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權力傲慢之巔 誰能與金爭鋒

自由時報/ 2014.07.04 00:00
記者王寓中/特稿

馬英九「興誼」出訪,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隨行,「馬金」正式合體,真正讓人見識到什麼是絕對的權力,什麼又是絕對的傲慢。

出訪期間,金絕不搶鏡頭,絕對隱於幕後,但一舉手、一投足,卻也絕對展現馬政府「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霸氣,其實他真的不用說話,因為掌握「絕對權力」又能揮舞權力的他,現身當下,就已說明一切。

擁政權江山之嬌,操死生大權之貴,在馬與隨行媒體茶敘記者會上,發揮到最極致。記者會主持人一句「總統的記者會」,讓被媒體點名提問的金,立時化身為金面石佛,只能拜,不能碰。馬起身辯護,金的國安會秘書長,現下成了所有馬政府業務都可「一手」了解的太上閣揆,因為他是「當然的馬的秘書長」。

「大船離港」的問答間,更彰顯「合體」的絕妙精髓。馬對網路媒體一篇在最後關頭逼朱立倫非表態競選連任不可的報導內容,撇清裡面的話說:「不是我說的」,但談到朱決定的關鍵幕後,左一句「我們同他交換意見」,右一句「我們尊重他的意見」,要「他」抓住機會、承擔風險。

另一個「我們」,什麼都做了,但什麼都不必說,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有不必授權、不必示意的「絕對的權力」。

大船離港報導從何而來?掌權者一手透過總統府放話給媒體,將不願決定、不願放手的壓力,全丟回給了朱立倫,另一手透過黨務發言定調初選決定提名、基層民意反彈「抹綠」,讓朱全力栽培的接班人,絕對接不了班,失去主客觀情勢的朱,只有風險,沒有直取二○一六機會,最後只能選擇「把握當下,待勢再起」。

此刻的他,當然得意,當然傲慢,因為下一把刀,已在馬記者會中預告、直指那位「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更不用說基隆的黃景泰,還有桃園的吳志揚,台中的胡志強等等等。

然而,民主的台灣,再大的權力,都是人民給的,不懂謙卑,只知權力傲慢者,一旦權力遠離,政權不再,就好好等著人民的裁判、歷史的評價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