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素人投入社運 蠟燭三頭燒

自由時報/ 2014.07.08 00:00
〔自由時報記者蘇芳禾/台北報導〕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素人」投入公民運動,甚至成為大型運動的策畫者。從洪仲丘事件、反核運動,直到太陽花學運,這些素人通常不是職業的NGO團體成員、政治從業者,參與社運也使他們承受許多來自同事、上司、甚至是家人的壓力,常只能從事幕後支援工作,連上街都要戴著口罩。

承受各方壓力

上街都要戴口罩

一位公民團體的核心成員就無奈地說,「人家都說素人從『政』比較沒包袱,但我們素人從『運』(社運)卻是家庭、社運、工作三頭燒」。

解嚴、解除報禁、政黨輪替後,街頭運動就逐漸不再被「貼標籤」了嗎?平常以開補習班為業的R先生就坦言,有家長在看到他上了電視、擔任公民團體發言人後向他反映,是否「教壞我的小孩」、「反政府」?R先生則反問這名家長,「你難道只希望我教你的小孩讀書考試,卻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嗎?」

R即使有自己的事業,仍然必須面臨客戶(家長)的質疑,更何況大部分人都是「吃人頭路」,難免會面臨老闆壓力。

身為公務人員,非常熱心的W,就只能在公民團體中從事事前支援,幫忙聯繫、做海報、行政庶務、聯絡等工作,連拍團體照,都要先行離開。總而言之,最高原則就是「不露臉」,不過躲得了同事的異樣眼光,仍躲不掉家人的責難,認為W好好公務員不做,反而花太多時間從事社運。

除了來自工作和家庭的壓力,這些素人還得面臨伙伴的質疑。

一些傳統社運團體常有意沒意的諷刺媒體過度吹捧素人運動的純潔性,常在社運團體間疲於奔走的C認為,伙伴間的誤解才是素人從事社運最麻煩的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