

伊斯蘭馬巴德一方面保持核威懾,同時透過恐怖主義組織聖戰士攻擊印度打代理人戰爭。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的「全天候的夥伴關係」使問題更形複雜。

恐怖主義讓印巴關係蒙塵

演變中的喀布爾局勢則是另一個影響印巴關係的因素。隨著國際安全援助部隊(International SecurityAssistance Force, ISAF)今年完全撤離阿富汗,退役印度陸軍少將,國防、外交與戰略專家巴納吉(Dipankar Banerjee)直言:「跨境恐怖主義將使印巴關係的前景不樂觀。」

印巴兩軍去年1月在控制線上的槍戰造成印方兩名軍人喪生,其中一人遭斬首。事件導致2008年孟買恐怖攻擊之後中斷、在2011年2月重啟的印巴和平進程再度停擺。

夏立夫觀禮莫迪宣誓後展開會談,雙方同意兩國外交部次長復談,以為和平進程注入新動能。他在離開新德里的記者會上說:「我告訴莫迪總理,我想要拾起1999年的那條線。」

開創和平契機的「拉合爾宣言」之後,15年過去了。瓦巴依當年搭乘的德里往拉合爾巴士,在2001年印度國會恐怖攻擊後,已停駛12年。

穿越瓦嘎邊界的巴士看不出重新發車的跡象,但隨夏立夫今年5月意外的新德里之行,他口中「1999年那條線」已經接上。只是在恐怖主義和克什米爾風雲的紛擾中,沒有人知道這條線什麼時候會再被扯斷。(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7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