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不上安親班 斐暑假瘋耶誕跨年

中央社/ 2014.07.06 00:00
(中央社記者徐梅玉約翰尼斯堡特稿)南非地處南半球,四季與北半球相反,台灣與歐美的7月暑假正巧是南非的嚴冬放寒假。南非的暑假是由12月上旬到1月中旬,長達六週左右。

節氣雖與北半球相反 度假打工心情卻一樣

雖然節氣相反,但節慶就未必相反了。以全球基督徒最神聖的耶誕節而言,無論南北半球,都是12月25日。所以,南半球的暑假包括耶誕節,讓假期變得格外重要、與眾不同,充滿節慶的歡愉,同時也是全家人齊聚一堂的好季節。

中小學生如何度過漫長的暑假,依照每個家庭經濟狀況不同而有出入。整體而言,小學生以在家蹲著、到親戚長輩家長住、隨父母外出度假等,較為普遍。若以中學生而言,幾乎都會尋找打工賺零用錢的機會,而且相當普遍。

馬特歐(Motleo)不到30歲,正接受牧師培訓課程。每年暑假,教堂都會舉辦為期五天的夏令營,以13歲以下的孩童為對象,每次人數大約200人。

馬特歐必須籌備所有相關事宜,包括組成60人的中學生團隊,作為夏令營孩童的輔導學長,團隊並負責課程規劃與飲食的安排。營隊地點是教堂。活動內容除了讀聖經外,也包括遊戲、音樂、外出健走與踢足球等運動。

不論是學員或輔導學長,總是藉由夏令營學習到團隊相處必須縮小自己、成就大局的重要,以及培養應有的責任感。馬特歐說,最大收穫是家長的肯定與感謝。

南非某些黑人學生暑假活動十分異類,他們必須接受依然盛行的男孩子成年割禮。

山區黑人部落暑假行割禮 部份男孩因感染喪命

部分偏遠地區或山區部落,仍維持著小男孩大約9至10歲時必須割包皮,才算是真正成年男人的傳統習俗。沒有經歷這種儀式的男孩,往往成為同儕取笑與排斥的對象。

這就是為何許多家長寧可冒著兒子或許斷送生命的風險,也要參加這種儀式。

每年12月的暑假是成年割禮旺季。參加儀式的男孩子們,必須在成年禮學校接受大約6週左右的山區求生訓練及成年儀式。

執行手術的成年人往往沒有任何醫療背景與衛生知識,所使用的手術器材也是就地取材,它們可以是沒有消毒過的石片、鐵片、生鏽的小刀等,造成每年總有數以百計男孩因感染、大量出血而枉送性命。

任憑政府與學校如何大力宣導、警方如何大力取締無照醫師,這項令老派黑人引以為榮的傳統習俗,依然歷久不衰。

理查(Richard)是家中獨子,離開鄉下到約翰尼斯堡求學,如今即將專科畢業。母親擔心獨子在成年禮中喪生,總是找許多藉口向族裡長老求情,將成年禮這檔事往後延,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今年,族長向母親施壓,理查若是再不回去完成成年禮,就將驅逐出族群。事關重大,理查似乎只有認命的份。

暑假耶誕一起過

度假露營一地難求

受過高等教育,理查知道成年禮根本不合乎時代需求,只是老一輩族人用來控制其他年輕族人的手段。可是,體會母親的無奈與壓力,他接受之餘,也告訴自己:會鼓勵下一代瞭解何謂成年禮,但絕不強迫他們去經歷這個過程。

既然學校暑假適逢耶誕假期,許多父母親乾脆累積年假到12月,全家大小一起出遊度假一個月,其中最受歡迎的是野生動物園區。

熱門園區的度假小屋或露營營地,價格雖是平時的兩倍,但依舊一屋或一地難求,有的甚至需要一年前預定。

筆者曾經湊熱鬧,清晨3點發車前往數百公里外的度假區。整條高速公路車水馬龍,一輛輛休旅車,外加許多露營拖車。有趣的是,開車的幾乎百分百全是爸爸們,媽媽們坐在一旁打瞌睡,孩子們則在後座睡得東倒西歪。

全家出遊是大事也是樂事,爸爸們是旅遊安全的總舵手,聚精會神開車的認真表情,令人肅然起敬。

不同於亞洲,南非寒暑假沒有安親班,因為老師們也累了,需要休假。有些孩子們蹲在家裡實在無處可去,運氣好的,有家傭權充保姆,讓家長放心。沒有保姆的,送回老家托付給祖父母或外公婆照料,這點倒是與台灣很像。

筆者友人夏蘭(Shellan)家的大院子裡有游泳池。兩個女兒每到暑假,第一週一定會帶孩子出門度假,接下來幾個星期,就把孩子放在外婆家。幾個外孫整天在院子裡追逐嬉戲或是「噗通噗通」比賽跳水與游泳。

中學生假期多半打工 黑人青少年街頭閒蕩

幾年前老伴中風過世,孫子們來度假排解許多寂寞,但是夏蘭半開玩笑地說:「真累人!孫子們不是吃就是玩,而且永遠有用不完的精力。」

中學生多半利用假期打工。有駕照的自行開車,沒駕照的由父母親上下班時順道接送。南非人普遍訓練孩子們自高中開始慢慢學會獨立自主,進入大學後,才懂得半工半讀。

黑人城鎮較窮困,打工機會相對減少,難免會看到三五成群的青少年,在街頭踢足球或是閒蕩。偶爾無所事事時,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成為令父母、警方與社工頭痛的暑假後遺症。(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7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