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間諜海豚 平均薪資

專欄/為什麼運將抗議得不到國道收費員同等的輿論支持?

yam蕃薯藤新聞/林子峻/專欄 2014.07.09 00:00
年初國道eTag全面上路,全國近一千名收費員被迫離開崗位,獲得輿論支持向政府抗議施壓。另一方面,Uber(優步)進入台灣兩年後,在月前推出平價版租車服務,試圖搶攻傳統計程車市場。感到不安的運將們日前向交通部抗議,要求政府取締Uber白牌車。針對此抗爭,民意卻是站在對立面,一面倒的批評計程車業跟不上時代。很有趣的是,同樣都是科技革新所引起的產業衝擊抗爭,為什麼計程車運將就是得不到收費員那樣的輿論支持呢?大概可以從這三個層面來聊聊。 天生對弱勢者的正義感 由於eTag政策實行,強制取代國道收費員的功能,合作的遠通也沒依照承諾安置受衝擊的收費員,再加上eTag技術瑕疵未解決就慌忙上路,惹惱用路民眾。種種累積的民怨,造成輿論幾乎一面倒得替弱勢收費員打報不平。 而遭計程車運將圍攻的Uber,則是以一個新創模型搶入舊有產業。這類新創公司面對保守的台灣政府時,總是處處受限於過時法規,無法一展長才,形同弱勢。這樣的弱勢形象,同樣容易讓民眾引起共鳴。一旦注意到政府有意壓迫時,立刻反射動作先幫了再說。而引起這股政府反制力的計程車司機抗爭,理所當然成為箭靶啦。 對兩方職業的刻板印象 給票、離開。一般民眾與收費員通常接觸不到幾秒鐘,不會留下什麼特別印象,但與計程車司機的交流就很不一樣了。運將由於進入門檻低,水準可說參差不齊。有的司機服務好,談話得體,不危險駕駛,總是能給乘客留下好印象。然而有些司機習慣胡亂超車、猛按喇叭、故意繞路多收錢。這種情況遇過一次,乘客肯定留下負面的深刻印象,更別提他們在其他駕駛人心中「馬路流氓」的臭名。現在計程車跳出來喊冤,當然容易先潑他們冷水囉。 現有工作以外的替代選項 在eTag強勢取代收費員下,收費員面臨失業的危機。十幾二十年下來這份穩定的工作並沒有帶給他們一份能賴以謀生的專業技能。若沒有外力介入協助安置,收費員可說是完全沒有另外工作選擇,無怪乎輿論一面倒得支持收費員。 而計程車司機勞動條件艱困、利益長期遭剝削早已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出現Uber這個創新選擇,司機待遇較佳,也因為APP即時叫車,司機不需要到處繞圈找乘客。省油外,司機不僅可保留精神載客戶,還可降低市區車流量減少堵塞。不管從司機個人利益或是整體交通狀況分析,轉去加入Uber都是利大於弊。結果司機們選擇抗議Uber,實在是傻不隆咚。 傳統計程車這次抗議,不僅沒獲得輿論聲援,還幫他們的抗議對象Uber博得媒體版面,打了免費宣傳,完全重蹈英國抗議Uber的後塵。下次行動前,還是得好好做點功課才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