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克強經濟學 網金倒逼改革路遙

中央商情網/ 2014.06.30 00:00
中國新經濟-網路金融崛起與挑戰專題之8(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30日電)帶有「倒逼改革」意味的大陸網路金融產業,在「企業借不到錢」大環境與官方「金改盤算」下,得以壯大。但從李克強拍桌動怒觀察,金改面臨各方利益團體博弈,挑戰艱鉅。

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30日在國務院會議中,對於政策「不出中南海」、「不能落實」,拍桌動怒。消息源自中國政府網刊登的「李克強:國務院絕不發空頭文件」一文,顯示大陸官方有意釋出這些訊息。

李克強說,有些地方出現「為官不為」現象,官員抱著「只要不出事,寧願不做事」。「說的難聽點,這不就是尸位素餐嗎?」

李克強會議中對金改多所論述。他說,去年國務院發布了被稱為「金十條」的「關於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雖有發揮作用,但落實中的確也存在「中梗阻」等問題,許多政策措施沒有到達基層的「最後一公里」。

李克強說,「許多企業利潤收窄,融資成本卻在升高,兩頭一擠,真的是雪上加霜啊!」因此,他說,「政策最重要的是落實」,切實落到實處,這個政策才能真正變成「金十條」。

先來回顧「金十條」或稱「金融十條」當初推出的時空背景。

大陸2013年6月爆發「錢荒」後,官方隨即在7月推出「金十條」,希望「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簡單來說,是為「解決市場上錢很多,但中小企業或小微企業卻老是借不到錢的窘境」。

政治大學金融學系教授朱浩民對中央社分析,「2008年金融風暴過後,大陸貨幣供給額居高不下,但利率顯然沒有發揮引導資金配置功能,導致資金追逐投機性炒作,企業長期借貸需求沒有得到滿足。」

除了「金十條」之外,大陸央行2013年7月鬆綁了貸款利率下限,但存款利率上限並未鬆綁。所以,利率市場化或利率自由化議題仍是大陸金改的重頭戲。

德勤中國金融服務業卓越中心、德勤中國研究與洞察中心發表的「中國利率市場化之影響與應對策略」指出,若利率市場化,透過差異化競爭和定價機制,可提高資金利用效率,緩解目前中小企業普遍融資難局面。

餘額寶等網路金融理財產品在2013年6月的「橫空出世」,確實有助於推動利率市場化進程。

「餘額寶某種程度而言,是變相突破了大陸對於存款利率上限的限制」,朱浩民如此分析。

所以,李克強今年3月在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2次會議進行「政府工作報告」,首度提到「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完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

大陸21世紀經濟報導也引述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行長周小川3月在大陸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的談話說,「市場上肯定有一種力量是推動利率市場化的,各種新興的業務方式也都是對利率市場化有推動作用的。」

餘額寶等網路金融理財基金對推動金改,雖然扮演了「鯰魚效應」或「倒逼改革」的戰略角色,但本身也潛藏風險。

專研大陸經濟的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童振源告訴中央社,餘額寶收益率比傳統銀行存款高,再加上網路操作方便,因而讓資金快速流入,「但一旦信心喪失,或收益率下滑,資金也可能快速流出。」

「不像大陸銀行,大陸的貨幣基金不需向人行繳納存款準備金。餘額寶目前都是淨流入,但也不無可能會發生擠兌啊!所以人行也是『剉咧等』啊!」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賴威仁如此告訴中央社。

中國人民大學財金學院副院長趙錫軍接受中央社訪問時也表示,對於網路金融業務,「監管單位最關心的就是風險問題,甚至是支付業務也可能出現流動性問題。」

因此,人行、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已對餘額寶等網路理財基金、眾籌融資(群眾募資)、P2P借貸等祭出監管原則,並研擬監管辦法中。

大陸官方推出網路金融監管原則,以避免引爆流動性風險,但另一方面,推動利率市場化等金融改革的決心並未停歇。

大陸「求是理論網」5月1日刊登了李克強署名文章「關於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若干問題」,再度重申「以開放形成倒逼機制」,以及推動經改、金改的決心。

李克強說,大陸金融改革今年要做好三件事,首先是放寬市場准入,允許具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銀行;其次是推進利率市場化,第三是建立存款保險制度,做為發展小銀行的前提,形成金融安全網。

但大陸這波金改的腳步能有多快?

童振源說,「大陸推動金融改革,只能走一步,檢討一步,沒有人能承擔完全開放的風險。」

賴威仁分析,「大陸推動金改、利率市場化,不敢做得太猛,怕出亂子。但市場化確實是大陸官方目標,這從近來推出『新國九條』,希望大陸由間接融資為主,邁向直接融資為重,就可以看出來。」

大陸國務院今年5月9日印發「關於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這被稱為「新國九條」。

大陸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評論員葉檀就告訴和訊網,建立高效而活躍的股權、債權、期權、產權市場,擴大直接融資比重是大陸金改重要方向。新國九條提出,尊重市場規律,使市場在資源設定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觀察大陸推動的這波金改,朱浩民說,「我個人認為利率市場化可能稍微快一點,可能逐步放寬,先放寬外幣存款利率上限,再放寬人民幣存款上限;先放寬小額存款利率上限,再放寬大額存款上限。到完全放寬存款利率上限,可能需要3至5年的時間。」

他說,「至於大陸全盤的金融改革,也許需要10年的時間才能達成。」

大陸這場金融改革涉及中央各部會、地方、各產業等利益團體的博弈。從李克強拍桌動怒的消息面來觀察,可以看出他的心急、無奈與示警之意。

網路金融對利率市場化發揮了推波助瀾的助力,在「金融破壞性創新」扮演要角的阿里巴巴集團、騰訊也在5家民營銀行中取得兩家的試點資格,可望對大陸金改再發揮作用。

只不過,在大陸金融產業盤根錯節的種種問題下,以及從大陸傳統「摸著石頭過河」的模式來看,這場金改還將是一條充滿各式挑戰的漫漫長路。1030630

社群留言