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總統 刮刮樂 緝毒悍將

專欄/到真正的議會公開辯論

yam蕃薯藤新聞/王炳忠/專欄 2014.07.01 00:00
  「批評學運領袖藉運動累積政治資本,自己卻先宣布參選議員……」以上這段話,是一個多月前《壹週刊》臉書對我的指控。雖然這些說我的話,根本就不是事實,但無知的網路鄉民仍一再流傳,作為「公審」我的罪狀之一。   這段對我的指控,一共犯了兩個錯誤。第一,我從來沒批評所謂的學運領袖「累積政治資本」,也沒說他們不能參選;相反,我還鼓勵他們循正當途徑從政。第二,當《壹週刊》發這篇貼文的時候,我根本還沒表態要參選議員,那時是三立新聞自己編故事,說我要參選台北市議員,更誇張的是,竟然連選區都給我「安排」好了!   從以上的指控,透露出一種奇妙的「成見」:好像「參選」、「從政」、「政黨」都是負面的事物,不如「學運」、「社運」、「公民團體」來得高級、來得「超越黨派」。   因為人們對兩大黨表現失望,沒有「黨」的標籤似乎就比較乾淨。於是大家紛紛自己騙自己,把一連串「公民」的運動捧上天,雖然他們的意識型態明明是綠,甚至是比深綠還綠的墨綠。即便蔡英文的基金會,對他們施以直接、間接的援助,但長久以來也沒媒體敢說出真相,直到「太陽花開」之後,才陸續出現相關的「爆料」。   對我而言,指出這些「公民團體」與綠色政黨的關係,並不能算是什麼「攻擊」或「抹綠」,因為表明自己認同的理念,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難道承認主張台獨,對他們算是丟臉的事嗎?所以,當媒體第一時間問我說,陳為廷、林飛帆可能要成立政黨了,我的回應是相當肯定的,因為無論是加入政黨或自己組黨,都是負責任的從政作法。   然而,後來他們卻強調,這並不是組黨,也暫無參選的打算,成立「島國前進」是為了「用社會領導政治」、「從街頭奪回國家」。難道繼續成立非法的「人民議會」自爽嗎?   這幾個月來,有不少朋友鼓勵我,要真正發揮撥亂反正的力量,還是要參與選舉爭取支持,才能有紮實的民意基礎。事實上,媒體很早就問我,「會不會考慮從政」,好像把這當成是什麼犀利的提問一樣。我告訴他們,我一直都在從政,從最基本的關心政治、參與政黨,到自己成為候選人,這些都是不同層次的從政。我從來不覺得,參加政黨、參與選舉是什麼說不出口的,這本來就是政治理念的結合,是實踐理想的正當途徑。   我主要考量再三的,是父親直白的一句話:「在台灣要害人傾家蕩產,就叫他去參加選舉。」曾幾何時,台灣的選舉已變成是比砸錢的金錢遊戲?更諷刺的是,多數年輕人不滿這樣的政治生態,卻從來不去投票?大家嚮往政治「素人」,卻捧出柯文哲這樣擅於精算的政客!我想,與其讓這些假貨招搖過市,不如我自己作為真正的素人,投身選舉,改變這樣的政治生態。   今天我決定在新北市參選議員,因為這裡藍綠板塊平均,又是全台灣最大的縣市,足以作為全台灣民意的縮影。過去大家厭煩的黑金政治,就要靠世代交替來革新!當然,我不敢宣稱,自己足以代表全部的新世代,相信陳為廷、林飛帆代表的「太陽花」青年,應該同樣對當前的政治生態不滿。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參選,到真正的議會公開辯論,共同實現台灣的「世代交替」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