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星期專訪》 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美協防台灣遭攻擊 日可協防美軍

自由時報/ 2014.07.07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受訪指出,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到台灣訪問,顯示了中國很強的意志力,就是兩岸關係不能讓它停止。至於馬習會,是個高難度的政治目標,但馬習雙方都沒有放棄,明年是最後機會。有關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曾任職防衛廳的松田強調,今後美軍若為協防台灣受到攻擊,日本將可協防美軍。

張志軍訪台 顯示中國意志力

問:六月間,張志軍訪台,但過程受到抗議不斷,從日本觀察,這起事件的意義與影響是什麼?

松田:中國就張志軍訪台的決策目的,主要是三月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以來,對台政策面臨到一些挑戰,但是他們還是按照過去的做法,進一步強化兩岸和平發展政策,沒有改變,這是一個象徵性意義。在時間點,台灣的暑假開始,如果太晚,可能受年底選舉的影響,因此選擇在這時候。總之,一定要舉行第二次王張會。這代表大陸方面很強烈的意志力,就是兩岸關係不能讓它停止。

問題是,很多事情都不搭調。譬如說,國台辦發言人事前說:台灣的未來由十三億中國人一起來做決定。這一定受到台灣很強烈的反彈。這種論述在中國國內是很理所當然的看法,於是很自然地就把它說出來。

不過,我覺得有了第一次,如果他們的做法更謹慎,第二次以後台灣人民也會習慣。二○○五年,連戰訪問北京,台灣民間反彈很強烈。二○○八年,陳雲林第一次到台北,抗爭也很激烈。大陸方面估計,第一次總是有波折,要忍耐下去,第二次以後就會比較順利。大概是這樣的算盤。

所以這並不是他們意料之外的事情,台北方面的配合度也是滿高的。雖然受到太陽花所謂的干擾,但是雙方的政府當局希望兩岸關係要繼續下去。

明年是「馬習會」最後機會

問:這次王張會後,馬習會的前景如何?

松田:這是一個非常高難度的政治目標。但是我認為馬習雙方都沒有放棄。如果放棄,就沒有必要強行王張會。兩次會晤都做到了,服貿協議的問題他們也會趁時機來突破。可能會看看七合一選舉過後的政治情況,再來做決定吧!明年應該是馬習會最後的機會。

連戰是在卸任國民黨主席之前去訪問北京,那時候很多人都感到錯愕,但他還是做到了。很多政治上的變化,是政治家的心所推動的,所以我認為只要雙方都不放棄,而且條件都吻合的話,時機到了時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要強調,這是非常高難度的。然而政治的世界,也沒什麼是不可能的。

問:你如何看待台灣民間對兩岸領導人就「終局」逕行洽談的疑慮?

松田:台灣民主化雖不久,但四年一次總統選舉,基本上已經非常規律,不像一些不穩定的國家民主化之後馬上被推翻。台灣的民主是非常穩定的。任何改變現狀的舉措,應該由台灣人民同意之下進行,如果政府當局違背此一民主原則,他會受到很大衝擊,例如選舉時受到反彈等等。

不過,執政者還是有他的優勢,就許多事情可以自行解釋,也可以選最適當的時機。有些不敢清楚處理的事情,可以模糊處理。這在成熟民主國家也經常發生,重要的是平常朝野應該多溝通討論,要不然就會出現與民意不一致的事情。

如果得到了台灣人民同意,而且是以和平方式謀求爭端解決為目的,兩岸領導人見面,在國際上,日本、美國就沒有理由反對。

中國對台很特別 持續軟政策

問:相對台灣,中國處理香港問題,似乎手段迥異?

松田:習近平政府對外對內都非常強硬,四面為敵,到處得罪,他的執政途徑,非常令人擔憂。他的對港政策也是其中之一,並不是獨立的。

中國對於香港,現在已經出現與過去很大的不同,根據「白皮書」連法官都要愛國愛港,愈來愈朝一國大於兩制的方向發展。因此,其對台政策確實非常特別,太陽花學運之後,中國並沒有硬起來,繼續以軟的政策對台灣。

既然他的對台政策如此理性,為什麼他對包括日本在內的其他國家,以及中國國內的少數民族、異議份子強硬到這麼不合理的程度?如果,二○一六年之後對大陸不利的狀況出現,例如民進黨再度執政,習是否能夠維持馬政府時期的政策?值得探討。

如何有系統的了解習近平政府的政策,箇中的差異,以及連貫性是什麼,這邏輯我還搞不懂。還需要一些時間。

問:這與習政府內部統治的需要有沒有關係?

松田:是的。但是這與習近平本身的領導力量應該有關係。中國這麼大,問題領域這麼廣,下面的官僚部門會蒙蔽上級,他們會拿到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情報給長官,上面的領導如果沒有多軌的渠道,很容易被自己的部下欺騙,可能會導致錯誤的決策。好像是習近平一方面用反貪汙、反腐敗,來進行權力鬥爭,讓下面的人不敢講真話,另一方面下面的人拿來一些政策建議,只要積極一點他馬上就同意,所以他變化幅度很大。一會兒要發表周邊外交的重要性,一會兒要設定防空識別區,短短時間差這麼多,很奇怪。有可能是他還不習慣,也有可能是外交部提出自己的議題,要改善周邊關係,他點頭,還念了準備好的稿子,但是當軍方拿來方案,認為美國與日本這麼挑釁,應該早點設立防空識別區,他也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很麻煩。那麼,以後他的對台政策安定性將會是很大的問號。

問:安倍首相已經經過內閣會議通過集體自衛權的解禁,其對東亞區域穩定的影響是什麼?

松田:日本自衛隊的作為,還要在日後的立法過程討論,但是某些具體內容已經揭露,例如某一國發射飛彈,並不是針對日本,而是美國,然而日本有能力攔截,基於憲法的限制,日本不能攔截,日美同盟可能會崩潰,美軍有義務協防日本,日本卻不能協防美國,這是不合理的,這些限制被拿掉以後,有些事就可以做了。

同時,過去不能出售武器,因此日本與美國之外的國家進行安全合作時,就不能共同開發,涉及相關問題時政府想都不能設想,也不能提意見。因此日本在軍事上一直停留在政策的交流,連作戰情報的分享都涉及集體自衛權。今後日本一系列的改變,將會促使日本做為以美國為首的安全網絡正式成員的參與。這對地區安全情勢的影響是很大的。

集體自衛權的解禁,與台灣沒有直接關係,因為集體自衛權只能適用於國與國關係。但它與台灣的安全有間接的關係,在周邊事態,以後美軍如果為了協防台灣受到攻擊,日本將可以協防美軍,這個作用會提高。

問:你看,中國的下一步會如何?

松田:中國的做法已達到了臨界點,這麼做,對他本身的經濟不利,若中國有此判斷,就會改變過去的強硬政策。但是他若認為這個狀況還可以利用,中國周遭都是敵意國家,因此更該加強自己的軍力,對外強硬的做法就可能不會改變。

但是要注意的是,日中雙方都有外交部門,他們並不是天天都在吵架,購島事件後曾有三次和緩的機會,去年三月、九、十月和今年四、五月,雙方都做了不少努力,溝通一直沒有終止過。

我認為,八月十五日之後,我想安倍去參拜靖國神社的機率很低,中國應該會回到原來的外交軌道,對日本要求今後不參拜靖國神社,兩國就可以舉行首腦會議。因為,十一月北京的APEC會議非常關鍵,中國是東道國,屆時循例要與鄰國召開首腦會議,如果不想被批評,就必須醞釀一個比較好的氣氛。

中國另外一個可能的做法是,把所有的球都丟給日本,說都是日本不好。但是日本方面,現在最困難的內閣會議決議已經過了,以後在歷史問題上多做正面的談話,醞釀好的氣氛是完全沒問題的。安倍也繼承過去內閣的談話,全概括承受。只有島嶼的問題,沒辦法妥協。所以把最困難的問題先擺在一邊,舉行首腦會議,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言之過早,大約八月中旬以後,這話題會慢慢發酵。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