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菲國機車雙煞 街頭逞兇

中央社/ 2014.07.13 00:00
(中央社記者林行健馬尼拉特稿)菲律賓「機車雙煞」街頭行搶,反映出許多社會問題,除了表面上的黑槍氾濫與貧窮之外,較深層的是民眾的道德觀與對生命價值的看法。

日正當中,經營五金的賈西亞開著剛買不久的高級休旅車,準備前往餐廳與客戶見面。路口亮起了黃燈,不久又轉成紅燈,賈西亞不禁皺了眉頭,踩下了腳底的剎車板。

從照後鏡看到,一輛雙載機車正從後方駛近,賈西亞不由得繃緊了神經,把腳輕放在油門上,進入了警覺狀態。

綠燈亮了,機車迅速前衝離去,賈西亞度過了「這一關」,稍微安下心來。只不過,前方的路上還有好幾個紅綠燈。

賈西亞在怕什麼呢?他最近與人發生商業糾紛,怕的是「機車雙煞」(riding-in-tandem)。

機車雙煞街頭犯案 得手即逃破案率低

「機車雙煞」不是指特定的兩個人,而是以兩人為一組的騎機車犯案模式。

在黑槍氾濫、貧窮人口眾多的菲律賓,買兇殺人事件司空見慣,視暗殺的對象而定,價格從5000披索(約新台幣3000元)到好幾萬不等。

殺手一人駕駛機車,一人負責開槍,得手後隨即逃逸,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樣肆無忌憚。

5月29日,一名開車華商就在馬尼拉市被「機車雙煞」殺害,全車有11個彈孔;6月1日,Malabon市一名前里長在同樣模式下遇害,而且地點是在市政府大樓附近。

這種犯案模式不只涉及殺人,還包括竊車、綁架等,但比較常見的是搶劫,由前座騎士負責駕駛機車,後座乘客伸手搶路人皮包,受害者多為女性,有時被害人還會因強力拉扯而跌倒受傷。

警方報告顯示,2003年「機車雙煞」犯罪事件超過3000宗,相當於每天8宗,但因菲國街頭監視器並不普遍,加上解析度也不高,警方很難「以車追人」,此類犯罪的破案率只有10%。

穿車牌背心禁機車雙載 均遭反對作罷

菲律賓沒有所謂的「黑社會」,根據警界友人告知,如果是兇殺案,歹徒多為退役、被革職甚至是現役軍警,如果是一般搶劫事件,則可能是貧民區的小混混所為。

「機車雙煞」成為熱門犯案模式,主要是因為騎機車戴安全帽,相對之下遮掩了歹徒的相貌,而機車在都會區便於穿梭,還能鑽入小巷弄,不論是接近目標或是事後逃逸都相對容易,特別是在交通堵塞的時候。

此外,近年來在菲律賓買機車也愈來愈容易,透過分期付款方案,只需數千披索即可把一輛機車牽回家,如果是用假證件購得,犯案後甚至可以直接把機車拋棄。

此類案件防不勝防,已對民眾生命財產造成高度威脅,馬尼拉市長早前考慮禁止機車在市內雙載,奎松市政府也提議,讓機車騎士穿上印有車牌號碼背心,以便識別。

由於面臨相同的問題,據稱泰國、緬甸、柬埔寨與瓜地馬拉等國,已在執行類似措施,但在菲律賓,這兩項措施終究因人權及憲法賦予的旅行權等考量,而未能落實。

民窮盜起道德淪喪

唯改善生活及教育能治本

民調顯示,多數民眾贊成這些措施,但機車族認為這是歧視性的措施,聲稱機車雙載本身不是犯案行為,而且並非所有騎機車的人都是歹徒,不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就目前而言,菲律賓警方只能不定時、不定點在主要街道設置臨檢站,查驗所有往來機車及騎士,作為暫時性的嚇阻措施,雖然偶爾也有所收獲,盤查到帶槍人士,但成效有限,頂多控以非法攜槍之類的較輕罪名。

「機車雙煞」反映出許多社會問題,除了表面上的黑槍氾濫與貧窮之外,較深層的是民眾的道德觀與對生命價值的看法。

民窮而盜起,很少人天生就是壞人。社會學家認為,唯有改善民眾生活,先讓每張餐桌上都有飯菜,再透過教育宣導生命的價值,才是治本的辦法,但這需要時間。(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7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