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質疑金溥聰開惡例 侵犯國安局權責 丁渝洲:馬偏信一人 難樹領導威信

自由時報/ 2014.07.08 00:00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台北報導〕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視察各情治單位引發極大爭議,但馬總統公開支持並肯定,且迄今沒有打算做任何調整與修正,曾任國安會秘書長及國安局長的退役上將丁渝洲昨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國安會秘書長介入情治單位工作既無法源、更侵犯國安局權責,對今後國安工作的運作將產生難以想像的後果。

直指金視察情治單位 勢將後患無窮

丁渝洲申明,此事無關藍綠統獨,只關係國安會與國安局的職責問題,更直接影響今後情治工作能否有效運作。這是有關國安體制的大事,希望大家能夠站在國家的高度來討論此一嚴肅問題。

他表示,六年來,馬總統在治理國家時,缺乏憂患意識,在做重大決策時,一再強調機會,卻忽略可能面對的風險,否則也不會造成今天社會的亂象,以致引起廣大的民怨。現在突然開始注重情治工作、重視國家安全,這種變化之大,令人高興、也令人驚訝。

對於馬總統認為金秘書長不去視察才是失職,丁反問:馬總統任內已任用過三位國安會秘書長,難道他們都失職嗎?只有金秘書長上任時開始視察,這種不遵守體制、只相信一個人的偏差態度,是無法在情治單位樹立領導威信的。

針對馬總統說希望取得第一手資料,丁指出,這應該、也有必要,但這是國安局最重要的職責。長久以來,國安局分別以定期、不定期,書面與口頭向總統報告。甚至在總統出訪時,每一天也都能得到國安局傳送報告,其目的在使總統能夠隨時隨地掌握最新情報,以便了解國家危安情況,避免誤判情勢,並及時採取適當的因應措施。目前國安局直接提供給總統的,難道不算是第一手情報嗎?

國安會介入情治工作 形成雙頭馬車

丁表示,再以組織法觀察,國安會是幕僚單位,也是總統諮詢機關,國安會秘書長依國安會組織法第六條有明文規定,其職責在承總統之命,依據國家安全會議之決議,處理會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並沒有賦予秘書長對國安會以外的指揮權與指導權,而現在竟然有計畫的全面視導各情治單位,這是重要創舉、還是首開惡例?一旦形成慣例,勢將後患無窮。

丁說明,國安局組織法第二條,綜理國家安全情報工作與特種勤務之策劃及執行;並對總政治作戰局、軍情局、電展室、軍事安全總隊、憲兵司令部、海巡署、警政署、移民署、調查局等機關所主管之有關國家安全情報事項,負統合指導、協調、支援之責。已明確規範國安局職責,國安局只負責與國家安全情報有關事項,並不負責治安部分,情與治是分離的,而現在國安會直接進入情治工作,形成雙頭馬車,今後情治單位恐怕會向金秘書長靠攏,使得國安局難以發揮其功能,也嚴重違背分層負責的精神。

國安會國安局各有分工 非職權重疊

另依情報蒐集與研析來觀察,丁渝洲指出,國安局每日蒐集彙整各單位提供的安全「情資」,經篩選鑑定,透過專業人員研究分析後,認為有價值的才是「情報」,始可提供給長官參考運用,國安會如果直接向各情治單位取得的資料,應屬「情資」,以國安會現有的條件,恐缺乏鑑定與研析能力,不易提供給總統有深度的情報。總之,國安會與國安局各有分工。

丁強調,直白的講,國安會旨在協助總統做決策,國安局則提供總統與國安會決策時所需要的情報,它們是相輔相成,而非職權重疊。因此國安會與各情治單位的關係,是一項重要敏感而又深遠的大事,不可等閒視之。馬總統是法律人,也以守法為傲,希望大家能依法論法,就事論事,將此一爭論盡快達成共識,早日落幕,這才是國安體系之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